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魔术之死局重现

SM魔术之死局重现(03)

类别:其他类别 作者:NOOO 本章:SM魔术之死局重现(03)

    【SM魔术之死局重现】。

    第三局 极寒封禁。

    作者:NOOO。

    2018年10月5日。

    字数:5532字。

    死局重现的第三场表演来到了海边,习习海风为观众们带来一丝凉意。

    海岸边建有一座海上泳池,泳池的边缘几乎融入海面,令游泳者既可以享受泳池的安全,又可以享受大海的辽阔。“无色的公主”正在泳池裡畅快的游荡,宛如水中的人鱼一般灵活。

    哗啦——。

    菲莉茜雅双手撑着池边,从水中跃出。女孩身上穿着一件比基尼泳装,隐秘三点被贝壳形状的布料遮挡,水珠从滑嫩的皮肤上落下,画出未熟的曲线。白色长髮甩起一片水舞,竟然在背后映射出澹澹的彩虹。

    小魔术师抹了一把脸,撩起两鬓的髮丝,露出幼嫩却又精緻的容颜。女孩的脸上带有些许红晕,为她带来超出年龄的淫诱气息。她身后的泳池开始慢慢泄掉池水。

    “欢迎大家欣赏我的魔术表演,我是菲莉茜雅。啊!怎么有这么多人?”菲莉茜雅的嘴角翘起调皮的笑容,“我还以为前几天的游戏后好多人起不了床呢”。

    站在泳池边的观众们确实满脸疲惫。和往常的魔术表演有所不同,这次女孩在表演前就任由男人们发洩了三天三夜。每个男人都至少被小公主的肉体榨出十次以上精华。那些腥臭的白浊粘液与抗凝液混合在一起,灌入塑料桶中。

    精液桶就摆在菲莉茜雅的身边,女孩蹲下身子,用两根手指挑起一点浊液。

    她抬高手指,之间拉扯出一根白色丝线,坠到娇小的舌尖上。

    “呣——好臭!可惜这么噁心的东西不是喂我上边这张嘴的”。小魔术师露出嫌恶的表情,两腿张开,伸手将胯下的布片拨开,露出白嫩肉缝,“这次的魔术表演是由一位怀孕的魔术师发明的,所以我也要重现这个条件。可惜人家怎么也不可能立刻怀上小宝宝,只好用精液把肚子撑起来啦。不知道有没有哪个幸运儿真能让本小姐受孕呢?”。

    菲莉茜雅吐出淫乱的话语,不过她的身体其实还没发育到可以受精的程度。

    事实上,一般的SM魔术师都会用药剂调理身体,在避免传染病的同时也很难怀孕。偶尔才会有一些特殊的情况,让她们意外恢复生育能力。

    “一般来说,刚出生的婴儿应该是3~4kg重,在加上子宫裡还应该有些羊水,所以我决定把5kg的精液注入自己的子宫裡面”。菲莉茜雅的声音中似乎有一丝恐惧。

    要进入女孩体内的精液比她体重的五分之一还多。承载浊物的塑料桶高度和直径都差不多有20cm,现场的观众可以看到,女孩整个腹腔也不比塑料桶高多少,腰围甚至还要小一圈。单单是把这恐怖的巨量精液灌进幼嫩子宫,已经能称得上是魔术了。

    在菲莉茜雅讲解的同时,一个金属框架的玻璃柜被推到女孩身边。这个柜子大概有80cm高,可以从上面打开,封住柜门的是保险柜用的密码锁。玻璃柜下方四角焊着铁镣,在柜子中上部有一道金属横樑。

    女孩站起身来,走到玻璃柜旁,说:“在我被精液灌满之后,就会被拘束在这个柜子裡。这个柜子由钢制框架固定,周围的玻璃则是高强度的防弹玻璃,除了打开柜门,我没有第二种逃脱的方式。

    “给这次魔术带来趣味的是,我身后的泳池会充满液氮,封禁我的玻璃柜被悬吊在-196℃的液氮上方。玻璃柜的吊索在五分钟后切断,如果我没能及时逃脱,就会被扔到液氮之中,彻底冻成冰凋。这之后泳池会打开与海洋联通的闸门,让海水将我的冰棺卷走。运气好的话,说不定我还能与上一位魔术师碰面,成为海底做伴的两件孕妇遗体呢”。

    菲莉茜雅照旧请了几位观众上来检查自己的身体和淫具,她从观众手中拿过来一个假阳具,那个假阳具的尾端连着一根塑胶管,塑胶管中间有一个气囊。女孩把塑胶管扔到精液桶裡,把假阳具展示在众人面前。

