凌辱游戏

凌辱游戏(16)

类别:其他类别 作者:isnormal 本章:凌辱游戏(16)

    【凌辱游戏】(十六)回头。

    作者:isnormal。

    2018-10-15。

    器,有大有小,有能容有不能容。

    宇宙虽广,容不下欲望,屋子虽小,却能修得圆满。

    姜柔在一个傍晚睡去,另一个傍晚醒来,眼里是无尽的迷茫,像做了场梦一样。

    摸了摸枕边,一片冰凉,她叹了口气。

    肚子里发出声音,她慢慢起身,朝冰箱走去。

    还好,屋子空了,冰箱没有空。

    她拿出两个鸡蛋,走到厨房,热上煎锅。

    鸡蛋刚一下去,油花四溅,一颗滚烫的油滴到她手背上。

    她勐地抽回手,朝门外喊了一声,随后又闭上了嘴巴。

    她默默拿起锅铲,轻轻翻动,直到两面煎黄。

    有了第一个的经验,第二个就简单多了。

    她小心地翻动,确保熟透后,便盛到盘子里。

    抽出两双筷子,端起盘子,走了几步,她又放下一双。

    还是坐在熟悉的位子,姜柔夹起鸡蛋,才吃一口,便勐地灌下半杯水。

    看着剩下的鸡蛋,她拨弄了几下,皱着眉一口一口咽下。

    “谢谢你……”。,姜柔喝了几口水,对空气说道。

    收拾完碗筷,姜柔走到书房,坐到书桌前。

    抽屉里有几本书,一本日记本,姜柔拿出来日记本,慢慢翻着。

    花了几个小时,姜柔终于看到最后一页,目光游离。

    “输的不冤”。,她抚摸墨迹,轻轻说道。

    阳光被乌云笼罩,凉风袭来。

    姜柔回到卧室,她打开衣柜,把衣服抱到床上。

    衣柜空了不少,露出一个相框。

    姜柔拿出来,一个长相很像她的女孩,一脸温和地笑着。

    眼里的神采,像春风拂过湖面,灵动柔美。

    她怔怔地看着,似乎不相信一般。

    “你也不容易”。,姜柔抚摸着相框里的人,说道“两个人幸福,总比三个人痛苦要好”。

    姜柔迭起过去的温暖,脱下曾经的幸福,穿回最初的洒脱。

    按照记忆里的位置,把一切东西还原后,轻轻关上了门。

    下了楼,她在路边拦住一辆车,往某个方向驶去。

    冬天,街上的人很少。

    姜柔走在一排开满酒吧的街上,在一家较大的店门前抬头看了看,走进去。

    三十分钟后,她眼带笑意,站在街边发了条消息,消失在夜里。

    …………几公里之外一个小屋里,孙浩看着手机,咧着嘴,兴奋地不断抖腿。

    这半年他的生活像过山车,本来平凡的生活,因为女神介入,升入高空。

    才刚上一会,又被女神拉黑,重重掉回地底。

    在无望之际,他豁出去和女神有了亲密接触,重新升到云端。

    可女神的威胁让他提心吊胆,生怕警察找上门来,心情再低跌落谷底。

    而现在,他感觉机会再次来临。

    女神要跟他见面,而且想请他做点事,考验一个人。

    “她能找我,说明之前的事已经不生气了。如果我帮了她的忙,说不定……哈哈哈,我他妈春天又来了!”。

    他回味着过去的滑腻,下体一阵坚硬。

    跟女神确定好时间地点后,迫不及待地冲进卫生间,来了一场温柔的手淫。

    …………哀莫大于心死,可心死了之后,就不会再有情绪。

    于是便没有了悲哀,也没有了快乐,达到所谓清净之境。

    秦风坐在办公桌前,盯着6个显示器的跳动,不时写着什么。

