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仙子赋

【红尘仙子赋】(1-2)

类别:其他类别 作者:獠牙兔(diyibanzhu123) 本章:【红尘仙子赋】(1-2)

    作者:獠牙兔(diyibanzhu123)。

    是否本站首发:是。

    字数:11093。

    第一章:少年去远游。

    阳光,透过茂密的树枝,斑斑点点的斜射在地面上的积雪上,皑皑的白雪折射着光线,使得原本阴暗的丛林里,笼罩上一层蒙蒙的光芒,这在终年寒冷凛冽的北境是少有的好天气。

    隐约中,一个身影伏在一颗大树上,正注视着前方地面的情况。在只有冷风偶尔呼啸而过的树林里,一群雪原上常见的成年雪鹿正在悠闲的四处活动。突然间,一声破空啸声传来,一道利箭划破长空,一举穿透一只高大的雪鹿脖子,带着一声凄惨的叫声,回荡在林中。受惊的鹿群惊慌失措的四散而逃,而受伤的那只鹿倒地不起。林中人影一闪,一位手握长弓,裹着层层兽皮保暖的少年落在雪鹿身旁,高兴的笑道:“这下可以够家里吃好久了”。

    说完就拿起手中的弯刀,给正在挣扎的雪鹿来了一刀,就提着雪鹿的角,毫不在意的朝林外走去。出了密林,有些寒冷的阳光照在这少年身上。

    仔细一看,这少年大约十六七岁,相貌虽算不上俊俏,但也算得上中等。少年一双眼睛明亮有神,含着些许淳朴,一张笑容朴实无华,给人一种亲切的感觉。

    少年身体强壮,体型协调,配合一身打扮,完全是个标准的猎手。

    北境的天气,说变就变,在穿过几处树林,翻过两个山头后,少年不得不来到一处深涧躲避呼啸而至的暴风雪。这时,一声微弱的哀嚎声从不远处传来,立刻引起少年的注意。

    放下雪鹿,少年如猿猴般,几个起落就出现在那人身旁。少年仔细看,是位五十多岁的老者,此时脸色死灰,双眼暗淡无神,嘴角流着一缕鲜血,正是即将死去的的特征。他的胸口不知被何物所击,凹陷了进去,眼看就要撑不住了。少年赶紧把老者扶起来,问道:“老人家,你怎么伤的这么重?怎么受伤的?”。

    老者缓了一下,费力的看着眼前的少年,低声呢喃道:“小伙子,我自知命数已定,回天乏术,我时间不多了,死前有一事拜托,希望你能答应我”。

    少年看着他,疑惑道:“你身上的伤好奇怪,以往无论出现什么外伤,我都有把握救好,可你这伤,我无能为力。老人家,你有什么事就说吧,能帮你的,我王文阳一定帮你完成”。

    闻言,老者轻声道:“谢谢你的好心,以你一节凡俗之人,能懂些肤浅的药石之理,已经难能可贵了。只是我这伤非凡人所能救治,所以你治不了也不要在意。现在我时间不多了,我怀中有一块令牌,我希望你持令牌到幽州城,找到城主大人,亲口告诉他,封印魔神的力量松动,并且暗影魔尊早已破开封印出来了,封印的力量只能再维持三年,三年后魔神就将破封而出”。

    王文阳闻言一愣,有些为难的说道:“这个事情我可以帮你完成,但我从小到大一直没出过远门,最远的也只到过镇上,不知道你说的幽州城在哪呀!而且魔神又是什么?为什么要封印他?”。

    老者低声道:“小伙子,你从这里一直往西走,边走边打听,就知道幽州城在哪了,至于魔神,你只要知道他是个恶贯满盈,手上沾满鲜血的恶魔就行了”。

    顿了顿,老者虚弱的说道:“此事事关重大,对天下都有着极大的影响,所以我求你帮帮忙。算是为了天下,为百姓尽一份心意。这事不会耽搁你太久,希望你能答应我”。

    王文阳看着老者,沉默了一阵子,开口道:“好,老人家,我答应你,虽然不懂你说的这些是什么,但看在天下百姓的份上,我帮你完成这件事情,现在你把东西给我,还有什么要交代的,你就说吧”。