    咔嗒——。

    女孩推动一个开关,假阳具的顶端和中间张开了两瓣金属圆片,就像是柄对柄的两把雨伞一样。

    啪。

    又一个机关被激活,两片伞面发出清脆响声,紧紧合拢成在一起,好似一个小飞碟。小魔术师似乎被这声音吓了一跳,身子随之哆嗦了一下。她让观众试着掰开两片伞面,证明它们已经牢牢的夹紧了。

    这个装置会在女孩的体内激活,上下两片伞面加紧女孩的子宫口,保证灌入的精液不会漏出。

    菲莉茜雅用力反推开关,把假阳具恢复到原样,插入自己的肉缝之中。

    “嗯——嗯——哈——”。

    假阳具的尺寸不小,不过对于久经磨砺的幼穴来说,并不是太难吞下。女孩轻轻呻吟着,享受下体的涨满快感。很快假阳具的头部就挤开了柔弱的宫颈,鑽入蜜穴的最深处。

    “嗯”。

    第一个机关被激活,一片伞面在菲莉茜雅的子宫裡展开,另一片则展开在阴道中,给她带来异样的刺激。女孩握住假阳具的手指有些颤抖,她抿住嘴唇,深呼吸了几下,激活了第二个机关。

    啪。

    “呀啊啊啊啊!好疼!好疼!好疼”。

    两片伞面合紧在一起,一上一下牢牢夹住了娇嫩的子宫口,让小魔术师的下体传出一阵剧痛。她双腿一软跪在地上,手掌用力按住自己的腹部,眼泪哗哗的流了下来。

    菲莉茜雅颤抖的手指摸索着假阳具,好像是要解开宫口的刑具。一个观众握住她的细瘦手腕,扯到一边,又把气囊塞到她的手裡。另一个观众拿起一个电鑽,将假阳具上的开关鑽坏,保证女孩体内的机关无法关闭。

    “哈——哈——哈——谢谢,谢谢您的帮助”。

    女孩大口喘气,稍稍缓解了一些痛苦,向身边的观众点了点头。她走进玻璃柜裡,后腰靠在横樑上,让观众们用两根铁镣锁住她的脚腕。

    嗤——嗤——。

    菲莉茜雅开始用气囊将精液注入自己的子宫中,已经失去温度的液体让她感到一丝凉意,鼻息间带出低声呻吟。

    “嗯——好涨~”。

    小魔术师的腹部慢慢鼓起,精液给她带来一点胀痛,反而让她更加兴奋。可是这种快感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女孩的肚皮很快就膨胀的像是一个小皮球。原本淫靡的呻吟声替换成痛苦的闷哼。

    “呃——呃——好难受——”。

    女孩躺在横樑上,只有依赖身后的观众扶持才能保持平衡。

    刚刚开始发育的子宫被精液撑开,短短几分钟内扩张到数十倍的体积,让菲莉茜雅感受到撕裂一样的痛苦。女孩甚至怀疑自己的身体已经被撕开,精液早就冲破子宫,灌入自己的腹腔,将器官都浸泡成腥臭气味。

    女孩沉浸在混乱意识产生的妄想之中,下身不断痉挛,汗液已经密佈全身。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痛啊啊啊啊”。

    再一次握紧气囊后,菲莉茜雅终于发出了凄惨的哭号。她的下体一阵颤抖,挥洒出浅黄色的液体。淫乱的受虐体质让她在这一时刻达到了高潮,小穴勐地抽缩起来,好像要把假阳具彻底吞下一样。

    女孩以自己的肉体激发出男人们的施虐欲望,菲莉茜雅在他们的眼中不再是一个年幼的孩子,而是等待肆意蹂躏的人肉玩具。

    一个观众握住了女孩的小手,强迫她继续挤压气囊:“这才只是一半而已,要加油啊,公主殿下”。

    “不要!不要!我受不了了!啊啊啊啊啊——”。

    另一个男人扶起菲莉茜雅的头颅,让她看着自己变形的腹部,赞同道:“是啊是啊,小菲莉茜雅,你能做到的。反正都已经被玩坏了,努力向着幼女精液厕所进化吧”。

    “饶了我!饶了我!要裂开了啊啊啊啊啊——”。

    男人们一边嘲笑着小魔术师的失态,一边残酷的推动她继续自我折磨。

    异常扭曲的子宫很快让女孩品尝到另一种痛苦,她的内脏被子宫挤压变形,纷纷向上顶入胸腔。幸亏小魔术师几天没有正常饮食了,被压缩的肠胃只让她干呕出一些酸水。

    “呜啊啊——好疼啊,我要死了!求求你们饶了我吧,呀啊啊——”。

    菲莉茜雅把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一样,小小的身子迸发出惊人的力量,差点就从几个五大三粗的男人手中逃脱。可是这场由自己发起的刑虐是不被允许停止的,她只能被迫继续进行下去。

