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补偿

爱的补偿(01)

类别:其他类别 作者:memeheart 本章:爱的补偿(01)

    (一)圣诞日。

    江明在大学唸艺术。

    他没甚么天份,毕业时只是仅仅合格,郄凭着机灵的脑袋和善辩的舌头,在离校后从事买卖艺术品的工作,不久就在行内闯出名头。

    之后他自立门户开设一间公司,专门收购艺术作品,售予喜爱花钱买作品出风头的庸俗富豪。

    这公司可算是规模小赚钱多,几年间,江明的资产已不少于他的客户。

    江明的公司确是“规模小”。,只有八个职员,其中最得力的助手,是公司的会计阮宁。

    阮宁是江明大学时的学长,艺术造诣甚高。

    当年他以第一荣誉学位毕业后,继续在研究院研修,刚巧分配为江明初进大学时的导修员,两人建立了不浅的交情。

    阮宁的职衔虽是会计,但在小公司也没太仔细的分工,甚么都要帮忙。

    他超凡的艺术眼光往往在採购商品时发挥作用,为公司赚多了不少钱,这“会计”。

    实际上就是公司的第二把交椅。

    圣诞日的黄昏,江明百无聊赖,返回公司打算看文件打发时间。

    当他抵达公司的门前,发现门没上锁,又听到裡面传出声音,心想:“谁会在圣诞日也回来办工?难道是小偷?”。

    他常做运动,十分强壮,又学过格斗,故此没甚么顾虑就打开大门,喝道:“谁?”。

    “呀”。

    被吓倒的声音江明有点耳熟,然后是“啪”。,似是文件跌落地上的声音。

    办公室裡的光管没全开,江明在半明半暗的灯光下,看见一个披着及腰长髮的纤弱身躯站在中央。

    或许是受惊不少,这人按着胸口,慢慢理顺急促的呼吸,本来已是清秀白嫩的脸色更显得皓白。

    “老闆……是我……”。

    虽是男子声音,但声线轻柔温和,在受惊胆怯之际,犹如女子在说话。

    这就是江明的学长,公司的会计阮宁的语声。

    没错,在江明面前的就是阮宁。

    他天生体格轻盈瘦小,加上眉清目秀的俊美面孔与柔和的声线,令不少女生又爱又妒。

    沉迷艺术之后阮宁更留了一头长髮,又添几分魅力。

    不过在职场中他为免骚扰,总是带着鸭舌帽把长髮收在裡面,从不随便脱帽,故此江明以外的员工根本不知道阮宁是长髮男,反而以为他带帽子是因为秃顶呢!江明和阮宁相识已久,知道这鸭舌帽裡藏着的宝贝,但也不是时常看见对方披散一头长髮的美态。

