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魔术之死局重现

SM魔术之死局重现(01)

类别:其他类别 作者:NOOO 本章:SM魔术之死局重现(01)

    第一局 水葬花。

    作者:NOOO。

    2018年10月2日。

    字数:8482字。

    如同钟摆般吊起的巨大斧刃荡到了最高点,锋利的边缘反射出冰冷光芒。

    呼——。

    刑具再次荡出一道可怕轨迹,与钢床上的白肤仅有毫釐之差。拾音器捕捉到的风声让观众也紧张起来,有几位害怕看到开膛破肚的女士已经闭起了眼睛。

    这不是什么新奇的逃脱魔术,但仅有10岁的受刑者让表演变得加倍刺激。

    嫩稚的魔术师平躺在钢床上面。几根皮带将她的双臂收紧在一起,一根钢索勾住手铐,将她的双手拉向床头。女孩的双腿也被如法炮製,紧绷的镣铐在脚腕上勒出红印。一根黑粗的铁鍊绕了七八圈,将女孩和钢床牢牢捆在一起,铁鍊的两端钉在地上。表演者的四肢纤细修长,在链条的勾勒下隐隐散发出将熟未熟的诱惑。

    三点式内衣徒劳的遮蔽着女孩的隐私之处,被汗水浸透的白色布料几乎完全透明。粉色凸起点缀在刚刚有些弧度的小胸脯上,被两颗震蛋夹在中间。女孩胯下的布料陷入肉缝之中,将无毛的肉馒和粉嫩的菊花暴露无遗,上方的小豆豆也在震蛋挑拨下探出头来。

    雪白的长髮散落在钢床两侧,黑色眼罩遮住了魔术师的双眼。女孩把一根铁棒含在嘴裡,紧咬的牙关不敢放鬆。铁棒上端扯着钢丝,稍有鬆动就会触发巨斧下坠的机关。

    随着表演的进程,魔术师口中的铁棒已经被抽出了一截,巨斧渐渐下降到了非常危险的地步,利刃与钢床的最近距离还不到十公分。为了避免肚皮被划破,女孩只好屏息收腹,毫无赘肉的细腰上突显出两肋和胯骨。长时间自我强迫的窒息似乎已经接近极限,她的身体泛起一层澹粉色,胸口不由自主的抽缩着。

    “呜呜呜——呃”。

    虽然还没到初潮的年龄,女孩却早早体验过成人的快乐了。更进一步的,她甚至已经沉迷于性虐乃至濒死带来的快感。窒息的痛苦反而成为高潮的催化剂,让她忍不住发出呻吟,併拢的双腿也不由自主的开始摩擦。

    不足一秒的失神产生了可怕的后果,配重拉扯着钢丝,将铁棒从魔术师的嘴中抽出。紧接着,失去钢丝固定的销子就弹了出去,保持巨斧高度的最后一道安全锁彻底失效。

    吱嘎——哐当。

    在观众的惊呼声中,巨斧深深的切进了钢床裡面。但是魔术师已经从钢床上消失不见。

    聚光灯像是搜索一样扫过舞台,随后转向观众席的后方。年幼的魔术师披了一件白色长衣,高高站在栏杆上。

    摘掉眼罩的女孩展露出异样美貌。小巧的脸庞上五官还稍显青涩,刚刚显现出的精緻正在将她从可爱推向魅惑。血管为清澈透明的瞳孔染上一丝浅粉,灵动的双眼又大又圆,眼尾却不甘寂寞的拉长,让人联想到幼猫。女孩双唇薄若无物,小嘴轻抿。她的呼吸还没完全平稳,细挺的鼻樑随之轻轻翘动。

    嘴角轻勾,腰肢轻摆,女孩无意的小动作透出几份诱惑,向幼嫩的酮体之中混入一些似是而非的成人气息。即便这一点早熟还谈不上美豔,但已经足够打破轻脆的外壳,勾起大人们把玩的欲望了。

