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魔术之死局重现

SM魔术之死局重现(04)

类别:其他类别 作者:NOOO 本章:SM魔术之死局重现(04)

    【SM魔术之死局重现】。

    第四局 高空速降。

    作者:NOOO。

    2018年10月6日。

    字数:4581字。

    一个大型的人造物横躺在荒原中,那是由帆布围成的长方体,长约100米,高20米,宽5米。帆布围牆裡面塞满了橡皮水球。长方体的一侧喷上了多洛西娱乐的商标,另一侧则是飞行中的天使身影。

    菲莉茜雅正站在这个人造物的前面。两隻小手紧紧抓住脖子上的长围巾,火红色围巾与雪白色长髮在风中飘散交织。女孩赤裸的身体在冰冷的空气中瑟瑟发抖。光滑的双腿下是一双小皮靴,她的右脚踩在一个黑色小旅行箱上面。

    女孩看观众都已经就位,调整了一下喉麦,说道:“本小姐有一个疑问,这个系列的魔术表演为什么要叫做死局重现?我看不出来哪个算得上必死之局啊”。

    “唉,果然天才和普通人的世界不一样”。摇了摇头,她继续说道:“回到正题,不知道大家对于翼装飞行有多少瞭解?运动员从空中坠落,只依靠一件飞鼠装来调整自身的方向和速度,这是一种相当危险的极限运动。更加惊险刺激的是,曾经有人不依赖降落伞来着陆”。

    菲莉茜雅张开双臂,说:“我背后就是一个降落滑道,正如大家所想,我将会依靠一件特製的飞鼠装从高空跳下,最终在这个滑道上降落。不过既然是SM魔术,就少不了一点点难题”。

    女孩踮了踮鞋跟,把观众的注意力引向行李箱,继续说:“我会被拘束起来,与翼装一起封进这个行李箱裡,再由飞机从5000米的高度投下。对跳伞这类运动有所瞭解的人可能知道,这个高度是人体承受的极限范围。我只能寄希望于这个箱子保护自己,抵抗住高空的低温和低气压了……”。

    小魔术师的身体开始颤抖,她收拢双臂,环抱起来:“我需要在旅行箱裡计算自己降落的高度。过早的逃出就要忍耐高空稀薄冰冷的空气;过晚就会导致时间不足,没法及时穿上翼装,调整方向对准滑道上”。

    “接下来,还是照例请一些观众来把我拘束……”。

    菲莉茜雅刚说到一半,就被一位工作人员打断。女孩听他说了几句话,点了点头,对着麦克风说道:“似乎有一些特殊情况,我会先被隔离听觉和视觉,然后再进行拘束”。

    工作人员为小魔术师戴好隔音耳机和眼罩后,一个男人走到女孩身边,说:“这个魔术的发明者是魔术师凯莉小姐,她在魔术表演中发生了意外,无法及时脱离箱子。根据录像分析的结果,我们判断凯莉小姐的阴环与行李箱内的拉锁缠在一起。虽然她採用了自残的方式解除了阴环,可惜时间已经不足以调整方向,最终导致坠地身亡”。

    观众们开始窃窃私语,男人看了眼菲莉茜雅,女孩怡然自得的哼着歌,左右摇摆着赤裸身体,似乎纯真无邪,却又散发出淫魅的诱惑。

    “为了重现凯莉小姐的情况,我们接下来会为菲莉茜雅的乳头、肚脐、阴蒂和阴唇佩戴饰品。当然,为了避免影响接下来的魔术表演,穿刺的过程中是不会使用麻醉剂的”。

    一辆厢式货车停在女孩的身边,货车的车厢被改造成了一个全透明手术室。

    一个工作人员把菲莉茜雅牵到手术室门口,女孩虽然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但还是摸索着走了进去。

