艰难的淫妻经历

艰难的淫妻经历(02)

类别:其他类别 作者:zqabc 本章:艰难的淫妻经历(02)

    艰难的淫妻经历(02)。

    看到两人之间的距离让我大感失望,感觉我在楼下纠结的2个小时真的是浪费感情。

    趁老婆去厨房端饭的机会,我问小白:“怎么样啊,有没情况?”。

    小白无奈的对我说:“就亲了一下,嫂子不让摸,就没后续了”。

    这时候老婆出来了,我们也就切换到正常话题。

    吃完饭我献殷勤的去把碗洗了,其实也是给他们机会,洗碗的时候每隔几秒就停下动作听一下客厅有没有声音。

    收拾完又找了部电影看,在这期间也是竭尽所能的给他俩创造机会,一会去卧室假装打电话,一会上个厕所,但两人一直是相敬如宾。

    就这样一直纠结到11点多了,老婆打了声招呼就去卧室睡了。

    我和小白对视一眼,小白心领神会的就跟着去卧室了。

    我一个人在客厅又开始了纠结之路,结果没过10分子小白满头大汗的跑了出来。

    “哥,不行,嫂子还是不让”。

    我吃惊的道:“那你怎么满头大汗的?”。

    “哥,嫂子力气真大,我按不住他”。

    我也真是无奈了。

    “那我进去试试劝劝她把,你也别报太大的希望。不行你就先睡把”。

    我正准备起身,小白神神叨叨的让我等等,从包里拿出一个罐子,我看到后以为是春药或者迷奸药什么的语气略带生硬的说:“你干嘛?我可没有迷奸的想法,无论干什么都得你嫂子同意,知道吗”。

    小白知道我可能误会了连忙解释道:“哥,不是,你咋那么想我呢。这是我今天买的延迟喷雾,我估计用不上了,哥你拿上把嫂子喂饱”。

    边说边嘿嘿嘿的淫笑。

    我也跟着一起淫笑,缓解一下之前误会的尴尬,问了下怎么用“你就往弟弟上喷一下抹匀就行了,15分钟见效”。

    我哦了一声就跑厕所抹药去了,试着往小弟弟上喷了一下感觉有点凉,再没怎么反应,问题就那点量我也没法抹匀啊,然后我又喷了好几下,把整个鸡巴喷的湿淋淋的才甘休。

    完了出来给小白一个加油的眼神,雄赳赳气昂昂的往卧室走去。

    进到卧室一看,老婆连衣服都没脱就躺那,见我进来了也不说话,好像是有点生气了。

    我连忙跑过去趴到老婆身旁“亲爱的,咋地了”。

    老婆可能刚反抗的确实有点激烈,头髮略显凌乱,狠狠的给了我一个大白眼,转了个身背对着我说:“老公,你说你到底咋了?我们好好的日子不过,你非要找个陌生人来干我。你到底想干嘛?你是不是不要我了?”。

    我听到老婆说这话的语气似乎不对,把老婆的身子掰过来,果然看到老婆流泪了。

    我连忙解释道:“怎么会,你对我们的感情就那么没信心吗!我只是想让你体验一下不同的男人。给我们的生活添加点激情”。

    “那你就不考虑一下后果吗?”。

    我直视的老婆的眼睛坚定的说:“无论如何我都会爱着你”。

    老婆愣了一下转过身去“无论如何我都接受不了,这事就这么结束吧,没有可能的”。

    我也愣愣的坐在床边,没有想到老婆的回答那么的乾脆,那么的直接。

    意识里彷佛有个人对我说“今天是不可能的,以后也不可能,断了你那个不切实际的想法吧。从今天起你的淫妻癖永远只能存在于你的意淫之中。今天在车上那种紧张刺激的感觉你一辈子也不会再有”。

    我不甘心,起身跪在老婆身后的床边道:“老婆,你就答应我这一次吧,有没有什么损失,我让他戴套”

