戈行

戈行(03)

类别:其他类别 作者:所迷风 本章:戈行(03)

    03。

    圆胖虽已有防范,可对方出剑太快,眨眼间已到了眼前,而自己这时腰刀只拔出一截,顾不得再拔,忙伸鞘格去。

    可那剑弧却在中途变了方向,转削他手腕,圆胖再躲已不及,转瞬右手齐腕而断。

    富家子偷袭得程,丝毫不停,扭身挥剑,向刀疤男刺去,刀疤男这时直刀已出鞘,先一步向富家子捅去,见他不躲,似要跟自己同归于尽,却也是狠角色,更是不理,手中直刀仍是冲着富家子左胸直刺。

    转眼刀尖破衣透甲,眼见便要先刺对方个对穿,手上却是一滞,隐约“叮”

    的一金属相击之声,微微一怔,不由“操”了一声,知对方袄里面不仅穿了皮具,胸口处应该还垫了护心铁板。

    一怔间,对方剑尖已到自己胸口,刀疤男却不惊慌:“老子穿的可是铁甲”。

    一念还未闪过,却是心下一凉,扬起待砍的刀不由顿在了空里,低头看去,见胸口已给扎了个结结实实,明白对方剑利且力勐,自己袄里铁甲竟未起到丝毫护体作用。

    刀疤男呆呆盯着胸处,一时神情恍惚,没想大风大浪都闯过来了,却是一照面便死在一毛小子手里。

    感慨之中,黑剑已卷着血花从自己体内拔了出去,一时抽走了刀疤男所有力气,扬起的刀再也砍不下,却仍是挺立不倒,捂着胸口,见富家已当他不存在,一脚踹到一边新兵胯间,新兵惨叫一声,手里单刀脱了手,随着这一踹,富家子扭身挥剑向另一新兵蛋子削去。

    只是眨眼间,没听到一声刀剑相击,正、副两队长已一死一伤,尤其是那施副队,据传杀过的人比他屌毛还多些,却是出手便给富家子取了性命,而一个早些年入营号称“武大胆”的大哥则正捂着蛋子大姑娘般连声惨叫着,几个新兵蛋子哪里见过这等情景,握刀的手哆嗦着,似是忘了还需拔出来的。

    愣神工夫,一人脖颈已挨了一剑,正正切中颈动脉,鲜血长喷而出。

    矮鼻男站在外侧,这时缓过神,见自己两个老兄弟一死一伤,红了眼,大吼一声,上前两步,抡圆了腰刀向富家子脑袋砍去。

    见他上前拼命,富家子仍是不躲,也不格不退。

    左手虚推再扯着袄勐的一拽,把一边尚愣着的一新兵蛋子小鸡般拽到身前,矮鼻男手里单刀结结实实砍到新兵蛋子脑袋上,血顿时喷了一脸,未待拔刀再砍,只觉身子一凉,胸口连着甲已给刺透,呆了呆,喃喃道:“好快”。

    也不知是在夸对方的剑利,或是夸他出剑快。

    原本娇滴滴扭捏似大姑娘的富家哥,眨眼间成了杀人不眨眼的恶魔,手起剑落脚踢里,始终不发一声,彷佛连呼吸也无,又似鬼魂。

    当给踢了蛋子尚在嚎叫着的大胆大哥也给一剑了了性命后,余下四个新兵蛋子终于回过神,记起的却不是拔刀,却是拔腿向远处窜去。

    圆胖汉子这时刚退到后面用布带扎了手腕,余光里见着两兄弟先后死在富家子剑下,而余下四个手下不战反逃,不由咬了牙,暗忖如不是给打了个没防备,如不是这小子倚剑利、甲厚,以及这不合常理的拼命打法,何会是现在这局面,便是此时,四个新兵蛋子加上自己,如能合力应对,搞死这小子也不是难事儿。

    圆胖汉子念头只在瞬间,连喊那四个熊蛋回来的时间也无,富家子已向他奔来,想必是要杀净这里所有人。

    见富家子挺剑刺来,圆胖汉子牙一咬,不退不躲,反是上前一步,左手虽是不便,却仍是聚着力挥刀向对方砍去,显是要拼个鱼死网破。

    可刀尚在半途,身子便一僵。

    圆胖眼神盯住穿脖而过的幽黑剑身,似化了石头,嗓间丝丝有声,似是:“好准”。

    富家子显是没工夫俯耳细辩他说的什么,拔剑急步退到马前,开了长皮箱,取弓上箭,踏步引弓,边行边射,两步一箭,转瞬五六箭,箭羽带着啸声向已窜到二十几步外的四人奔去。

    四个新兵蛋子也没经验,其实要逃命往林里窜最好,这时,只顾在路上跑着,对身后飞来的箭羽无丝毫防备,痛叫声里,一人正中后脑,两人中背,一个中腿,相继翻倒在路当中。中后脑的倒地后便再也不起,只是原地抽搐着身子,中背一人爬起又跑了两步,再次跌倒,嘴角溢血,应该给射穿了心肺,眼见也是不活。

    另两个尖叫着爬起身,闻着后面奔来的声响,惊恐间也不敢回看,又跑了几步,各自再中箭,两人蹒跚着又跑了十几步,后面人已追上来,惨叫声里,落在后面一人捂着脖着缓缓倒了地,嗓里咯咯有声。

    逃在最前面一人闻着身后惨叫声,身子一软,再次跌倒在地,手脚并用爬了几步,身子一软,再次扑倒在地,听身后脚步声,彷佛在耳边,抖着身子霍的扭过头,见那富家子正提着剑,脸上无一丝表情,厉鬼般缓步走来。

    鲜血顺着血槽汇到剑尖,片片淌落,在林间土路上洒出一道红线。

    “我投降!我投降!别杀我”。

    少年忙扔了手里单刀,仰头哭喊道,见富家子一刻不停走到自己身前,少年挣扎着向后挪了挪身子,满脸长泪,抖着嘴唇再喊:“我刚当兵的,从没杀过人的!鸡鸭也没杀过一只的!…求你了,我家还有老娘要养的”。

    富家子呆了片刻,仍是挺剑抵上少年咽喉,沙着嗓子沉声道:“你入伍那天,应该想到有今日的…我不能留你活口的”。

    从富家子不受检出剑杀人那刻,他身份便已明了,少年湿着眼连声哀求:“相信我!我不会说的!我很敬仰赵将军的!我知道赵将军是给冤枉的!…你相信我!我家里真有老娘要养的,我是独子,你可怜可怜我老娘!啊!可怜可怜她!

    我死了她只能去要饭了!求你放过我!…”。

    富家子手里长剑抖了起来,呆了半晌,喃喃:“对不住了”。


如果您喜欢,请把《戈行》,方便以后阅读戈行戈行(03)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戈行戈行(03)并对戈行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