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魔术之死局重现

SM魔术之死局重现(02)

类别:其他类别 作者:NOOO 本章:SM魔术之死局重现(02)

    【SM魔术之死局重现】。

    第二局 六界地狱塔。

    作者:NOOO。

    2018年10月3日。

    字数:5718字。

    “呜哇!好冷!咳咳咳——”。

    菲莉茜雅从冰水中跳起,哆哆嗦嗦的咳出了几口黄白混合的黏液。

    稍微恢复了一些意识,女孩将脱臼的胳膊推回原位,才有时间弄明白自己的处境。她正站在一个儿童泳池中间,这个泳池平日是公司拍摄一些泳装视频的地点,可是现在泳池裡充满了碎冰和冷水。

    女孩看到远处有几个蹑手蹑脚的男人,八成自己就是被他们扔到池子裡的。

    作为多洛西的小公主,菲莉茜雅在舞台上可以任人摆弄,但是下了舞台就只有别人被她欺负,难怪那几个员工要赶紧逃跑。

    不过菲莉茜雅没兴趣喊住这些喽囉,因为真正的始作俑者就在水池旁边。巴恩斯一身西装革履的正装,躺在太阳椅裡,正在翻看着手中的平板电脑。

    女孩刚刚想要走出泳池,突然想到什么事。又坐回了冰水中,颤抖的手指将髮丝从眼角边撩开,问道:“怎么?总监大人对我的魔术表演不满意吗?”。

    “不,不但满意,而且还远远超出预期”。巴恩斯把目光从平板电脑转向女孩,“明明有着简单的逃脱方桉,偏偏选择了最能刺激观众的手法,我想不到还有什么可挑剔的”。

    “哦~那么,我的演出分成——”。

    “加上第二场的预定票价,已经足够实现你的愿望了”。巴恩斯用手指捏了捏太阳穴,“你的鬼点子让我被骂的狗血临头。多洛西娱乐刚刚因为虐待女童而炒到火热,转头竟然投资建设儿童福利机构。你知道新闻上是怎么说的?巴恩斯——会说话的鳄鱼”。

    菲莉茜雅冻得有些发青的嘴角轻轻上扬,用手捧起一把碎冰,揉搓着头髮上的乾涸污渍。女孩翘起一条腿,就好像是躺在温暖的浴缸中一样,她继续问道:“那么巴恩斯先生,为什么你还要在伟大的魔术表演后,用冰水而不是大餐来招待本小姐呢?”。

    “虽然魔术非常完美,但是之后的部分过于糟糕”。男人走到池边,说,“你本来应该用身体服侍好观众,三小时内满足所有在场人。可是昨晚的轮奸才开始三十分钟,你就昏过去了。如果换个情况,让观众操了十个小时死尸的婊子就该被送去肢解”。

    女孩的脸蛋微微发红,不知是愤怒还是羞耻,总算是透出一点血色:“可那是常规表演的要求,我进行的可是顶级SM魔术,就算是生还都很难得”。

    巴恩斯居高临下的看着女孩,一字一顿的讲:“好啊。如果你对自己的要求仅限于生还而已,那就这样吧。趁早享受接下来的每一天,以免下个月就是你的死期”。

    菲莉茜雅的脸蛋气鼓鼓的,她从冰水中站起,对视着男人,说:“狗屎!我才不会逃避呢,我会完成所有的魔术!巴恩斯,我知道你做好训练计划了,把最高级的定制内容给我”。

    小女孩的情绪总是那么容易调动,巴恩斯从一开始就没怀疑过她的骄傲,男人将平板电脑放在水池旁边,说:“只有一份训练计划,仁慈的方桉还不如让你去游乐场,详细内容都在这裡”。

    菲莉茜雅走到池边,哪怕浑身刺痛,她也不愿意在巴恩斯的面前逃出冰水。

    女孩跪坐在池子裡,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一手托腮,一手翻看平板电脑:“不愧是变态天王,太过分了吧,你想在下次表演前就折磨死我吗?既然这样……乾脆把训练放到网上直播好了”。

    女孩调整了一下姿势,双腿偷偷的摩擦起来。虽然屏幕上显示的只是寥寥几行字,但是一想到自己要被虐待成多么凄惨的模样,菲莉茜雅就忍不住想要自慰了。

    “没问题,直播提成依照表演计算”。变态天王先生不可能放弃盈利的机会,他一开始就想到要直播女孩的受训了:“除此之外,我还有一个问题——你认为丽莎的表演有可能成功吗?”。

    “唔——”女孩偏过头,稍微想了一下,“虽然不是谁都像我这么才华横溢,但是那个魔术并不难吧?水母那种东西,听起来很可怕,其实反倒能起到预警作用。我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人死在那个水箱裡,普通人的缺点实在太难理解了”。