    行业里流行着一句话,“心跳加速不下单”……不知从什么时候起,秦风的心跳越来越慢,有时似乎感受不到心脏的存在。

    他用大脑驱使着生活,用思考决策着一切,用该做什么而不是想做什么给自己指导。

    比如现在,该是下班的时候了。

    起身,把门关好,楼层里回荡着他的脚步声。

    走出大楼后,他朝最近的一家7-11走去。

    “下班啦?”。,店员声音带笑,跟秦风打着招呼。

    秦风礼貌地打了声招呼,拿了两个小蛋糕,来到收银台。

    “就吃这个啊,没营养的”。

    店员是个女生,眼睛大大的,她一边扫码,一边说着。

    “别的太麻烦,懒”。,秦风冷漠地回应。

    “对了,后天我生日,可以邀请你来吗?”。

    女生抬起来,充满笑意地看着秦风,“就当谢谢你上次帮忙了”。

    “小事而已”。

    秦风接过两个小蛋糕,拒绝女生附送的关东煮,问道,“后天是几号?”。

    “12月9号”。

    “嗯,9号啊……”。,说完这句话,秦风心里一惊,一股撕裂感传来。

    他愣了几秒钟,一声不吭地走了出去。

    9号,忘了吗?忘得了吗?多少次了,好不容易忘掉的过去,总会在某个瞬间想起,给自己狠狠一击。

    那是一种从天堂,摔到地狱的感觉。

    秦风回到新租的屋里,强压着想去找陈玥的冲动,默默地坐在床上。

    像以前每一次一样,消化着思念。

    “嗡~”。,手机响起,秦风拿起来,突然瞳孔大张。

    “明天上午11点,老地方,星巴克见”。

    这个号码他再熟悉不过了,从那件事之后,他打了无数次电话,发了无数条信息,可对方从来没有回过。

    而今晚,竟然给他发信息了!秦风按住狂跳的心,看了看时间,才晚上12点,还有十几个小时。

    他回复了几条,对方不再有回话。

    他便不断盘算着,想明天说什么,一夜未眠………………姜柔走进星巴克时,秦风早已坐在里面了,眼眶深陷,肤色苍白。

    “是你?陈玥呢”。,秦风站起来,冲姜柔问道。

    “她的手机,她的人,都在我这。所以你别那么凶,知道吗?”。,姜柔不紧不慢的走过来,拿过秦风面前的咖啡,喝了一口,静静看着秦风。

    “你把她怎么了?”。

    秦风语气很恨的。

    “我还能把她怎么,好吃好喝伺候着呗。只是你,秦风,我想跟你认真谈谈,掏心掏肝的那种”。

    “你想说什么?”。,秦风慢慢坐下,双拳握紧,眼神里依然充满恨意。

    姜柔身体前倾,双手放在桌上,直视秦风。

    “老实讲,我很恨她,恨她在我爱的人面前那样对我,恨她一直占着你的心。我知道自己做了很多错事,但我对你是不是真心,你应该能感觉到”。

    见秦风点了点头,姜柔继续说着,“为了报复,我打听了很多她的情况。3个月就成了高管,管理酒吧和几家酒店,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凭的真的是能力?秦风,你好好想想,她真的还是你喜欢的那个人吗?”。

    “你到底想说什么”。,秦风目光灼灼,看着姜柔。

    “我要说的还不清楚吗?看到你的样子,我真的很难受。想到你为了那样的人痛苦,受折磨,我更难受”。,姜柔握住秦风的手,很真诚地说,“我想照顾你,一直对你好,我想和你重新开始”。