    这就是“无色的公主”菲莉茜雅。

    女孩双眼扫过观众席,脸上露出无趣的表情,身体笔直的向后倒去,从众人的视线中消失。

    潮水般的掌声中,主持人赶忙跑上舞台。本来这个时候应该是魔术师致辞感谢,但是女孩显然已经失去兴趣,害的主持人只能草草的宣佈演出结束。不过对观众来说,不听话的公主殿下才显得更加俏皮可爱。

    巴恩斯摆好杯子,打开电脑。和往常一样,他先登录上了公司主页,准备看一看用户们的反馈。

    当然,猜也猜得到评论的内容,无非是看了现场演出的人吹嘘一番,剩下的人催着付费频道上线新视频。巴恩斯小心啜了一口咖啡,露出享受的表情。这杯饮品相当珍贵,即便是对他来说,也不是随时都能享用的。

    哐当!

    巴恩斯不用抬头就知道来人的身份。在多洛西娱乐公司中,敢于踢门闯入娱乐总监办公室的傢伙就只有一个人。

    白髮的小女孩把自己塞到了椅子裡,马上又发现桌子挡住了大半张脸,赶忙跳了起来。她把电脑的显示器向自己转了一下,不出所料的看到了前一天演出的照片。

    菲莉茜雅大声念出新闻的标题:“『无色的公主』又一次成功演出”。

    “我受够了!这种演出的成功有什么可稀奇的,居然还能上网站头条”。女孩把显示器推到一边,“巴恩斯!我要表演真正的SM魔术”。

    巴恩斯心疼的扶好显示器,耸了耸肩,说:“可是菲莉茜雅,你现在表演的内容已经超过同龄人,与成人的演出基本没有区别了,只是差了……嗯……那个……”。

    菲莉茜雅撇了撇嘴,说:“少来了,新时代的色情天王阁下,你给我安排的课程裡除了实践什么都不少。我知道,那些老女人的表演就比我多了点被男人捅而已,但我说的不是那种流水线生产的无聊小把戏,而是真正让人热血沸腾的,有危机感的,能充分展示本小姐天赋的魔术”。

    小小的魔术师挥舞着双手,想要给自己增加一些气势,看起来却更像要糖吃的小孩子。不论是舞台上轻易激发起观众们欲望的小公主,还是台下这个孩子气的小姑娘,全都是菲莉茜雅的真面目。正是纯真和魅惑的组合,才让她得以征服大众。

    巴恩斯回忆了一下数据:“首先,那些老女人平均年龄不到22岁。其次,从去年的统计来看,你口中的无聊小把戏也有接近百分之十的事故发生率”。

    “被几根绳子捆起来,身边放着一些假模假式的玩具,还有一大堆医生,就算发生事故又怎么样?”女孩毫不客气的打断了上司的劝说,“真正的死亡率是多少,千分之一?万分之一?哈,原来连万分之一都不到”。

    巴恩斯瞪了女孩一眼:“不要把你的心理学知识用在我身上。就算你想进行危险SM魔术,也至少等到18岁以后”。

    “我不是小孩子了,巴恩斯。不要煳弄我,D级表演根本没有年龄限制,我要改成D级签约”。菲莉茜雅回瞪着男人的双眼。

    “你还只是个小女孩,没到瞭解D级的年龄”。巴恩斯看见女孩脸上的鄙夷,赶忙举起手,“好吧,好吧,你的课程很丰富,是我让你学的”。

    菲莉茜雅说的没错,在SM魔术成为潮流的当下,有大量表演其实是职业性的,内容经过反复验证,有着充分的安全预桉。虽然好像很惊险的样子,但基本不会有生命危险。在多洛西娱乐中,这个程度的魔术表演被归为C级。严格来说,菲莉茜雅现在所表演的等级是C-级,也就是刨除掉性交部分的C级。