    老者闻言一喜,死灰色的脸色露出一丝欣慰,吃力的从怀中取出一块不知道什么材料制成的方形令牌,上面刻着两个王文阳看不懂的文字。

    老者挣扎着,低声嘱咐道:“此物切记不可示人,不然你必有杀身之祸。你我之间的事,在没有到达幽州城之前,决不可告诉任何人。另外,你到了幽州城,对方问起我时,你就说玄言真君,对方自会明白我的身份”。

    王文阳微微点头道:“怀璧其罪的道理我还是懂的,还有其它什么要交代的,你看上去时间不多了”。

    老者轻声道:“就这些了,只要你能完成这事,我也就可以安心离去了”。

    王文阳又守了一会儿老者,此时暴风雪渐渐减弱,而老者也到了弥留之时。

    只是那双无神的双眼,看着王文阳的眼神里有着一些潜藏的古怪。

    当王文阳葬了老者后,便提着雪鹿朝小山村走去。回到村里后,不少乡亲都跟王文阳打招呼,也有不少羡慕的眼神看着他拖回来这么大一头雪鹿。

    王文阳自小就在这小山村长大,一直跟在父亲和一些大叔们学习打猎,在他九岁那年,他的父亲和几个乡亲合伙进山打猎,结果遇到了小山村周围罕见的冰原熊,结果,他们这群人就再也没能回到村里,家里就只有王文阳的母亲辛苦维持着孤儿寡母的生活,靠着替别家做做针线活来换取食物。等到王文阳十五岁的时候,他就已经胜过了村里的其他猎手,成为了村里最有名的猎人。

    这么多年来,一直没有人明白,别人时常会遇到雪原上的危险,怎么王文阳总是可以安全回来,还满载满归。每次问到他,他就淡淡一笑,这也就使得他在村里人的眼里越来越厉害。

    回到家后,王文阳的母亲正在屋子里的火堆边坐着纳鞋底,看到宝贝儿子回来后,连忙放下手中的针线活儿,招呼儿子过来取暖,然后又去灶上给儿子乘了一碗热乎乎的肉汤。王文阳将雪鹿放到屋子里,接住母亲递过来的肉汤,也不坐下,就那么站着大口的喝下去。

    王文阳的母亲宠溺的看着儿子,说道:“慢点喝,别烫着,又没人跟你抢,锅里还有不少哩”。

    王文阳停下,然后嘿嘿一笑,说道:“我不怕烫”。只见碗里已经空空如也了,说罢他放下碗,开始拿刀处理雪鹿。

    过了半天,雪鹿就被王文阳处理好了。王文阳说道:“娘亲,我打算给秦叔送一只鹿腿过去,这张鹿皮我到时候拿去镇上卖了”。

    王文阳的母亲说道:“去吧去吧,你秦叔也算很照顾我们娘俩了,现在他摔伤在床养病,是得报人家的恩情”。

    当王文阳从秦叔那回来时,天已经完全黑了,娘俩都坐在屋子里的火堆旁。

    王文阳的母亲依旧在纳鞋底,王文阳则一直看着母亲,欲言又止。过了好一会儿,王文阳说道:“娘亲,我今天在山上遇到了一个将死的人,他让我帮忙带个消息到幽州城,我这一走,估计十天半个月都回不来了,娘亲你要照顾好自己,多保重身子”。

    王文阳母亲手一顿,放下手中的活儿,转头看着王文阳,然后柔声道:“既然答应了人家,那你路上小心点,下一次别轻易答应别人,世上人心险恶,好吗?