    秦风轻轻拨开姜柔的手,坚定地说道。

    ,“姜柔,我很感谢你跟我说这些。但是,无论如何,我选择相信陈玥。即使真的是那样,即使比那样都过分,我也要她亲口告诉我”。

    “秦风,最后问你一遍,你真的不愿意跟我在一起吗?”。

    秦风迟疑了几秒,摇了摇头。

    姜柔面露哀色,她沉默了很久,终于开口。

    “好,既然这样,那就是我跟她之间的事了。秦风,没事的话你就走吧”。

    “什么意思?你要拿她怎么样”。,秦风瞪着姜柔。

    “怎么样?她怎么对我的,我要10倍奉还给她”。

    秦风目露凶光,紧紧钳住她的手。

    “不管我去不去,都会照着安排进行。甚至我不去,会更劲爆喔~”。

    “带我去”。

    姜柔看着他,声音阴冷地说,“这是你说的,别后悔”。

    姜柔带头走出星巴克,秦风跟上,两人坐上车朝远方驶去。

    …………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区,周围还没彻底开发,连车都很少。

    秦风跟姜柔朝里走去,一路上无论他怎么问,姜柔都一言不发,直到他们走到一间房的门口。

    “陈玥就在里面”。,姜柔打开门,自己没进去。

    “有什么陷阱”。

    秦风瞪着姜柔,不动。

    “不进去算了”。,姜柔说着就要关门。

    “好”。,秦风拉开门,径直走入。

    他刚一进门,门就被紧紧关上。

    秦风试着打开,门从外面反锁住了。

    他踹了门几脚,毫无回应。

    低声骂了两句,随后环顾房间,到处查看。

    客厅空无一物,只有两个房间。

    第一个房间里空空如也,他打开第二个房间,看到屋里一台电脑,屏幕上显示着画面。

    秦风冲到电脑面前,看到屏幕里是一个房间,镜头直直对准沙发。

    陈玥靠在沙发上,头发披散,脸色绯红,眼神迷离。

    “陈玥!你在哪?”。

    陈玥突然抬起头,对着秦风这个方向,眼神惊慌,可什么也没说。

    “孙浩,观众到了”。,姜柔的声音传来。

    一个穿运动服的男人走了过来,秦风一看,正是那晚强奸陈玥的人!同时还有另一个人出现,略胖,笑着往沙发走去。

    那个叫孙浩的男人坐到陈玥旁边,帮她脱去上衣,只留下黑色蕾丝胸罩。

    胖男人坐在陈玥另一侧,从粉颈到腰肢,隔着内衣不断抚摸。

    至始至终陈玥都没有反抗,只是紧紧看着秦风的方向,嘴唇翕动,似乎在说什么。

    “秦风,见到她开心吗?”。

    “这不是陈玥,她不会这样的”。

    除了陈玥,没人理会秦风。

    孙浩弯腰,开始脱陈玥的长裤。

    胖男人让陈玥把头靠在自己肩上,帮她捋了捋头发,露出完美的侧脸。

    他搂着陈玥的肩膀,另一只手托住下巴,让陈玥双唇对着自己。

    随后,他低着头,凑了上去。

    陈玥眼睛被遮住,秦风只看到她脸红红的,樱唇轻启。

    在胖男人吻上唇瓣时,她浑身轻颤。

    随后轻轻探出香舌,与他舌尖相抵,在空气中纠缠。

    “你到底对她干了什么!你让她跟我说话”。

    “我只是喂她喝了点东西,帮她助助兴而已,干嘛大惊小怪的?”。

    沙发上的三人不被干扰,醉心于各自的事情。

    孙浩脱下了陈玥的长裤,但没有脱内裤,他的手一直在内裤外不断抚摸。

    干净的内裤上出现一点,两点,最后是一片水渍。

    胖男人缩回自己的舌头,陈玥却主动迎上,把香舌送入他的口中。

    他笑了一下,把手伸进陈玥内衣里,零距离接触那股滑腻。

    陈玥一只手搭在胖男人肩上,看上去像和他拥吻。

    另一只手握着下体处的手,不知是拒绝,还是助力。