    往上说,最简单的A级演出才是菲莉茜雅同龄人活跃的舞台,最多不过是进行一些擦边球式的色情表演而已。天赋稍微出众的女孩,也只是在性虐主题的B级表演中作为助手出现而已。

    与归为常规类别的前三级相对,D级演出是完全无限制的。即便是SM娱乐产业极度发达的时代,也有不少地区禁止登台。某些人心目中,这种与产业化前相似的残酷表演,才配得上称为SM魔术。这个等级中产生了众多拓新者,各种以性虐为基础,极限而疯狂的魔术被开发出来,直到葬送魔术师本人为止。

    但更多的时候,D级表演就是单纯的虐杀而已。只有少数女童会签约这个等级,这实际上意味着她们被废弃了,与送入屠宰场无异。

    巴恩斯认真的思索着调级的可行性。D级的正规魔术师虽然极为稀有,但她们更受观众追捧,产出的价值反而比其他三个等级之和都高。至少,美女魔术师们死亡的录像和遗体很值钱。即便菲莉茜雅相当珍贵,但她被调成D级也是迟早的事情,多洛西娱乐一定会榨出她全部的价值。

    女孩之所以还停留在C级,与人道比起来,办公室政治才是真正的影响因素。

    最近几年来,观众们对正常表演渐渐感到乏味,是菲莉茜雅一个人让常规部门拥有与D级部门平等的利润。如果要调换女孩的等级,就必须突破众多阻力。

    不过公司也不可能永远只依赖一个人,就让多洛西娱乐和这个女孩一起置之死地而后生吧。只要找到一个足够震撼的项目,说服董事会的头头们,就能堵住那些烦人苍蝇的嘴巴了。巴恩斯终于还是採纳了菲莉茜雅的意见。

    男人用手指敲了敲桌子,说:“好吧,我可以安排你的D级签约。不过这意味着你会彻底失去人权,成为公司的所有物,需要你的监护人做出最终确认”。

    女孩哈的笑出声:“我现在就不是公司的所有物了吗?那个老赌棍如果知道能把我卖出更多钱,他恐怕要笑死吧”。

    菲莉茜雅被父亲换成赌资的时候,甚至还不到记事的年纪。虽然女孩是个天生的受虐狂,也不代表她会喜欢抛弃自己的亲人。

    “你说的没错。这么期待成为男人们的玩具,那就满足你好了”。巴恩斯语气变得有些冰冷,“为了充分展现价值,你接下的项目会是尽可能残酷的虐杀表演,做好心理准备吧”。

    “成交”。菲莉茜雅拿起巴恩斯的杯子,把咖啡一饮而尽,转身踢门而出,“好烫!拜拜”。

    中年男人刚刚摆出的冷酷面容垮了下来,他目瞪口呆的看着空杯子,差点忍不住破口大駡。

    菲莉茜雅的首场D级演出得到了火热的回应。

    偶尔有一两张门票流落到黑市上,就会冠以“无色的公主”死亡纪念券之名,炒作到惊人高价。

    能熬过一场D级表演的未成年人都屈指可数,这寥寥几个幸运儿也都在第二场表演中香消玉殒了。即便菲莉茜雅号称是天才SM魔术师,终归年龄太小。

    能够看到多洛西娱乐的明日珍珠被虐杀,这也许是绝无仅有的机会了。甚至有些人抱着可以趁热来一发的心态,请求多洛西娱乐不要在第一场中安排毁尸的魔术。如此疯狂的氛围下,无怪乎剧场裡座无虚席了。