    老婆背对着我沉默着。

    “你不觉得我们的生活就像一滩死水吗?就不能改变一下吗?”。

    老婆背对着我沉默着。

    “就这一次,也许就能改变呢。无论变好变坏我都愿意接受”。

    老婆背对着我沉默着。

    “那老婆,我们做爱吧,不让他参与就让他看看帮我们拍拍照行不行”

    老婆背对着我沉默着。

    “实在不行我们做,让他在门外听听行不行?”。

    老婆背对着我沉默着。

    “……”。

    老婆背对着我略带抽泣的沉默着。

    “……”。

    老婆背对着我略带抽泣的沉默着。

    我知道,我说什么都没用了。

    之前所有的幻想都像泡沫一样彻底粉碎。

    现在就有点宁愿打手枪也不想做爱的先兆了。

    以后我该怎么办?永远对着电脑打手枪?我也彻底迷茫了,淫妻的想法已经跟随了我好多年,如果没有小白的介入我不会把它付诸现实,可是已经走向现实了。

    就像一个吃了一辈子馒头咸菜的人,突然满汉全席摆在他面前,吃都不让他吃一口,而且告诉他他今后永远也吃不到。

    这是要逼疯我的节奏吗?“离婚吧”。

    老婆停止了抽泣,转过身愣愣的看着我。

    “你在说一遍?”。

    “离婚吧”。

    “就因为这个事?你要跟我离婚?你他妈的就应为我不让陌生男人干我就要跟我离婚?这个男人到底是谁,你非要他来干我?”。

    老婆彻底的歇斯底里了。

    同时也听出来她误会了。

    “他不是谁,只是我找来的一个单男。没有他也会有别人。你知道我的淫妻癖,我无法接受我以后的生活就这么平平澹澹的走下去,不是因为这一次你的态度,而是我发现你永远不会配合我。跟你在一起我永远实现不了自己的愿望。你能理解吗?你有愿望吗?你能理解你的愿望永远也实现不了的绝望吗?虽然我的愿望很奇葩,不被世人接受。但这就是我的愿望,它就在那抹不掉也绕不开”。

