戈行

戈行(04)

类别:其他类别 作者:所迷风 本章:戈行(04)

    04。

    感觉着脖颈凉意,少年闭眼长叫一声,过了会儿,再叫一声,连叫几声后,伸手摸起脖子,终于意识到自己并未死。

    慢慢眯开眼,却见富家子正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少年脸上惧意还未散去,喃喃:“你…在干什么?”。

    盯着富家子半晌,见他仍静静躺在那里,似是睡着了,少年眼珠子转了转,轻声道:“赵公子,我钱爽对天发誓,对赵将军真是敬仰的,你不用试探了…”

    呆呆又半晌,富家子仍是不动,少年悄悄挪了身子,伸手取了腰刀,缓缓拔出,忍疼起身,又呆了片刻,轻说:“赵公子,你醒醒”。

    说话间,递过刀尖把富家子手边长剑轻轻挑开,见他仍是无丝毫反应,脸上渐露喜色,挺刀冲他胳膊扎了一下,轻轻再问:“赵公子,醒醒”。

    血慢慢透过衣袍,富家子仍无一丝反应,少年狂喜之下,不由轻笑一声,忍着腿、肩的疼痛,俯身脱了富家子左手手套。

    小指果然少了一节。

    少年呆了片刻,再轻笑一声,隔了会儿,忍不住再笑,越笑越是爽意,难以停下,渐笑渐亮,忽的哈哈大笑起来,惊起林间几只鸟雀。

    “十五万两,十五万两!十五万两!!…”。

    少年喃喃,扫视着远近的尸体:“都归我了!还能升官!…哈!哈!!…”。

    放声狂笑里,一时拉扯到肩、腿上的箭伤,呲了牙,笑声嘎然而止,呆呆看着身上两只箭,一时也不敢拔,又瞅向地上富家子,脸上怒气渐旺,上前冲他脑袋狠狠踢了一脚,大吼:“再射我啊!杀我啊!你她妈的来射来杀我啊!狗杂种!

    看我不操死你那骚姐”。

    仍是不解气,忍着疼再踢几脚:“我敬仰你个老母!你们赵家都是挨操的货!

    操!你倒是起来杀我啊!来啊”。捡了富家子的剑,端详一番:“真她妈好剑!

    哈!也是我钱爽的了…”说话间,地上富家子身子似是动了动,少年一怔,盯向他,慢慢眯了眼,喃喃:“别她妈醒了…试试剑,卸条胳膊再说…”。

    喃声里忍着肩疼挥剑向富家子右臂砍去。

    那条胳膊忽的一缩,剑砍到空处,溅起一片尘土,一愣间,富家子已跃起身,少年正自收剑再砍,只觉脖颈一疼,已给富家子手里箭矢扎透,少年手上尚有力气,挥了剑正待噼下,痛叫一声,肩上箭羽给富家子拔了去,气力一泄,剑停在空里,正欲聚力再砍,刚扎到脖上箭矢又给拔了出去,未及痛呼,紧接着又挨了一扎,随着这一拔一扎,手里长剑抖将起来,再也砍不下。

    紧接着又挨了狠狠两扎,手一松,伴着一声响,长剑落了地。

    少年捂着脖子,慢慢滑倒在地,双眼圆盯着富家子,嗓眼里喃喃有声:“确…实是…敬仰的…”。

    随着富家子俯身再狠狠一扎,终于没了意识,仍是大瞪着眼,最终也没明白,富家子突然昏倒是因为身子打小有疾,而这么快醒来,也全靠他放血降了血降、及踢脑袋所赐。

    一滴。

    两滴。

    三滴…。

    尚温的血汇到箭尖,聚成滴,无声垂落着,轻敲着泥土。

    富家子手里紧攥着箭矢,微微抖着,盯着少年尸体,半晌不动,忽的嘴角一歪,轻轻一笑。

    却不知是在笑对方笑得太早,还是笑自己那一时的妇人之仁。

    四下扫了扫,尚无人,富家子俯身把少年腿上箭羽也拔了,取了长剑,脚步蹒跚着往回走,一路之上在余下三个新兵蛋子要害处挨个补了一剑,拔了箭。

    回到马前,箭羽血渍也顾不得细擦匆匆放回皮箱,转身又在这边几具尸体上各补了一剑,正擦着剑身,阵阵血腥气里,身子一软,俯倒在地,连声呕吐起来。

    呕声止了半晌。

    富家子仍俯在地上,流着鼻涕,湿着眼,呆呆看着地上吐渍,一刹间,耳里忽的没了一丝声息。

    木着脸缓缓起了身,用力晃了晃脑袋,耳边仍无一丝声响。

    似是置身在了一个无声的空间。

    用力再晃,仍是无声也无息。

    呆立中眼前景物慢慢模煳起来,耳边忽的彻起几滴叮咚之音,点点轻脆,似是有人在云间弹拨着古曲,不由仰了头,转着身子,四下找着。

    天上灰灰一片,仍无一丝光,树间除却几只鸟雀,哪里有人。

    富家子仰头观望了半天,忽的一阵乌鸦悲鸣声响起,叮咚之声霍然而去,终于回到了现实,又呆了一阵子,低头看着四下躯壳,轻笑,喃喃道:“杀人原来是这种感觉”。

    富家子挪了路障,脱了外袍,在左臂洒了些金疮药,草草包扎了,又掀了护甲、铁皮往胸处扫了眼,虽说衣袍里套了皮甲,胸口处还另垫了铁皮,仍给刀疤男刀尖刺穿,所幸入肉并不深,草草也洒了些金疮药,擦了手脸血渍,换了新袍…很平常一些动作,却累到脸颊淌汗,全身虚脱,挣扎着正要爬上马背,胸口再一阵烦闷,头昏眼花之际,忙拔剑在手腕处划了一道,放些血,也盼着那份痛疼能让自己清醒着。

    恍惚着骑在马上行了三四里路,又一阵胸痛头昏,瞬间没了知觉,身子一歪,直直掉落下去,溅起一团尘土。

    林间。

    风轻起,卷起层层枯叶。

    天际间拨云见晴,几束光透过枝杈,打在富家子身上,和风轻抚着。

    棕色大马静静守在一边,偶尔轻嘶一声,伸舌舔舔富家子的脸。

    不远处,树下几只鸟雀缓缓踱着步,叽咕声里轻轻啄食着草种。

    一刻,鸟雀忽的止了叽咕声,停了啄食,高挺起脖子,扭动着,看向北方,片刻后,那边隐隐传来车辙声。

    林间现出一面大旗,黄底红字绣着四个大字:“兴昌镖局”。

    【未完待续】


如果您喜欢,请把《戈行》,方便以后阅读戈行戈行(04)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戈行戈行(04)并对戈行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