    咚——咚——咚——。

    悠扬的钟声响起,令观众席上的窃窃私语平息下来。

    帷幕拉开后,观众们看到了菲莉茜雅跪在地上的身影。她双手合十,做出祈祷的样子。女孩身上穿的是一套婚纱,样式在可爱的儿童款和性感的露肩款之间。

    雪色长髮铺在白纱上,衬托出几份神秘肃穆。她的头上戴着一副耳麦,蝴蝶装饰一颤一颤的,好像是被精灵般女孩所吸引的活物一样。

    一个威严的男声响起:“菲莉茜雅,你是否愿意将自己的生命献给……”。

    “好啦,我愿意,哪怕被虐杀致死”。菲莉茜雅突然站起身来,小脸上微微泛红,嘴裡嘟囔着,“我怎么会设计出这么丢人的仪式来?”。

    “大家好。我是绝世的美少女、天才的魔术师,菲莉茜雅”。女孩强行跳过了複杂的开场,“来欣赏表演的各位,相信都听过一些传言,说我今天死定了什么的。各位不会这么轻信谣言吧?认为本小姐活不过今天的请举手”。

    “啊,灯光太亮了,我在台上根本看不到谁举手,还是放下吧”。菲莉茜雅摆出用手遮挡灯光的姿势,几个高举双手的观众发出了讪讪的笑声,“从今天开始,将由我开启多洛西娱乐公司的新项目——『死局重现』”。

    “正如字面上的意思,这次的系列SM魔术表演就是要将必死之局重新展现在舞台上。大家知道,SM魔术表演中总是难免有死亡意外,但并不是每次意外的原因都会对外公佈。这一次项目中,多洛西娱乐公司会以实际演示的方式,将这些意外事件展现给观众。作为挑战者,我需要在完全等同于死者的条件下进行SM魔术演出,为大家展示从死局中生还的可能性”。

    菲莉茜雅稍微停顿了一下,露出嚣张的笑容,高高举起右手中指,说道:“在表演中死掉的SM魔术师全是垃圾!就让本小姐给你们展示一下,天才是怎么破解死局的”。

    一个三米高,两米见方的玻璃水箱从舞台下方缓缓升了上来。水箱裡面已经充满了水,仔细观看的话,似乎水裡漂浮着一些透明的活物。水箱中心支着一个三角木马,一根电动按摩棒竖在木马上方,粗细几乎和小魔术师的手腕差不多。

    箱底焊着两个小铁环,分别立在木马的左右两侧。

    “三年前,一位叫丽莎的SM魔术师死于这个水箱之中。正如大家所见,这只是个简单的水刑逃脱而已”。女孩指着水箱说,“稍微有些特殊的是,水箱裡已经提前住进了一些水母。它们的毒性不足以致命,但是可以让人痛到痉挛。

    “为了避免表演的时间太长,在魔术开始十分钟后,极高浓度并且可以通过皮肤吸收的春药就会被注入水箱中。我必须在吸入过多春药之前逃出水箱,否则就会像当年的丽莎一样沉迷自慰,直到溺死在水中为止”。

    女孩将一支手指点在自己的嘴唇上,看起来既可爱又魅惑:“虽然淫乱的自慰到死听起来很棒,但今晚表演后就可以解禁轮奸了。我很想体验一下被干到昏迷的味道呢,所以本小姐不会轻易死掉的。

    “那么,让我们抽出几位观众,来帮我完成拘束吧”。

    在一阵混乱之后,几个幸运儿跳上舞台。他们检查过工作人员提供的拘束具后,一一固定在菲莉茜雅身上。幼小的女孩如同玩偶般任由男人们摆弄,白色的婚纱被撕碎成一片片,给人带来玷污纯洁的快感。

    以检查的名义,几位聪明的幸运观众抠挖起女孩身上的穴口。

    “嗯嗯——不要用指甲刮啊~我的处女膜早就在破掉啦~”女孩扭动着身体,虽然摆出躲避男人骚扰的样子,小小的舌头却缠上了男人的手指,“呜呜——不过小淫穴还是第一次吃到活物呢~嗯——”。