    说完我不顾老婆的反应,来到客厅,点了根烟。

    小白正在收拾沙发上的被褥看到我出来用询问的眼神看着我。

    “我跟你嫂子说了离婚”。

    吓的小白一下从沙发上跳了起来。

    “哥,玩不成就玩不成,我又不会说撒,你咋能这样呢”。

    这个结果也确实吓到小白了,他也没想到他的出现会造成这样的结果。

    毕竟谁都不希望因为自己的原因造成一个家庭的分崩离析。

    “哥,是不是应为我,不行我现在就走。不要因为我让你们离婚了。我的良心过意不去啊”。

    我示意他澹定“不是应为你,就算今天来的是别人也一样是这个结果”。

    我沉默着继续抽着烟,这一会会第一根烟就被我抽完了,我又拿起一根续上。

    小白突然站起来:“不行,我不能让你们两离婚,我去劝劝嫂子,就说那是你的气话”。

    说完往卧室走去。

    我沉默的没有制止。

    经过两根烟的功夫,我也确实冷静了下来。

    确实因为我这个癖好而离婚确实是我冲动了。

    就像那个第一眼见到满汉全席的人,那种震惊和嚮往,但是真的就说一辈子都吃不到也没必要自断生路啊,生活还要继续馒头咸菜也能活,以后也可以努力去奋斗去争取。

    ‘确实冲动了啊。

    ’现在我心态已经恢复平静,开始考虑怎么挽回刚才冲动下说过的话了。

    就在这时我感觉我的鸡巴有点麻麻的感觉,这时才注意到当时抹完药没一会鸡巴就有点麻的感觉当时正在劝说老婆的关键时刻也就没在意。

    这怎么越来越麻了。

    (我穿的是睡袍,早在之前进卧室的时候就把内裤脱了),看了眼半硬的鸡鸡,才想起来我的鸡巴好像一直处在这种半硬的样子。

    正在我考虑要不要去洗一下的时候,小白出来了。

    “哥,嫂子叫你进去”。

    就在我要进去的时候小白悄悄拉住我“哥,别再冲动了啊!赶紧跟嫂子道个歉”。

    我点了点头,就算他不说我也会道歉的。

    卧室里老婆还是我离开时的姿势。

    “老婆,对不起。我刚才确实冲动了。其实我并不是想要离婚,我只是想让你知道这件事对于我的重要性。我错了我跟你道歉”。

    “无论任何原因都不能说出那两个字,这是你告诉我的,现在你却说了”。

    老婆背对着我,语气里充满了忧伤。

    是啊,我和她刚在一起的时候确实对她说过。

    无论发生任何事任何人都不能说分手两字。

    现在结婚了自然就变成离婚两字了。

    “对不起”

    我从背后抱住她。

    我可以感觉到她的身体微微颤抖,枕头也湿了一大片。

    “对不起”

    我掰过她的身子,亲亲吻着她,她终于没有再抗拒。

    我们就这样一直吻着,一直吻着,“对不起”

    “对不起”

    直到我的眼泪低落在她的脸颊上,才惊醒了她,她看着我的眼睛,“做吧”。

    我点了点头继续吻着她。

    我知道老婆鬆口了,无论结局是不是小白能参与进来,毕竟是一个进步,我现在不能奢望太多。

    我的手伸入她的T恤里单手解开她的胸罩,这个我已经丢失多年的技能终于又被我唤醒,老婆配合着双手举起将T恤连着胸罩一起脱掉。

    我的手伸向她的下体,她也配合着我收腹抬臀方便我吧她的裤子连带内裤一起脱掉。

    而在这过程中我们的唇始终连在一起。

    卧室的门没有关,我们都意识到了,但是都没有提起。

    我的手没有伸进老婆的小穴里,(应为刚才抽烟了,我和老婆都有点这方面的洁癖,如果要用手必须要去专门的洗个手的。)只是在小穴外亲亲摩擦着。

    老婆轻微的挺动她的小穴彷佛在追寻更大的刺激,我知道老婆有点动情了,放开了她的唇,亲向那个早已勃起的乳头。

    “啊……”。

    没有了我的嘴的束缚。

    老婆发出了呻吟,没有压制的呻吟。

    我知道这声呻吟是叫给我听的,也是叫给外面的小白听的。

    以前家里有人我也和老婆做过爱,只是那呻吟老婆压制着只有我能听到,但是现在她终于跨出了那一步,她曼妙的呻吟终于不再只有我孤芳自赏。

    “我插进来了”。

    “嗯”。

    老婆点点头,我知道马上老婆就会应为我的插入而大声呻吟,而这一切都将被门外的小白听到。

    小白会是什么想法,他会不会嫉妒我,平时可以拥有这么美妙的肉体,且这个肉体的呻吟是那么的销魂。

    我低头握着我那半软的鸡巴‘奇怪。

    怎么还没硬。

    ’我并没在意,用我这半软的鸡巴摩擦着老婆的阴蒂。

    “啊……啊……”。

    老婆的身体轻微的颤抖着,呻吟更是提高了一度。

    我听到小白从沙发上坐起的声音。

    但是没有走动声,应该是还腼腆的不敢过来。

    就是这点刺激对我已经足够了,让我克制住鸡巴麻痒的感觉。

    鸡巴瞬间充血,狠狠的插进老婆的阴道深处。

    “哦……老公……”。

    鸡巴传来湿滑的感觉让我再次确定老婆是真的动情了,而不是为了配合我。

    我大力的抽插起来。

    没有前奏没有所谓了深深浅浅,每一下都用尽全力,老婆的呻吟也声嘶力竭起来“啊……啊……啊……”。

    这时候我想不止小白能听到,可能外面的人都能听到。

    我有点嫉妒了,这是属于我的呻吟,今天被别人完整的听了去。

    我又有点兴奋了,这美妙的呻吟终于有人和我分享了。

    我吻向她,用唇堵住她的唇,使老婆的呻吟变成了“哦……哦……呃”