    随着精液的注入,小魔术师的腰围扩大了一倍以上,肚皮已经拉扯到近乎透明了,青紫色的血管隐约可见。女孩眉头紧皱,翻起了白眼,嘴中发出低弱的求饶声。剧烈的疼痛让她数次失禁,被挤佔了空间的膀胱还在挤出一滴滴尿液。

    被精液撑满的子宫濒临破裂的边缘,堵住子宫口的假阳具忠实的完成了任务,哪怕是连带着整个阴道都摇摇欲坠,也没有漏出一滴液体。虽然潮吹的爱液被一同堵在子宫裡,但是阴道分泌的黏液也润湿了女孩的大腿。

    观众们看到菲莉茜雅已经快要失去意识,索性帮了她一把,扑哧扑哧的快速把剩馀精液注入子宫裡面。突然增加的扩张速度再次唤醒女孩,让她发出一声高亢凄惨的长鸣。

    小魔术师在全身抽搐的情况下接受了最后的拘束。口塞、眼罩和耳机就位后,她的上身被反折向下,双手也用箱底的镣铐锁住。横樑撑起女孩的后腰,让她高高隆起的腹部更加凸显出来。

    一个吊装用的大号铁钩塞入菲莉茜雅的肛门裡,钩子另一头用锁链连接到项圈上。女孩的脑袋必须绕过横樑,儘量接近自己的屁股,否则就要接受窒息和菊门撕裂的双重折磨。

    女孩的乳头和阴蒂受到跳蛋的服务,就连淅淅沥沥洒出小便的尿道裡都被塞进了几个跳蛋。

    观众们又用几根铁鍊将菲莉茜雅的身体与横樑捆绑在一起,受到压迫的腹部让女孩又发出几声惨叫。不过没有人会在乎她的感受,男人们只顾得将链条收紧,再用铁锁锁住。

    玻璃柜向上开启的柜门被盖上,柜门使用保险柜上的複杂密码锁来锁住。当然,观众不过是随便拨动出一些数字,根本不记得密码是多少。

    在菲莉茜雅被料理好的同时,泳池裡的池水也被泄淨。随着液氮灌进水池裡,附近的温度都快速下降了十多度。除了温度外,蒸发出的大量氮气也会导致窒息。

    工作人员引导观众们稍微远离了一些,走到安全范围外。

    一个男人拿着纸条,走到公主的冰棺旁,念道:“多洛西娱乐通过对事件的调查,发现这个魔术选择了不适合的材料製作玻璃柜,作为框架的钢材会在低温下严重变形,导致柜门无法正常打开。当然,我们在保持原定材料的同时,也没有告知菲莉茜雅,请大家欣赏『无色的公主』是如何破解这个死局的”。

    玻璃柜被吊起,悬浮在液氮上方。低温造成的大量雾气包围着柜子,空气裡的水分在玻璃表面结成冰晶,让人只是看着都会觉得寒冷。

    菲莉茜雅久久没有动作,让人怀疑是不是已经彻底昏过去了。过了两分钟,她的手指才抖动了一下,看起来正在渐渐恢复意识。

    女孩的身体勐烈抽动了几下,才缓缓平静下来。痛苦的呜咽声被口塞和玻璃过滤,微弱的几乎无法听见。

    即便还没坠入液氮,小魔术师也在渐渐失去体温。不过看起来女孩的逃生技能还没有受到影响,她很快就摆脱了束缚双臂的镣铐。接着又扯掉身上的锁链,眼罩和口塞也被取下。

    女孩伸手摸索了几下连接脖子和菊门的锁链,看起来没有找到破解的方式,停顿了一会儿。她深呼吸几下,似乎下定决心,双手一同抓紧侵入屁股的铁钩,用力向下拉扯。

    “咕呜呜呜——”。

    哪怕是隔着防弹玻璃,女孩的嘶吼也清晰传出。她手上的动作扯紧了项圈,令她处于类似绞刑的地步。项圈深深勒入喉咙后,她就连使用声音缓解痛苦也做不到了。观众甚至怀疑她要把自己的脖颈勒断,细弱修长的颈部几乎扭曲变形了。

    小魔术师的决心起到了作用,铁钩一点点从粉嫩花蕾中退出,最后勉勉强强的脱离了女孩的下体。鬆弛下来的项圈让女孩剧烈咳嗽起来,刚刚的紧缚已经在白嫩皮肤上留下了一道紫红色痕迹。