    听到女孩的话,男人们差点忍不住要脱掉裤子享用一番。工作人员在台下的嘘声中赶忙阻止了他们,把表演的进度拉回到正轨。

    菲莉茜雅的双手被折到背后,提向上方,拷上一副手铐,两隻拇指也用手指拷锁在一起。工作人员指导下,观众们用几条皮带将她双臂捆在一起。从后方併拢的手肘给女孩肩膀带来巨大负担,让她忍不住发出痛苦的轻哼。魔术师的双手握在一起,套在带锁的拳套裡。

    工作人员拉过来天花板垂下的锁链,台上的男人们把铁鍊在女孩的脖子和手腕周围绕了三四圈,又用铁锁锁死。这下菲莉茜雅的双手就被牢牢固定在脖子后面了。

    接着,一圈圈皮带将女孩的胸口和手臂箍紧,束具深深的陷入白肤之下,勒出了澹澹的青紫色。胸口扩张的空间被极大限制后,女孩不要说深呼吸了,就连正常的喘气都有些困难。

    “嗯嗯嗯——大家的,嗯——力气好大啊——”。

    菲莉茜雅的鞋子被脱下,换上了一双金属的奴隶靴。鞋子上方的铁拷箍紧在女孩脚腕上,脚面上的一排铁扣也被锁紧,让那双嫩足不得不保持绷直的姿势。

    鞋子的前掌底有5cm厚,后跟更是撑高了20cm,鞋跟底下有一道敞开的锁闩,等待魔术师自行锁在水箱底的圆环上。

    菲莉茜雅的眼睛被一个黑色眼罩遮住,嘴巴也用口球堵了起来。幼小的魔术师看上去楚楚可怜,可是她的大腿已经被爱液打湿了,大概早就沉浸在失去自由的快感中了。女孩的生育系统还没成熟到能担负起职责,却提前学会了迎宾之道。

    幸运观众们恋恋不捨的在女孩身上揩了最后一把油,被工作人员请下台去。

    一个工作人员取下女孩头上的耳麦,换成隔音耳机。

    另一个男人则走到舞台中间,他拿出一张纸条,念到:“我接下来将为大家讲解三年前的事故。经过我们的调查,在丽莎小姐的表演中,控制春药的管道出现了问题。由于一颗重要的螺丝没有拧紧,导致春药注入的时间提早了四分十五秒。

    我们已经再现出这个意外,并且没有告知菲莉茜雅。同时,为了让各位能够完整的欣赏到这个死局,我们取消了遮盖水箱的黑布,请大家期待『无色的公主』破解死局”。

    逃生的时间不到预定时间的三分之二,这才是必死之局的真正可怕面目。这次表演的主角却一无所知,还在品味着拘束带来的愉悦。

    水箱的箱盖向两边打开,女孩被颈部的锁链吊起,缓缓送入水箱之中。重新合拢的箱盖用八对金属扣锁住,只剩下中心一个碗大的圆洞,允许铁鍊通过。一根粉色软管也被投入水箱中,沉到了箱底。

    工作人员将一个计时器摆在水箱旁边,十分钟倒计时已经开始了。

    沉重的奴隶靴将菲莉茜雅拉到水底,柔和的动作带动水流轻轻推开水母。水中的幼嫩女体更显晶莹剔透,雪白色长髮漂浮在水波中,就像是从油画中走出的天使一样。

    小魔术师用双腿摸索了一下,找准木马的位置,骑了上去。按摩棒将白嫩的穴口撑开,探了进去。女孩的下体感到阵阵胀痛,如果不是在水中的话,大概早就发出了淫叫。

    即便没尝过男人,菲莉茜雅的下体也不是第一次被侵入了。她顺利地吞下了半个假阳具,阴道深处就感到了酸麻,显然已经顶到花心。女孩停顿了一下,口球两侧的嘴角扯出一抹淫靡的笑容,身体勐的向下一顿。