    他怔怔望着眼前人好久,才如梦初醒的道:“不是说过就只我俩时,不要叫老闆吗?假日也回来工作,小阮哥你真勤力”。

    “才不是呢”。

    阮宁一边说,一边蹲下执拾刚才跌在地上的文件。

    江明也蹲下来协助,看见文件都是一些贵重货品的买卖单据,正想问个究竟,却看见阮宁因为蹲下来,一头轻柔亮丽的乌黑秀髮都落在地上了。

    江明没多想就放弃执拾文件,伸出左手一把抓着阮宁长髮的后半并稍为提高,说道:“可别弄髒了”。

    阮宁望了江明一眼,然后继续默默整理好地上的文件,站起来放好。

    之后他从衣袋内取出鸭舌帽,迟疑了一下,江明才醒觉地放开抓住长髮的左手。

    阮宁一手拿帽子,一手执秀髮,熟练地左塞右拨,把头髮都藏进帽子裡。

    “好像有点小错漏,所以回来看看。没阻碍你吧老……嗯……小江”。

    带上鸭舌帽后,气氛也好像有点不同,阮宁少了几分腼腆,添上一些镇定。

    江明一直看着阮宁整理秀髮,心神彷彿,没在意对方的说话,只道:“不要紧,看看也好”。

    阮宁摇头道:“改天再看,要回家了”。

    拿起公事包准备离去。

    “我们哥儿俩去喝一杯如何?难得没其他同事,又是圣诞节”。

    江明在阮宁走到门口时作出邀请。

    阮宁想了一下,带着歉意道:“圣诞节,要回家陪伴孩子”。

    江明拍着头道:“对啊!我孤家寡人,总是忘了这些。小雄身体还好吧?”。

    阮宁答道:“他好得多了,还时常提起你呢”。

    说到儿子,阮宁展露罕见的笑容,跟江明说再见,离开公司。

    江明目送阮宁离去后,急步返回自己的办公室,摊在椅子上自言自语:“天呀!险些儿要洩了”。

    一边解开裤子露出硬了很久的东西让它透透气,一边回忆往事。

    江明在中学时是个不学好的小混混,在初中时已藉着强壮的体魄欺压低班学生和软弱的老师,升上高中后,更和一些性情相近的同学联群结党,组成一个恶名远播的不良社团。

    年轻人不免会对性产生兴趣,江明唸的是男校,没有异性的诱惑,取而代之就是同性的吸引,一些俊秀柔弱,长得像女孩子的小男生就成为男校学生的性幻想对像。

    作为学校的黑势力,江明的小团体在校内玩过不少幼齿美少年,甚至搞过几个年轻男老师。

    同学以外,江明只干过一个男老师,这个老师对江明很是疼爱,一直希望诱导江明重回正轨,然而他始终是太年轻把持不定,终于失身给江明。

    事后这个老师黯然辞职不知去向,江明对此很是内疚,中学毕业后刻意选了一间着重品格的大学,希望不会重堕淫孽之网。

    他在大学迎新活动时结识了一些女同学,展开很正常的社交。

    开始异性交往,戒绝同性相姦,对他来说是—大改变。

    他本想把中学时代的男男活动当作是少年轻狂的往事,然而冥冥中总有未知的邂逅,他遇到阮宁,大学分配给自己的导修员。

    表面看来,阮宁有着高材生般冷漠孤高的形象,但其实只是他天性纯良少言,温文守礼。

    他一直对江明这个学弟好好的照顾辅导,两人相处十分融洽。

    大学时代的阮宁没带鸭舌帽,把中长的直髮梳成马尾,那介乎冷傲与冷艳之间的神态,和介乎帅气与秀气之间的容色,把江明新相识的异性都比下去。

    江明渐渐重启自己对美男的兴趣,但为了不再犯中学时的荒唐错误,他一直克制自己,对阮宁尊重有加,从不敢动半点歪念,不过他跟那些刚要展开交往的女生倒是疏远了。

    不久,江明发现一个冲击的事实,原来阮宁在高中毕业时,已和青梅竹马的女友奉子成婚。

    阮宁的妻子张丽贤人如其名,美丽又贤淑,但不幸患有罕见的病,健康很差,经常进出医院。

    他们的儿子小雄承继了父母的优良血统,是个聪明的小正太。

    江明知道阮宁有家室之事,暗暗有一种失恋的感觉,但也无可奈何。

    阮宁时常要到医院探望丽贤,偶尔会拜托江明照顾小雄,故此江明和小雄也十分亲近。

    一年后,阮宁离开研究院,江明亦忙于学业,两人没有再见面。

    时光飞逝,年前的同学会中,两人终于重逢。

    江明比以前壮健成熟,阮宁却还是俊美如昔,可算是岁月不留痕。

    谈到近况,原来丽贤已在几年前去世,小雄却不幸遗传了母亲的怪病,虽然情况尚好,但需要长期服用昂贵的药物。

    江明望着愁眉深锁的阮宁,二话不说,立刻高薪邀请他到自己的公司当会计。

    阮宁缺钱,又刚刚失业,实在没甚么好理由拒绝学弟的好意。

    自此,两人每天相处的时间比之前在大学时还要多,只是关係由学弟学长逆转成老闆下属,有着难以撕破的隔膜。

    “聘请小阮哥,是因为公司缺会计,还是因为……”。

    江明把左手放在脸上,手心彷彿还留着阮宁的髮香。


如果您喜欢,请把《爱的补偿》,方便以后阅读爱的补偿爱的补偿(01)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爱的补偿爱的补偿(01)并对爱的补偿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