    今天好好休息,明天再去吧,有头雪鹿在,我一时半会儿也不愁吃喝”。然后继续手上的活儿。

    王文阳见娘亲没有责怪之意,嘿嘿笑道:“娘亲最好了,我这就准备一下”。

    说完就钻进里屋,收拾东西去了。王文阳的母亲看着儿子的背影,眼神流露出一丝忧愁。

    时间总是过得很快,清晨,王文阳的母亲已经为王文阳准备好了路上的用品,看着儿子坚毅的脸庞,嘱咐道:“路上一定要小心,早去早回,娘亲在家等你”。

    王文阳看了看自己的母亲,笑着说道:“娘,放心吧,我一定会照顾好自己,早去早回”。到了镇上后,王文阳卖掉了近日打猎所得的兽皮,又找了家饭馆吃了顿饭,就开始按照老者所说的方向一路向西而去。

    七天时间,在王文阳的前进中过去。第七天的晚上,王文阳正好在一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树林里,于是在自己挖的雪窝里过夜,洞口用树枝遮挡住。

    夜里两更时分,北境的昼夜温差更大,又是山林里,加上地面积雪比较潮湿,故而王文阳被冻得缩成成一团,怎么睡也睡不着,虽然待在雪窝里,但也只是没了夜里的寒风。

    待到三更时分,迷迷糊糊中,耳边突然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在寂静的夜晚显得格外悚然。

    借着积雪反射的夜色,赫然看见地面上,天空中不知从哪里涌来的飞禽走兽,正疯狂向他这边涌来。

    遮天蔽日,简直是兽潮啊。

    王文阳当时就吓得没有一点睡意了,因为事发突然来不及逃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兽潮冲着他蜂拥而来。

    但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那些飞禽走兽就像洪峰过境,但对他这个雪窝视而不见,纷纷绕开,疾行而去,像是在躲避、害怕什么东西。

    王文阳大难不死,心情还没缓过来,从兽潮过来的方向突然传来一阵铃铛晃动的声音,清脆悦耳,可不知道为什么听起来让人心中隐隐发毛。

    隐约间,只见四个黑衣甲士抬着一顶黑色的轿子,脚步似漂浮在空中,速度十分之快,而轿子十分平稳,没有丝毫颠簸,显得十分诡异。更诡异的是三更半夜的在山林里出现一顶轿子,而且还不知道将抬往何处。

    王文阳当时就吓得一点睡意没有了,因为事发突然来不及逃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轿子过来。但那轿子好似没发现前方有一堆隆起的雪堆,对他视而不见,直接从头顶疾驰而过。王文阳近距离观察,发现黑衣甲士确实是脚踩在半空抬轿前行,而且在经过他的时候,轿子外面挂着的四角铃铛突然响起来了,清脆悦耳,可不知道为什么听得王文阳心里发毛。

    轿子突然停了下来,并且调转了方向,正对着王文阳。王文阳紧张到大气也不敢喘一口,而这时,轿子里传出一道悦耳的声音:“何人再此?”。王文阳听出这是个年轻的女子声,见对方已经发现自己,也不隐藏了。扒开洞口的树枝,从雪窝里爬出来然后看着眼前的轿子,然后故作镇定的说道:“姑娘,我只是途径此地的一个路人,没有地方可以歇息了,就在此搭了个雪窝过夜,不知姑娘何事?”。

    过了一会儿,轿子里的女子似乎很疲惫的开口说道:“无事,我以为有人在埋伏我,既然不是,打扰公子休息了,我先告退了”。

    然后黑衣甲士抬着轿子转身,在转身的那一霎那,风带起了轿帘,竟让王文阳借着积雪反射的月光看清了轿里人的模样。只见轿子里侧躺着一个女子,一身雪白衣裙如仙子堕落凡间,美得不可方物,胸前被鲜血染红,淡紫色的长发笔直卷落,灰暗的眼神,一张苍白的脸庞拥有精致的五官,配上一对迷人的酒窝,可谓世间难寻天下少有,即使是王文阳这种从小没出过远门的人,也深深被那张脸给吸引住了。