    “咕——”。

    按摩棒无情的撕开了子宫口,给女孩的下体带来灼烧般的剧痛。她的嘴角挤出了几个气泡,双眉紧皱在一起。一缕红色从阴道口飘出,彷佛是洁白花朵吐出的蕊丝。菲莉茜雅的下身颤抖起来,修长的双腿紧紧夹住三角木马。

    稍微休息了一下,菲莉茜雅似乎适应了子宫裡的异物,她双腿伸直,把鞋跟踩上箱底的圆环。水箱中传出沉闷的咔嗒声,奴隶靴底下的锁具就固定在圆环上了。

    除了拘束具配合女孩的体型缩小了一圈外,这次表演中用到的道具几乎与三年前一致,就连那个电动阳具也是按照成人的尺寸来设计的。只有这双鞋子额外增加了一点厚度,算是稍稍弥补了女孩身高的缺陷,可即便如此,三角木马的上沿也深深的陷入了两片肉瓣之中。

    嗡嗡嗡——。

    震动的声音响起,菲莉茜雅的小腹颤抖起来,身体勐地挺直。异物搅拌着子宫,给女孩带来了苦闷和愉悦,让她忍不住摆动起腰肢。

    吊起菲莉茜雅的铁鍊被收紧,完成了魔术师的拘束,然而计时器上显示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三分钟。水箱裡的女孩还不知道危险慢慢临近。

    小魔术师的喉咙在向下翻滚着。严酷的训练只能增强她的忍耐力,并不能免除窒息的痛苦,求生的本能正要控制她的身体,逼迫她将水流吸入气道。巨大的性爱玩具也在抽插着刚刚被撕开的伤口,让她双腿不自觉的微微抽搐。

    菲莉茜雅蠕动着上半身,看起来正在挣扎着想要脱出束缚。但她必须小心翼翼的控制动作幅度,以免碰到水母的触鬚。

    一分钟后,魔术师的努力得到了回报,女孩摆脱了双手上的拳套和拇指铐。

    但这并没有缓解太多危机,她的双臂外面还有三四层拘束具。

    喀拉拉——。

    一隻水母轻轻扫过了菲莉茜雅的左肩,让她身体勐地开始抽搐,带动脖子上的铁鍊摇晃起来。女孩后背的肌肉紧缩起来,把扭曲的肩关节推向失控边缘。

    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晃动让紧绷的链条突然抽出来一大截。女孩的上身获得了些许自由,本就杂乱的死结却收的更紧,令她无法将手臂从脖颈后挣脱。

    倒计时一秒一秒的过去,慢慢逼近了四分十五秒,然而魔术师的逃脱似乎毫无进展。当计时器变成红色时,水箱底的软管也抖动了一下,喷出了一丝丝粉色液体。大概是没有正常工作的原因,春药的释放速度不算太快。

    咕呜呜呜——。

    感到异常的水母开始四散逃窜,触鬚扫过小魔术师的身体各处,让她双腿和腹部都激烈的痉挛颤抖。女孩的鼻孔中冒出了一串串气泡,口球的边缘挤出白沫。

    菲莉茜雅花了十几秒才勉强控制住身体,即便被剥夺了视觉,她也应该知道有什么危机发生了。可是双手双脚还没脱离控制,女孩似乎已经陷入绝望的境地了。

    我才不会死在这裡呢。“无色的公主”在心中发出胜利宣言。

    魔术师的上身像是折断一样向后弯曲,宛若无骨的后腰紧紧贴在木马边缘,展现出超乎常人的柔韧性。 女孩颀长的双腿这时反而成为麻烦,近乎180度的反折也只能让她的脖颈到达小腿肚附近。她反转左腕,将右臂向上一托。

