戈行

戈行(02)

类别:其他类别 作者:所迷风 本章:戈行(02)

    02。

    楚元165年。

    新年伊始,当京城人士仍兴致不减大谈小议着赵才女处女膜成分的时候,开封城南三十余里的苍苍丛林,正默默弯着一条小路。

    路边燃着柴堆,八、九个府军围在火前,嘻笑谩骂着,说的是哪里的骚寡妇,哪里的富家翁。

    此刻已是正午时分,天上却仍无一丝阳光,好在无风,也不显太冷。

    “操她奶奶的,狗操的禁军,他们整日里吃香喝辣的,有事却让咱们兄弟在这儿喝冷风!什么事都安排给咱们,他们哪去了,躲着在吃屎么?”。

    一矮鼻大汉冲地上狠狠呸了一口:“再说那小崽子在西北草原,要回来也是从西面或是北面进开封,有病才会绕路走这里,这不在戏弄咱们么?再者说,放崽子进城,关门打狗岂不更好?这光是四下守着要道,一旦吓跑了怎么办?”。歇了口气,冲面前火堆又呸了一口:“老钱也一个孬种,上头放个屁也是香的,就不争辩几句?”。

    “行了老周,”见矮鼻汉子呸个没完,一圆胖身条皱眉道:“明宗对咱们府军已是可以了,起码这劳务费比成宗那会儿涨了不止半点”。

    “屁!老吴,你他妈就会说好话,也不想想,这跟他们禁军一比,跟打发她妈叫花子一样”。圆胖身边一汉子摸了摸脸上刀疤,轻哼一声:“这皇帝老儿都她妈一个德性,瞧不起咱们地方上的,改明儿看老子不造他的反”。

    “老施”。矮鼻大汉轻嘘一声,四下扫了扫。

    “操!这荒郊野外的,连条母狗也没有,谁听得到?听到又怎样,能拿我老施如何?光棍一条我怕谁!我看这新帝假模假样也不是什么好鸟,搞不好那老头子就是他杀的”。

    “老施,不想要你这狗命了?”。圆胖汉子冷了脸。

    “老子就说怎么了,说的是那理儿,又要拿你这破官压我不成?”。刀疤男冷脸相对:“有本事咱们见见刀上功夫?”。

    “你们这是干什么,让小豪他们看笑话么?”。

    矮鼻男忙打圆场,暗暗指了指一直不作声的几个新兵蛋子。

    这边吵声刚止。

    远远传来悠悠马铃声。

    几人扭头寻声看去,见是个面容俊美的少年,衣着华丽,骑在一头棕色大马上,腰别长剑,剑鞘凋刻镶嵌的极为繁琐华丽,待嫁小媳妇一般,隐隐还透着缕脂粉气,剑首更是挂着毫无实战用途的大红剑穗,不用拔出便知是那种仅供文人墨客装逼弄骚的玩具刀,更是寒冬里却手携折扇。

    折扇轻摆之下,摇头晃脑,一幅吊吊模样。

    众人只觉这富家子装逼简直要装到娘逼里去了。

    尤其是那得意洋洋一幅神情,让几个换班过来喝了半天凉风此刻冻得跟狗一般的军蛋子狠不能冲上去把他揍回他娘逼里去,却是不敢,知道这种装逼之人总会有个牛逼哄哄的爹,最是惹不得。

    富家子勒马停在路障前,折扇一合,拱拱手:“各位大哥,还请麻烦让一让路”。

    表情诚恳,语气更是温情,众人很是受用,圆胖汉子点点头,正自要吩咐手下挪开路障,听身后刀疤汉子轻哼一声:“那十五万两的崽子不就这般年纪的么,怎么啦老吴,就这么放他过了,这感情只跟自己兄弟有本事?”。圆胖汉子脸上挂不住,轻咳一声,朗声道:“在下南阳府调京府军,受朝廷委托,在此检查可疑人员,还请公子下马受检”。

    说着从怀里掏出朝廷的委托公函,展开,晾在身前。

    富家子往那公函瞄了眼,又扫了扫围过来的几人,皱了眉,折扇一开,轻轻几扇,冷冷道:“死胖子,知道我爹谁么?不想好了是吧!你们上司哪位?!看本公子不整死你们”。

    富家子说的严厉,圆胖心下发悚,可几个手下一边看着,如何也不能服软,硬着头皮道:“请公子下马受检”。

    富家子又扫视一圈,冷哼一声,翻身下了马,冷冷又道:“你们几个真是活腻了”。掏出腰牌,亮给圆胖:“睁开狗眼,仔细看好了!这难道假的不成?”。

    圆胖也不接腰牌,摇头道:“我们只需瞅一眼公子的手指既可…还请麻烦公子把手套脱了”。

    富家子摘了手套,晾了晾:“难道六指的不成?”。

    “是左手,还请公子…”

    “有完没完”。富家子大怒,说话间右手攥上剑柄:“以为本公子好欺负不成”。

    圆胖后面几个新兵蛋子见他举个玩具剑装腔作势模样,不禁相视一笑。

    而见富家子握剑姿势,刀疤汉子却是刹间冷脸再冷,霍的握了刀柄,最前面的圆胖汉子更是后退一步:“公子,请把剑放下…”。

    话音刚起,那长剑已出鞘,撩出一股黑气,向他脖颈削去。


如果您喜欢,请把《戈行》,方便以后阅读戈行戈行(02)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戈行戈行(02)并对戈行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