    刚刚的痛苦让菲莉茜雅陷入快感的地狱,虽然还有脚镣没有解除,但是她已经迫不及待的开始玩弄起自己的身体了。女孩侧坐在玻璃柜裡,一手扯紧绕过横樑的铁钩,让自己再次陷入窒息的折磨中,另一手揉捏着跳蛋攻击下的阴蒂。

    “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高声的淫叫从玻璃柜中传出,女孩下体一阵抖动,噗噗几声把尿道中的跳蛋挤了出来。溅在玻璃上的小便将冰晶融化,把小魔术师的淫荡模样彻底暴露在观众眼前。

    怀孕模样的幼女,渐渐失去血色的皮肤,躯干和脖子上的勒痕,再加上高潮带来的痉挛,共同组成了一副异样的淫靡景色,让观众们感到一阵阵口乾舌燥。

    “哈啊——哈啊——哈啊——”。

    高潮过后,女孩把颤抖的双腿从束缚中解脱,抬头拨弄起柜门的密码锁。

    咔嗒——咔嗒——咔嗒——。

    也不知道女孩做了什么,密码锁自己就弹开了。“无色的公主”脸上带着泪痕,露出得意的笑容,用手一推柜门。

    笑容凝聚了,明明保险锁已经打开,柜门还是无法打开。

    砰——砰——砰——。

    女孩用力捶打起柜门,可是变形的金属注定无法响应她的求生欲望。菲莉茜雅转而开始对着外面大喊,不过玻璃阻拦下,很难听清她喊的是什么内容。

    随着柜子周围的温度急剧下降,小魔术师的皮肤也变得苍白。她的脚腕与铁镣接触时间稍长,现在已经浮现出青色的冻伤痕迹。女孩把身体缩紧成一团,双臂用力摩擦来给自己保持体温。

    观众们欣赏着女孩坠入绝望的表情,她尝试用肩膀撞,用脚踹等等各种方式,可是柜门纹丝不动。时间却毫不留情的滑向了处刑的期限。

    惊恐、绝望、刺痛和哀求混杂在一起,让菲莉茜雅落下一串串眼泪。女孩用抖动的手指摸索着柜子边缘,想要从绝境中找到逃生路径,偶尔视线模煳到什么都看不清了,才用手臂抹一下脸。

    咔啪。

    钢缆切断的一瞬间,小魔术师停止了动作,双手紧贴玻璃,不知是想要最后一次求救还是为了在死前看一眼世界。

    玻璃柜轰的一声坠入了池子裡,溅起的大片液氮立刻气化,整个游泳池上方都被雾气笼罩。

    观众们都紧紧盯着白雾,他们已经相信“无色的公主”能够化险为夷了。可是一分钟过去了,女孩迟迟没有出现。

    游泳池按照预定计划放入海水,翻涌的水流阻止了冰块成型,冒着寒气将泳池裡的一切都倒吸回大海之中。

    雾气散尽,海水也变得平静下来,菲莉茜雅存在的痕迹似乎被彻底抹去。但女孩没有让观众们失望,几秒之后,她就从海水中游回了泳池裡。

    几个观众上前将虚脱的小魔术师从泳池中捞起,她颤抖着趴在地上,用力咳出了几口海水。女孩的皮肤竟然显现出润红,而不是寒冷导致的青紫。

    可能听起来很不合常理,但是肉体短时间接触液氮后,比起冻伤更有可能发生的是烫伤。这是因为体温会让液氮迅速气化,产生一层蒸汽薄膜,阻止热量传递。但是离开液氮之后,皮肤早已降到极低的温度,常温的空气反而相当于高温,会导致人体产生烫伤时的反应。

    菲莉茜雅并不是无脑的接受公司指定魔术,她在进入柜子之前就已经成竹在胸。液氮会导致柜体变脆,即便是近乎脱力的女孩也能顶开柜门,从而轻鬆逃脱。

    如果之前那位魔术师不是担心肚子裡的婴儿,大概也能冷静的从冰棺中逃生吧。

    小公主的肚子裡还存着满满的精液,但是观众们已经迫不及待的要享用她另外两个肉穴了。虽然要多忍耐几个小时子宫涨裂的剧痛,但女孩看起来并不介意,她带着胜利的笑容迎合着男人们的侵犯。


如果您喜欢,请把《SM魔术之死局重现》,方便以后阅读SM魔术之死局重现SM魔术之死局重现(03)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SM魔术之死局重现SM魔术之死局重现(03)并对SM魔术之死局重现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