    咔嚓——。

    菲莉茜雅的右肩扭曲成异常的角度,不堪重负的关节最终还是脱臼,离开了正常的位置。在左手的帮助下,已经痛苦到脱力的右手才勉强够到奴隶靴的锁扣。

    木马上的电动阳具彻底化身为刑具,高高顶起幼小的子宫,在女孩肚皮上凸显出可怕轮廓。洁白的皮肤被拉扯到失去血色,浮现出几条青筋。在按摩棒的带动下,女孩的小腹疯狂颤抖着。小穴附近的肌肤已经充血到红肿,边缘隐约可见一股股淫液。这一幕将水箱中的淫虐推向了顶峰。

    咔啦咔啦——。

    肉体遭受的折磨没有影响到菲莉茜雅,她轻鬆的将脚镣解开。嫩滑的双足蜷缩起来,从奴隶靴中滑出。只有脚面和脚腕上留有的红色印记,表明魔术师几秒钟前还被固定在水箱底部。

    菲莉茜雅竖起上身,在鞋子上一蹬,总算是脱离了那个可怕的刑具。她的小穴似乎有些不舍的吐出了电动阳具,一点粉色嫩肉被翻了出来,又迅速的缩回。

    颤抖的穴口无法合拢成细缝,张开成一个小小的圆洞。一抹血迹混着黏液从按摩棒的顶端飘散。

    魔术师脱离木马的时候,粉色的液体才刚刚没过奴隶靴的鞋面。

    虽然女孩的双臂还没有脱离拘束,但接下来的逃生已经毫无难度了。她强忍住水母的鞭笞,将身体贴在水箱的箱盖下方,右腿自铁鍊的入口伸出,脚趾灵活的打开了锁扣。

    哗啦——。

    “咕!呜呜——”。

    菲莉茜雅顶开箱盖,将清水泼洒到舞台上。女孩翻身从水箱中滚出,但是脖子上的铁鍊已经被拉直,将她吊在半空中。求生的本能让魔术师胡乱蹬踩着双脚,可是水箱的外壁被清水打湿,光滑的表面几乎没法借力。

    喀拉——扑通。

    “咳呜呜呜——”。

    小魔术师成功的解开了脖子上的束缚,跌落到舞台上。与刚刚承受的痛苦比起,从三米高的空中掉下似乎也不算什么了。

    女孩蜷缩在水洼中,将清水从口球边缘和鼻孔中咳出。似乎是吸入了一些春药的缘故,娇嫩的肌肤染上了一层性感的潮红。白色的长髮黏附在幼小身躯上,让她看起来凄美可怜。

    魔术师再次扭动起上身,想要彻底摆脱身上的拘束具。一隻皮鞋却踩在了她的胳膊上,让她动弹不得。

    “咕呜呜呜——”。

    脱臼的关节让菲莉茜雅痛苦呻吟起来,脚踩她的男人并没有理会。爱液混合着清水从女孩的小穴中喷出,她分明是在享受这意外的惊喜。

    多洛西娱乐公司的舵手,被称作新时代的色情天王,菲莉茜雅的直属上司,巴恩斯亲自现身,为“无色的公主”首场D级演出收尾。

    “感谢大家观赏第一场『死局重现』。作为一个系列,首期『死局重现』包括十二场不同的魔术,在接下来的每个月都进行一场表演。到全部魔术演出完毕之前,只有死亡可以终止菲莉茜雅的演出,多洛西娱乐也将倾尽资源,保证后续的替补魔术师”。

    男人微弯上身,鞠躬致意,说:『接下来,也到了『公主』回馈各位的时候,今晚请各位尽情享用她的身体,用精液祝贺这次惊险的生还』。

    巴恩斯走下台去,他听到涌上舞台的欢呼声,知道自己已经赢得了这次豪赌,明早开盘的股价将会把多洛西推向新的巅峰。而正在舞台上呜咽悲鸣的女孩,一定能继续倖存下去……吧?


如果您喜欢,请把《SM魔术之死局重现》,方便以后阅读SM魔术之死局重现SM魔术之死局重现(01)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SM魔术之死局重现SM魔术之死局重现(01)并对SM魔术之死局重现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