    “姜柔,你放不放!你这样,我会恨你一辈子的”。,秦风的怒意像燃烧了一样,他浑身绷起,握紧了拳头。

    “恨我一辈子?我就怕你忘了我,我巴不得你恨我一辈子”。

    “你们到底在哪里,为什么骗我来这里,你把陈玥放了”。

    姜柔冷笑一声,没再说话。

    这时,沙发上的三人,已经不满足于简单的接触了。

    孙浩拉起内裤,陈玥配合地挺腰,让下身全部脱掉。

    他分开了陈玥的双腿,两条腿张成一字型,下身暴露在镜头里。

    两片粉唇被黏液浸湿,显得极为饱满。

    一缕透明的液体,随着缝隙的张合,慢慢淌下。

    孙浩像沙漠中干渴的旅者,扑向眼前的水源。

    他双唇覆在阴唇之上,吸吮流淌的甘泉。

    舌尖却不断挑动,玩弄粉嫩的珍珠。

    胖男人解下陈玥的内衣,托起雪白的酥胸,两粒乳头早已坚挺。

    他低下头,含住其中一粒,手则玩起另一侧的娇乳。

    陈玥头向后仰,对着天花板发出一阵阵呻吟,秦风只能看到她的下巴。

    她背靠在沙发上,一只手捧着胖男人的头,让他更好使力。

    另一只手按在孙浩脑后,微微按住,让他更用专心的吸吮……“姜柔,姜柔!你到底要怎么样,你说!只要你把陈玥放了,什么都行”。

    “你确定吗?秦风?”。

    秦风双手抓着屏幕,像掐住姜柔肩膀一样,不断抖动,“你说,只要我能做到,我一定做”。

    姜柔的声音传来,依然充满调笑,“只要你答应永远不见她,我就放过她”。

    秦风愣住了,他声音颤抖着说,“不可能……好不容易才找到她,我不会再离开她了”。

    “那你就看着吧,等我玩够了,就让她回到你身边”。

    孙浩吸饱了花间的水珠,他抬起身子,脱下身上的衣物,一根肉棒直翘上天。

    另一边的胖男人看到,自己也全部脱掉,秦风看到一根粗壮的肉棒不断跳动。

    光是龟头,就有鸡蛋那么大。

    两人商量一番,一起站在沙发上,肉棒抵住陈玥脸颊不断磨蹭。

    见陈玥没反应,孙浩弯腰牵着她的手,放到两根形态各异的阳具上。

    陈玥偏过头左右看了看,便一下一下地,慢慢开始撸动。

    孙浩往前挪了一分,用手把硬硬的肉棒使劲往下压,贴着她的樱唇。

    陈玥抿着嘴巴,亲了几下。

    随后探出小舌,轻轻舔舐棒身。

    大肉棒受到鼓舞,渗出一缕淫液。

    陈玥便偏过头,先用舌尖挑起,随后双唇包裹住龟头,慢慢含弄。

    胖男人跟孙浩比了个手势,后者点点头,将泛着淫光的肉棒抽出,随后胖男人把鸡蛋那么大的龟头抵在陈玥唇上。

    陈玥刚吐出孙浩的阳具,以为还跟刚才一样,便轻启朱唇任由肉棒插入。

    没想到肉棒实在太大,她不得已,最大程度地张开小口,才让肉棒灵活进出。

    两人你一会,我一会,不断在陈玥小嘴里抽插。

    但很明显,陈玥更喜欢孙浩的阳具。

    孙浩进来时,她都主动含弄,希望多和他的肉棒亲吻。

    而胖男人那边,她则张大小口,任由他自己活动。

    或许是累了,陈玥没再含入唇边的肉棒。

    两个男人对了一下眼色,同时把肉棒放在陈玥唇上,几乎能挨到对方。

    陈玥犹豫片刻,握住他们的棒身,轻轻下压。

    她伸出小舌,先是在两个龟头中间舔弄,随后让舌尖在两根肉棒间左右滑动。

    看到这里,秦风口舌干裂,连呼吸都会灼伤自己。

    “姜柔,除了这个条件,我什么都答应你!你说啊,到底要怎么样才能让他们停下来”。

    “秦风,别天真了,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谈条件?”。,姜柔的声音充满不懈,“要不,你就永远不见她,我让他们停下来。要不,你就等今晚过后,带一个浑身精液的陈玥回去”。