    的呻吟,更加的诱人。

    “老公”。

    老婆挣脱了我的唇看着我,“你好像有点软”。

    我也停下我的耸动,最初的坚挺过去后麻痒的感觉又佔据上风,现在鸡巴又恢复到半硬的阶段,只能勉强抽插了。

    “都怪小白,他给我了一个延迟喷雾,我好像喷多了,现在鸡鸡好麻”。

    “噗……那些保健品都是假的,你怎么还信啊”。

    看到老婆笑了出来,我的心情也放鬆了好多。

    低头继续吻她。

    “没事,还能硬起来”。

    我努力的忽略掉麻痒的感觉,仔细的感受老婆阴道里的湿润与挤压,还有老婆阴道壁细密的褶皱与微微的颤抖。

    果然没过10秒又重整雄风,继续抽插起来。

    “老公”

    可是没过多久那个鸡巴又不听话的处于半软状态,老婆正用戏谑的眼神看着我。

    而我也是满头大汗,正在努力的想让鸡巴再次硬起来。

    “咳……”。

    放弃了,全身瘫软的趴在老婆身上。

    鸡巴虽然还在阴道里,也并没有彻底软下来,可是就是没办法让它彻底的坚挺。

    “那怎么办?要不让小白来?”。

    我在老婆耳边悄悄的说到。

    我怕被小白听到老婆的拒绝后会尴尬。

    可是我没想到的是老婆用细不可查的声音嗯了一声,如果不是我知道我半软的鸡巴在她阴道中确实没动我都怀疑只是她的一声无意识的呻吟。

    “嗯”。

    “什么?老婆你答应了?”。

    我的分身瞬间又硬了起来,我也立刻乘这个机会大力抽插起来。

    “啊……啊……老公……你又硬了……”。

    “嗯,老婆那我让小白进来了啊”。

    “嗯”。

    细不可查的一声后“不要开灯”。

    “小白”。

    “嗯?”。

    “来”。

    我持续的大力耸动着。

    我听到拖鞋的声音,从客厅走了过来,很明显小白名不在沙发上,客厅到卧室有个4/5米的玄关,很明显他就站在这个玄关口欣赏着老婆的呻吟,等待着我们的召唤。

    脚步声到门口戛然而止,可能被现场的淫秽气息震撼到了,是啊,怎么可能不震憾。

    老婆165的身高55Kg不到的完美身材,将近80CM的大长腿被我抗在肩膀上,我在全力耸动着,而老婆双手在身体两次死死的抓住床单,彷佛怕被我的大力推到床下,眉头由于我的耸动轻微皱起,好像在承受巨大的痛苦,不对,是巨大的快感。

    小白的影子透过客厅传过来的光线打在老婆的脸上,我明显的感觉到老婆颤抖了一下,双手下意识的摆动了一下,彷佛想要去遮挡这无限春光,可是犹豫了一下又放弃了。

    继续保持这这个姿势承受着我的冲击。

    这一切我都看在眼里,鸡巴又一次充血变大,老婆彷佛感觉到了我的变化,惊讶的看了我一眼,然后立刻意识到小白就在旁边,赶忙闭上眼睛转过头去。

    鸡巴的二次勃起让我有了射精的冲动,可是该死的麻痒的感觉却时刻制止的我的发射。

    就这样我就在马上就要射精的关口始终保持着冲刺的频率,可是怎么也射不出来。

    老婆被我干的呼吸彻底乱了节奏,意识到小白就在旁边时刻意压抑的呻吟也被我的冲刺顶上了高潮,彻底放开,开始不管不顾的大声呻吟起来。


如果您喜欢,请把《艰难的淫妻经历》,方便以后阅读艰难的淫妻经历艰难的淫妻经历(02)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艰难的淫妻经历艰难的淫妻经历(02)并对艰难的淫妻经历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