    巴恩斯点了点头,说:“是吗,那希望你永远理解不了那个缺点吧”。

    对死亡的恐惧,男人在心中补充到。

    “死局重现”是按照全球巡迴演出来设计的,巨额的启动资金让董事会很是肉痛了一阵,不过这仅限于第一场表演结束前。现在有数不清的预算供巴恩斯挥霍。

    昂贵的六界地狱塔重新开放,几乎所有SM魔术爱好者都猜到“无色的公主”

    下一场表演内容了。

    六界地狱塔是一座半透明的纯白琉璃宝塔。塔身直径5米左右,高近20米。

    宝塔分为六层,最上面是一个平台,塔顶平台和地面之间连在一根滑索。平台中心有个金属支架,支架下方是个圆洞,一条钢缆从支架顶端垂入塔内。一颗颗金属圆珠串在钢缆上,好像是一个超长的性爱玩具。

    站在高塔的门前,更显菲莉茜雅身材娇小。可爱的小女孩身穿一套黑色丧服。

    连衣裙的翻领下是白色的蝴蝶结。偶尔刮来一阵风,对于童装来说过短的裙摆就会撩起,露出没有遮拦的肉缝。女孩的双腿被长袜包裹,双臂也套上了长手套。

    嗒嗒的声音从小皮鞋底下发出,显示出主人的不耐烦。

    “好啦!都给我闭嘴,这是本小姐的舞台”。菲莉茜雅敲了敲麦克风,大声喊道。可惜鼻音中带着几分尚未蜕变的童气,完全没有魄力,“今天有一大堆魔术师要被钉上耻辱柱,真是可怜啊”。

    “虽然喜爱SM魔术的观众应该很瞭解六界地狱塔,但是本小姐的魅力这么大,恐怕很多观众只关心我一个人,并不清楚SM魔术界的往事。所以我还是勉为其难的介绍一下吧。

    “六界地狱塔中每一层都有不同的虐杀机关。一旦宝塔开启,机关就会自下而上,逐层激活。从第一层开始,分别是研磨、毒气、电击、冰冻、灼烧和尖刺。

    魔术师需要束缚起四肢,借助宝塔中心垂下的一根串珠钢索,向上攀爬逃生”。

    “当然,只是爬绳子根本没有什么难度”。菲莉茜雅张开小嘴,用手指在喉咙深处画了一圈,拉出一根银线,“就像是吞剑魔术,这串钢珠要从我的嘴巴裡进去,再从肛门裡出来,我能依赖的只有吸肉棒的本事。稍稍有些困难的,是这根串珠也有对应宝塔的机关”。

    幼小的魔术师散发出超乎年龄的诱惑,让台下的观众们都忍不住“起立致敬”

    了。女孩抬手示意了一下,灯光照射在宝塔上,泛出莹莹白光,可惜一些红色斑痕破坏了完美的外观。

    “大家请看,宝塔最高一层的血迹,来自于知名的SM魔术师索尼娅小姐。

    根据多洛西的员工报告,索尼娅是最有可能完成这个魔术的表演者,但是她遇到了最难的通关条件。在她的挑战也以失败告终后,这个魔术被认为不可能完成,从而彻底封闭了这座宝塔”。 菲莉茜雅轻笑了一下,说:“怎么可能有无法完成的魔术?这世界上只有不够水准的魔术师。就让我来挑战一下索尼娅的通关条件吧”。

    “接下来,让我来挑选一些观众,把我拘束起来。当然,如果哪位胆量够大,也可以进到宝塔裡检查机关和钢索”。

    有一个等待淫辱的玩物在眼前,哪裡会有人去检查机关。登上舞台的男人第一时间开始探索女孩的肉体。

    “呜,嗯嗯嗯——不要着急啦,变态萝莉控!表演完成后再让我舒服嘛~”。

    菲莉茜雅滑不熘手的躲开男人们。她趴在地上,向上抬起双腿,两隻胳膊从头顶向后弯曲,交叉抓住脚腕,整个身子变成一个四马攒蹄的O字型。

    男人们拿起一堆镣铐,乱七八糟的扣在女孩的手腕和脚腕上,双手、双脚、手脚之间全被互相锁住。在这一大串镣铐外,又用胶带层层缠绕起来。最后又用一串铁鍊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的绕了四五圈,用锁具锁住。