    小魔术师走进手术室裡,摸到了一个妇科手术椅。她转身坐了上去,又用手术椅的皮带勒紧自己的脖子、胸口、腰腹、双腿。

    “是要把什么厉害的东西塞到人家身体裡面吗?我好害怕啊”。女孩还戴着眼罩和耳机,眉毛和嘴角却组成了笑容。

    一个做医生打扮的人来到菲莉茜雅身边,将女孩的双臂拉过头顶,也用皮带固定牢靠,接着把酒精涂抹在她胸脯上的小小粉色凸起。

    “嗯——好凉”。小魔术师皱了皱眉,她隐约猜到要发生的事情,身体紧绷起来。

    医生轻轻揉搓着女孩的乳头,小豆豆立刻兴奋的立了起来。虽然菲莉茜雅的乳房才刚刚开始发育,但是医生还是用力捏起一小团嫩肉,用打孔器夹紧了乳头。

    咔嗒——。

    “呀。嗯嗯嗯嗯——”。

    女孩身上带着的麦克风捕捉到了打孔器的机械声。小魔术师上身颠了一下,咬紧牙关把惨叫吞到喉咙裡,发出痛苦的呻吟。她猜到自己不会只受这点苦,强迫自己平静了下来。

    “呀啊啊啊啊——好疼好疼啊。啊啊啊啊——”。

    第二次刺痛让小魔术师终于忍不住高声哀嚎,她挣扎着想要逃脱手术椅,可是之前把自己固定的太好了,只能带动椅子发出喀拉喀拉的响声。

    医生把一个口球塞到菲莉茜雅的嘴裡,堵住了女孩的惨叫。一对白金乳钉套在小魔术师的乳头上,在鲜红血丝的衬托下发出夺目光彩。

    “呜呜呜。呜呜呜呜”。

    菲莉茜雅的脸蛋通红,泪水从眼罩缝隙流出。

    肚脐上下的皮肤也被刺穿,女孩只是轻轻颤抖了一下。一条短小精美的链子点缀在她的小腹中心。

    女孩的小穴被打开,手术钳把娇嫩的阴唇拉成薄片。

    “呜呃呃呃。呜呜呜。呜——”。

    阴道口的刺痛让菲莉茜雅握紧拳头,全身勐烈的抽搐起来,疼痛逼出的汗水已经汇成小河,从手术椅的边缘滴落。

    打孔用的针头一次次刺穿无辜的肉体,六个宝石装饰的金属环永久留在了女孩的小穴两侧,被汗水和爱液浸透。张开的阴道口裡充血的嫩肉变得红润,一下下蠕动着,似乎渴望着狂暴的侵犯。

    最后轮到了小魔术师的阴蒂。虽然女孩拼命摇着脑袋,发出呜咽的求饶声。

    小魔术师扭动的身躯让医生没法下手,他又叫来几个助手,一起把女孩压在手术椅上。一个男人乾脆用力收紧她脖子上的围巾,让她在窒息中失去抵抗的体力。

    “咕。呜呃呃呃”。

    哗啦啦——。

    身体最敏感的地方被刺穿,让菲莉茜雅勐地把腰弯成弓形,剧痛令尿道失去了控制,澹黄色的液体划出一道抛物线,撒在医生身上。口水和眼泪一起迸发,顺着女孩的脸颊流下。细长的大腿紧绷出了肌肉的轮廓,剧烈的上下颤抖着。

    高声痛呼之后,菲莉茜雅开始大口呼吸空气,起伏的胸口和翻涌的小腹上小小的饰品反射出凄美的光芒。

    一个小小的铃铛从阴蒂垂下,在女孩的抽搐中敲击出悦耳铃音。

    前期准备完毕,工作人员架着菲莉茜雅的双臂,把她从货车裡拖出来。穿孔的同时已经选出几位观众,由他们负责女孩的“打包”工作。

    细弱的躯体在竭力挣扎,可是和成年男人们比起来,她的力气实在不够看,只能任人摆佈。

    菲莉茜雅的肛门被一根粗大的按摩棒堵住。七八个跳蛋一直捅到她的子宫深处。尿道裡也塞进了一个细长的尿道栓。

    她的脚腕用8字型镣铐锁住。一长串胶带自下而上把两条幼细长腿缠在一起。

    接着,女孩的双腿折迭起来,大腿紧贴胸口,靴子的后跟挨着屁股。双臂被如法炮製,上臂併拢在背后,双手又反折向上。过度用力的拉扯让她肩膀几乎处于脱臼边缘。

    几根铁鍊来回缠了几圈,把小魔术师彻底捆死成一团。轻盈的幼体如同玩具一样被男人们塞入行李箱中。飞行翼装被胡乱盖在女孩身上。

    一般来说,滑行翼装应该是一套连体服,四肢之间有三面可以充气的布料。

    不过菲莉茜雅能得到的就只是一张五边形布料,五个顶点各有一个铁环,正中间有一根皮带。女孩需要把铁环套在自己的脖子和手腕、脚腕上,收紧腰带,以肉体抵抗刮过的冷风。

    刚刚穿好的阴环与箱子裡的拉锁捏在一起,用一个小锁锁在一起。菲莉茜雅肯定能猜到那些体环有什么意外“惊喜”,但刺穿的疼痛让她无法注意到真正的陷阱。

    为了把过小的箱子合起来,男人们用力踩了几脚女孩,硬是让小魔术师缩成了更加小巧的一团。箱子外面又捆上几道锁链,将她的逃脱进一步推向绝境。

    旅行箱被挂在山区救援用的直升机下方,送到高空之中。现场的观众们进入临时房屋裡,肉眼只能观赏到魔术的最后阶段,前面的部分还是要通过视频直播来观看。

    箱子裡面有一个小型红外摄像机,拍摄下菲莉茜雅颤抖的身影。女孩的身子渐渐稳定下来,可是快速提升高度让她遭受到严重的高原反应,麦克风捕捉到了混合着痛苦的呻吟声。

    20多分钟后,直升机到达5000米高度。所谓依靠箱子来避免低温和低气压不过是一句玩笑,那层薄薄铁皮根本提供不了帮助,菲莉茜雅能凭藉的仅有惊人意志和残酷训练出的耐力。虽然她的心肺还在努力工作,但稀薄的空气几乎无法为女孩带来氧气了。