    秦风的头炸开了,他死死揪住自己的头发,不让自己倒地。

    而接下来的事,更是让他胸口彻底堵住,连呼吸都要动用全身力气。

    两人让陈玥斜靠着沙发侧面,脸向内,平复着喘息。

    孙浩意犹未尽,双腿分开,跨过她胸前站着,肉棒在陈玥脸边跳动。

    胖男人则跪在陈玥双腿之间,他身体前倾,握住棍身,在阴唇上摩擦了一番。

    随后让龟头分开两片粉唇,陷入一分,抵住不断流出的黏液。

    两人像商量好一般,胖男人腰部开始活动,孙浩让龟头触碰陈玥的双唇。

    或许是太大了,胖男人才进入一个龟头,陈玥便有些受不了。

    她腰部后缩,却被胖男人两手握紧,牢牢固住。

    见一下进不去,胖男人也不贪心,他每次都进的更深一点,随后便出来。

    一次,两次,十几次后,粗壮的阳具就进入了大半。

    “嗯~~!啊~~~”。,陈玥张开嘴,发出模煳的呻吟,可她的声音很快就被堵住。

    孙浩压着肉棒前顶,触到双唇,陈玥便乖乖含住龟头。

    他松开自己的手,肉棒狠狠跳动了几下,拍打在陈玥脸上。

    陈玥轻轻握住肉棒,让它斜斜向上,随后伸出香舌,从马眼到冠状沟一路向下。

    她亲了亲孙浩的阴囊,张开嘴巴含住其中一颗,温柔地吸吮。

    享受这般服务,孙浩酥爽到极点,肉棒也在陈玥脸上蹭来蹭去。

    “姜柔……我求你了……不要再折磨她了……”。,秦风终于无力支撑,靠在墙上,他下巴打着冷战,用颤抖的声音说。

    “她可没受折磨,比我当初好太多了。至于你,我求你,你答应了吗?!现在摆在你面前的只有两条路,要么滚,要么等”。

    秦风再说话,姜柔已经不回答。

    他弓着身子不断喘息,内心交战,心头像烧着了一般。

    胖男人感觉这样不够深,后退两步,把陈玥拖着平躺在床上。

    随后拿起陈玥的腿,放在自己肩膀上。

    肉棒再次对准泥泞不堪的穴口,全根没入,幅度越来越大。

    他的手也没闲着,狠狠抓着陈玥的胸,不断揉捏。

    陈玥的身体前后晃动,像波浪里的小舟。

    孙浩见陈玥平躺着,他便弯下腰,膝盖和双手作为支撑趴在沙发上。

    肉棒直直向下,上面的黏液聚集,滴到陈玥唇上。

    陈玥舔了舔双唇,往下压着孙浩的腰,张开小嘴将肉棒全根含入。

    随着胖男人的抽送,她的嘴巴也前后的套弄,给孙浩全方位刺激。

    终于,孙浩忍不住了。

    他突然发力,一下一下撞击陈玥的小嘴。

    陈玥乖巧地含住,紧紧包裹,让他更舒服的进出。

    她嘴巴吸成真空状,脸颊深陷,另一只手温柔地抚摸阴囊。

    “啊~~”。,是孙浩的叫声。

    孙浩双腿不断颤抖,身体平趴在沙发上,下体盖住陈玥的脸。

    只看到陈玥的小手在他腿间,不断抚摸跳动的阴囊,喉咙一下一下地吞咽。

    而身下的男人也没停,加大了力气抽动,粘稠的液体甚至飞溅到地面上。

    孙浩抬起腰,挣扎着跪了起来,他跨过陈玥的身体,重新站到地面上。

    陈玥被他带动,头终于朝向外侧。

    她的脸上布满泪痕,眼睛通红,看向秦风这边。

    鼻翼正一下一下地收缩,剧烈,无声地啜泣。

    还有那个眼神,痛苦,却无比相信他的眼神……“停下!姜柔,我答应你,快停下!”。,说完这句话,秦风喉头一阵翻涌,吐出胸口的血液。

    或许晚了一秒钟,或许胖男人根本不想停下。

    他握住陈玥的腰,自己用尽全力向前挺送,让巨大的阳具插入最深处。

    他重喝一声,身体不断颤抖!“姜柔!我说停下!!”。,秦风耗尽了全身力气,对着屏幕喊道。

    孙浩跪在陈玥头侧,原本想再次插入陈玥口中的他,看着某一个方向,没有行动。

    “秦风,你确定吗?明明再等一晚,陈玥就会回到你身边了”。

    “不要折磨她了……她不喜欢的……我不会再让她做不喜欢的事了……”。,看着那个眼神,秦风早已控制不住,泪流满面,“我不再见她了,我答应你,再也不见她了……你放过她,快啊!!”。