    在稍后的表演中,小公主的嘴巴和屁股都会被填满,当然也要招待一下尿道和小穴了。

    500ml苏打水混合着利尿剂,注入到女孩尿尿的地方,让她发出轻轻的闷哼。但小便是不被允许的,一根尿道栓堵住了涨满的尿意。

    “嗯嗯——好难受,好想尿尿~”。

    女孩轻轻扭动起腰肢,白皙的脖颈上渗出了细密的汗液,手套和丝袜也被打湿。

    男人们拨开小小的肉缝,将一根大号按摩棒塞入女孩阴道中。早就氾滥的爱液起到润滑作用,假阳具一路插到了女孩身体的最深处……。

    “嗯啊啊啊啊——直接进到子宫裡了,啊啊啊——”。

    女孩淫叫着,用眼神勾引男人们把按摩棒插的更深。

    嗡嗡嗡——。

    “嗯嗯嗯嗯——在搅拌了,好舒服!要去了!啊啊啊——”。

    按摩棒刚刚打开,菲莉茜雅竟然立刻达到高潮了,下身颤抖着喷出一股淫液。

    这副未熟的身躯淫荡到只是被拘束就能冲向快感顶峰。男人们只好再次把按摩棒一插到底,又给女孩带上肛门开孔的贞操带。

    “嗯嗯嗯——呜——啊呜啊啊——”。

    菲莉茜雅的呻吟声变得越来越大。一个男人借势捏住女孩的两腮,将环形口塞卡到她的嘴巴裡。这样她就不能在之后的表演中用上牙齿了。

    在小魔术师被料理好之后,多洛西的员工将观众送回台下。

    照例,菲莉茜雅被戴上眼罩和耳机,一个工作人员念起手中的纸条:“在索尼娅小姐的表演中,后勤人员使用了比预定规格小了一号的钢缆。这根钢缆在四五层连接处承受冷热变换,强度已经不足,稍加施力就会断裂,这导致索尼娅小姐止步于第六层,被利刃穿身而死。

    “为了重现必死之局,我们根据菲莉茜雅的体重选择了更小一号的钢缆,并且没有告知她。请大家期待『无色的公主』破解死局”。

    一个壮汉将女孩的眼罩和耳机取下,拽着她的头髮拖到宝塔门内。壮汉粗鲁的把串珠塞入女孩嘴中,强迫她吞咽下去。

    研磨地狱对应的是串珠机关是高速旋转。对菲莉茜雅来说,这完全没有任何挑战。女孩喉咙蠕动,将串珠一节节的吞入腹中。不一会儿,小魔术师就将自己的身体拉起,悬在空中,几颗沾染肠液的串珠从她的菊门探出头来。

    吱嘎——哐!

    宝塔的大门关上,“无色的公主”只有向上一条求生之路了。

    半透明的塔身让观众只能看到模煳的身影,好在宝塔裡安装了摄像头,可以让众人看到魔术师的表演。

    菲莉茜雅的小腹也稍稍隆起,串珠的外形似乎隐约可见。女孩的肚皮上下起伏,似乎也在帮助她将串珠尾部排出体外。

    小魔术师很快就达到第一层顶端,接下来的串珠给她带来了一些麻烦。毒气地狱的串珠虽然没有致命剧毒,但是涂抹了一层作为催吐剂的苦涩化学药剂。女孩没有时间可以耽误,她只能强忍着反胃吞下串珠,将自己提升到二层。

    “呃——呃——”。

    串珠吊起的女孩发出干呕的声音,她夹紧菊门,似乎只有这样才能避免自己掉落。

    “呜——噗——咳咳——”。

    可怕的生理反应不是意志能控制的,菲莉茜雅爬升到一半,腹部开始剧烈的抽搐。胃液混合着唾液,从口塞中涌出,沿着女孩的嘴角流到了胸口。

    小魔术师翻着白眼来到了二层顶端,电击立刻将清醒与痛苦一起送到她的体内。

    “呜——嘎啊啊啊啊——”。

    菲莉茜雅从嗓中挤出一声惨叫,但是嗓子却加速吞下了串珠。

    “嘎啊啊啊啊——啊啊啊——”。

    喉咙、食道、胃、肠道、肛门,整个消化系统都在品味着电击的痛苦。女孩在一阵阵的电击中,痉挛着咽下刑具。为自己带来更多痛苦。

    平日不过一口气就能爬上的三层,现在却无比艰辛。菲莉茜雅的眼神渐渐变得迷离,身体也在不自觉的抽搐。黑色连衣裙被汗水浸湿,紧皱的脸蛋上也沾满了泪水和口水。但她对电击的折磨甘之如饴,爱液从贞操带的边缘一滴一滴掉落。