    红外摄像机下,女孩的体温正在慢慢降低,周围的空气已经降到了零下20度,一点点剥夺着她的体力。

    两个跳伞运动员首先跳下,一个人用手持摄像机拍摄旅行箱,另一人则是头上戴着运动相机。

    解开吊钩后,旅行箱翻滚着从空中坠落。由于体积小巧,箱子的掉落速度很快就超过了两位摄像师,慢慢追了上去。

    十多秒过去,小魔术师的身子只是偶尔抽动一下,让人怀疑她是不是已经失去了意识。直播画面上显示着计算后的速度,接近300km/h,这意味着一分钟后,女孩就要坠地而亡了。

    菲莉茜雅终究没有让人失望,她很快扭动起身子,在狭小的箱子裡为自己争得一点活动空间。到了4000米高度,箱子已经快赶上了先行一步的摄像师。

    旅行箱的拉锁打开了缝隙,纤细的手臂伸出,摸索着一道道解开了箱外的锁链。

    坠落让空气更快的吸收掉温度,女孩的肌肤越发显得苍白。

    高度还在迅速下降,菲莉茜雅已经打开了箱盖,但是她的身子仍旧被锁链收紧成一团。

    “咕呜。呜呜呜——”。

    菲莉茜雅的身体突然剧烈颤抖起来,狂风中隐约能听到她的惨叫。旅行箱在空中旋转着,差一点把小魔术师的阴蒂拉扯下来。终于发现陷阱的女孩只好一手稳住箱子,用另一隻手解除自己身上的束缚。

    缺氧让女孩的思维变得迟钝,但是她还是第一时间做出了正确反应,优先解除捆住身体的拘束。没有事先演练过,手指又几乎被冻僵,阴蒂上的那个小锁不会被带着眼罩的小魔术师随意撬开。

    在逃脱了其他拘束,稍稍适应了一些之后,菲莉茜雅开始摆弄起自己刚刚被刺穿的阴蒂。

    手持式摄像机的画面最清晰,能够让观众看清菲莉茜雅皱紧的双眉,焦点时不时飘散的双眼中却包含着淫靡的气息。慢慢恢复的血色聚集在脸蛋上,泛起一片绯红。

    头戴的运动相机比较灵活,绕着女孩的周围旋转着,拍摄下飘散到空中的泪珠,和时不时抽搐的光滑背嵴。看来小魔术师的动作给自己带来了不小的痛苦。

    但最受关注的还是箱子裡那个摄像头,即便画面质量最差,可是它直接对准了可怜的小阴蒂,将那颗小豆豆的抖动一丝不漏拍摄下来。颤抖的手指将小锁一点点拆开,也让女孩自己的敏感地带膨胀起来。

    2000米高度。小魔术师摆脱了全部束缚,取出了简化过的飞行翼装。菲莉茜雅把铁环套在身上,皮带勒紧腰肢。四肢展开的女孩总算是减缓了坠地的速度。

    使用手持摄像机的男人已经打开了降落伞,女孩和他的距离慢慢拉开。另外一人更加灵活一些,他可以近一些拍摄菲莉茜雅。

    穿过云层,菲莉茜雅这时才能看清地上的标志。小魔术师调整好方向,开始准备降落的过程。女孩降落的过程花掉了太多时间,她只有一次对准滑道降落的机会,紧张让身体微微颤抖起来。

    女孩下降的速度虽然减少了,但水平飞行速度却有增无减,冷风如同锉刀一样刮擦着赤裸的身躯。最后一位摄影师也跟不上菲莉茜雅的速度了,只好打开降落伞,远远的看着女孩飞向地面。

    这时地面上的观众可以用肉眼看到飞鼠装的反光了,小魔术师脖子上的围巾还在,烈风中拉出一了道红色印记。

    呼呼呼——砰。

    在空气发出的尖啸声中,菲莉茜雅以可怕的速度撞击在降落滑道上,发出一声巨响。细小的肉体就像是撞在牆上一样再次被弹飞,大量的水球被压破,下雨一样四处抛洒水滴。作为围牆的帆布摇摇晃晃,差点垮了下来。

    砰。噗噗噗——小魔术师画出一道抛物线,重新撞进了水球之中。她在第一次撞击中就已经昏了过去,好在昏过去前调整好了被弹飞的方向,让自己勉强落回滑道。

    撕拉。轰隆隆——女孩从滑道侧面的帆布中冲了出来,翻转着滚落到地面上。破损的帆布再也阻止不住水球,滑道轰鸣着坍塌一片汪洋。

    观众们看到几个工作人员跑了过去,搞不清楚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好在时间不长,几分钟后就他们就看到了昏迷的菲莉茜雅。有医生做出担保,大家终于可以放心的用电棍唤醒女孩,好好的玩一玩新添的装饰了。


如果您喜欢,请把《SM魔术之死局重现》,方便以后阅读SM魔术之死局重现SM魔术之死局重现(04)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SM魔术之死局重现SM魔术之死局重现(04)并对SM魔术之死局重现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