    胖男人重重插了两下,深吸一口气,慢慢抽出。

    棒身布满乳白色的液体,液体滴落在陈玥的腿上,沙发上,地上。

    随后,和主人一起离开画面。

    孙浩也起身,穿上自己的裤子,离开房间。

    陈玥身体瘫软,眼睛却紧紧盯着秦风。

    她用最小的幅度摇头,嘴巴不断张合,像在说什么。

    秦风模彷着她的唇形,是一声声的,“不要……不要……”。

    “姜柔……给她穿上衣服,太冷了……”。,秦风看着陈玥裸露的身体,心碎裂成很多片。

    姜柔走到沙发旁,给陈玥盖上一层薄毯,回头看着秦风,“记住你说过的每一句话,不要违背誓言”。

    “好……”。

    秦风无力地应对。

    “房子快到期了,你有空去原来的屋子一趟,屋里有个很珍贵的东西。你之前忘了拿,这次别忘了”。

    “嗯……答应我的你也要做到,让她安全离开”。

    姜柔看着他点了点头,随后一点点地帮陈玥穿衣服。

    开门声传来,秦风回过头,是带他们过来的司机。

    他深深地看了一眼陈玥,像要把她刻在脑海中一样,随后步伐虚浮地走出屋子………………入冬,树叶凝结,像雪花般易碎。

    一阵风刮过,几片树叶还没落地便裂成几片。

    唯一一瓣完整的叶子,才一落地,便遭到踩踏,始终没逃过碎裂的命运。

    脚的主人静静踩在树叶上,践踏生命,却不自知。

    风吹来,带来几片雪晶,迷了他的眼。

    他睁开微红的眼,迎着雪,就这么一步步走着。

    街边慢慢出现几家店,他走进一家店,再出来时,手里拎着一盒小小的蛋糕。

    看了看前方,灯光密集的方向。

    “真好……还能见到你,真好……”。

    他穿过一扇大门,来到某个楼下。

    可能太累,他抬头看了一眼,便走到旁边的长椅上,慢慢坐下。

    夜色渐浓,原本密集的灯火再次稀疏。

    风雪愈盛,覆上一切死物与将死之物。

    长椅上的人重重呼出一口白雾,坐了起来。

    他牙关打着寒颤,伸进口袋,拿出冰冷透骨的钥匙,一步步朝楼内移去。

    楼道灯亮起,他站在门前,就这么静静地看着,直到灯再次熄灭。

    “陈玥,我回来了……”。,他对着黑暗说了一声,拿起钥匙,打开了门。

    暖气沾身,让心有苏醒的感觉。

    他走进屋里,关上门,打开手旁的灯。

    “你怎么才来,我都担心死了”。,一个人扑了上来,把他狠狠抱住。

    他像是不敢置信一般,浑身冷硬,没有任何动作。

    灼热的泪水滑入他的颈窝,经过胸口,让他的心狠狠跳动了几下。

    他勐地抱住怀里的人,拼命吸入她的味道,眼里流出滚烫的液体。

    对方也紧紧抱住他,小脸下移,听着他渐渐复苏的心跳。

    过了许久,两人同时睁开眼,相视一笑,随后又紧紧抱着。

    夜深,风雪汹涌,如海,无边。

    周围的灯火被风浪席卷,一盏盏熄灭。

    只有两人所在之处依然光明,似灯塔,似岸……------《凌辱游戏》·第一卷·将欲全有必反于无 【完结】


如果您喜欢,请把《凌辱游戏》,方便以后阅读凌辱游戏凌辱游戏(16)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凌辱游戏凌辱游戏(16)并对凌辱游戏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