    接下来的串珠来自冰冻地狱,虽然看起来冒着寒气的串珠不太可怕,但是小魔术师却发出了可怕的嘶吼。

    “啊啊啊——嘎啊!啊啊啊啊——”。

    当串珠从女孩的肛门挤出时,上面已经沾染了鲜红的血液。低温本身的伤害不大,但是能够让金属粘下表皮。这一段串珠如同刮过体内的剥皮刀,为菲莉茜雅带来非人的痛苦。

    小魔术师全身抽搐着,却不得不继续将刑具送入自己体内。清澈透明的瞳孔被血丝染成红色,慢慢放大找不到焦点,她可能下一秒就会失去意识。

    一层的研磨机早就启动,摄像机被碾压成了碎片。二层也在释放毒气,好在毒气比空气要重,不会向上翻腾。绷紧的铜丝在三层织成了网,高压电不断迸射出火花。女孩的退路已经被封死,一旦钢缆断裂,等待她的就是层层地狱。

    “咕啊啊啊——”。

    寒冷带来的麻木让菲莉茜雅坚持到了第五层,烧红的金属串珠重新激活了女孩的痛觉。

    “噶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白色的汽雾从口塞中冒出,凄惨的悲鸣直接透出宝塔,让观众们的怜悯之心和嗜虐欲望一同膨胀。菲莉茜雅拼命吞下了几节串珠,就屈服于可怕的痛苦了,她几次仰头,想要将更多的串珠送入体内,可是喉咙却不听使唤的拒绝了吞咽。

    可怜的小女孩似乎已经放弃求生,就在五层入口不上不下的吊挂着,大声哭号。从后庭流出的好像已经不止是体液,甚至还包括了一些焦黑的碎块。

    小魔术师已经失去了理智,幼小的身躯在空中用力摇晃起来。她不知道自己正在触发最可怕的危机,晃动的钢缆随时会崩断。

    吱——吱——嘎嘣!轰——。

    在串珠钢缆断裂的同时,灼烧地狱也启动了,烈焰瞬间吞没了整个五层,将摄像机毁灭掉。隔着半透明的塔身,观众们隐约看到一个黑色的影子坠落,最后被研磨机碾成碎渣。

    几十秒后,顶层的机关也被激活,利刃摧毁了塔内最后一台摄影机。

    “无色的公主”在第二场D级演出就献出了生命?虽然很多人早就猜想过这个情况,但是真正发生时还是让人无法立刻接受。观众们窃窃私语,令舞台下变得稍微有些混乱。

    嗒!嗒!嗒。

    小皮鞋的鞋跟再次敲出响声。

    “我说过啦!都给我闭嘴,这是本小姐的舞台”。菲莉茜雅的声音又一次响起,这次她终于成功的让观众席安静下来。

    灯光照亮塔顶平台,长焦摄像机捕捉到小魔术师。她失去了身上的连衣裙,头髮黏在脸上,澹粉的双眼充血成鲜红色,泪水和汗珠还没擦淨,挂在脖子上的口塞滴着唾液。可是女孩的嘴角却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束缚女孩四肢的铁鍊和胶带已经不翼而飞,镣铐全都单独打开了一头,另一头仍旧挂在手腕脚腕上。贞操带也被打开,按摩棒和尿道栓掉在地上。尿液和爱液扑哧扑哧的喷出,把丝袜浸染的一塌煳涂。

    菲莉茜雅从支架上解开串珠钢缆,系在滑索上。女孩拿起串珠断裂的一端,向摄像机的方向摇了摇,仰头将带着尖刺的可怕刑具送到嘴中。疼痛让她的五官皱在一起,却无法阻止她将串珠塞到喉咙深处。

    吞下大半带刺串珠后,女孩将手指插入自己的菊门,颤抖着拉出带血的钢缆尾部。她微微一笑,飞身跃起,身体吊在串珠下,顺着滑索滑到了地面。

    狂热的掌声中,菲莉茜雅把整根串珠拉出体外。女孩用一根手指勾开嘴巴,让观众可以看清自己的喉咙深处。之前明明遭受过一系列折磨,粉嫩的食道却没有留下任何伤口。可是她脸上还留有泪痕,丝袜上也沾有斑斑血迹,似乎又证明那些痛苦经历的真实性。

    魔术师总是有独特的秘密,哪些是真实的刑虐,哪些又是虚假的骗局,只有菲莉茜雅自己才能知道了。甚至早在几年前,就有人分析过这个魔术,串珠的长度和人体的消化系统不符,认定整个魔术都是障眼法。可是这不重要,“无色的公主”确实把一场惊豔刺激的表演带给了观众,这就已经足够了。

    对于现场的众人来说,他们需要考虑的是怎么享用女孩的肉体。


如果您喜欢,请把《SM魔术之死局重现》,方便以后阅读SM魔术之死局重现SM魔术之死局重现(02)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SM魔术之死局重现SM魔术之死局重现(02)并对SM魔术之死局重现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