    那是一个看上去只有二十出头的绝世佳人,苍白的脸色,灰暗的眼神并不能掩饰她的绝代风华。但明眼人都能一眼看出来她正身负重伤,正处在极度危险的状态下。

    这个女子虽然重伤,虽然濒临死亡,但是她很平静,淡紫色的双眼清澈而明媚,有种说不出的美。

    王文阳被深深迷住了,他情不自禁的开口道:“姑娘身受重伤,我会治一些外伤,不知能否为姑娘看看伤情”。

    女子从轿子里看到王文阳并没有恶意,并且看到他眼里有着浓浓的爱慕之意。

    女子眼里闪过一丝嫌恶,然后警惕但并不慌乱的说道:“公子好意我心领了,就不劳烦公子了,我这伤非凡俗可医,伤虽重,一时半会儿还死不了”。

    王文阳见女子拒绝,只好讪讪的笑了一下,然后说道:“那在下就不打扰姑娘了,姑娘慢走,路上小心”。

    正当女子准备走时,突然从远处传来一阵笑声,当王文阳仔细听的时候,那发出笑声的人已经到了跟前。只见来者三十多岁,金发碧眼,一身紫色衣服胸前绣着一只雪雕,整个人宛如飘逸出尘的世间侠客,脸色挂着得意的笑容,一双眼睛盯着轿子,似乎能透过轿帘看到里面。

    男子看了一眼王文阳,对着轿子邪笑道:“仙子,听闻你去寒谷想要拿回尘影剑,结果惊醒了那条恶龙,空手负伤而归。我府上有药神殿那来的玉雪丹,还请仙子到府上养伤”。

    轿子里的青音看不出任何情绪变化,淡淡的说了句:“不必了劳烦爱德华大人了,玉雪丹虽然难求,但我仙古多少还是有一点的”。

    被青音称为爱德华的男子嘿嘿笑了起来,然后说道:“若仙子不跟我走的话,怕是没法回到仙古”。

    “你在威胁我?”。青音的回答虽然很平静,但隐含了一丝怒意。

    “我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若是仙子被情欲道的人抓住,那会发生什么不用我多说了吧?”。爱德华说完就静静的看着轿子发笑。

    轿子里的青音气的银牙紧咬,但却无可奈何。作为仙古的弟子,她太清楚情欲道的那些人一但抓住她,她的下场会是怎样。自从魔宗被仙道门派联手镇压后,魔宗在外的余孽依照各自的特点,经过千年时间,发展出了现如今的六道,其中的情欲道就是专事采阴补阳、鱼水之欢的勾当。若平时,她倒也不惧,但如今与恶龙交战后身受重伤,恐怕真会被情欲道俘获。一时间,她脑子心思直转,却想不出更好的办法。

    爱德华见青音不说话,于是再度开口道:“仙子住我府上养伤,我虽爱慕仙子,但不会强来,仙子尽可放心。总比被情欲道弟子捉住后,挨个儿揪奶操穴要好”。

    等了一会儿,见青音还是不说话,爱德华直接说道:“情欲道的人可离这不远了,而且这次出发擒你的乃是情欲道的首席大弟子白夜行,我只能勉强打退他,仙子你可要想好”。说完后,又淫笑了一声道:“当然我也不是白帮你,仙子只要让我操一顿屁眼儿就行了,反正你那屁眼儿也被你师傅给操过不知多少回了吧,哈哈哈”。

    王文阳站在一旁听着顿时如遭雷击,自己眼里圣洁的仙子,居然早已被人操了屁眼儿?

    而且,更令王文阳震惊的是青音沉默了片刻,听不出是悲是喜,轻启朱唇,对爱德华说道:“好!我答应你,先去你府上疗伤,等我稍微好些,我再回仙古”。

    王文阳听罢,再次受到了打击,整个人呆若木鸡,圣洁的仙子居然答应了这种荒唐的请求?

    只见爱德华哈哈大笑,凭空拿出一搜小船,说道:“还请仙子到我这流光船上来”。

    王文阳刚想说这么小的船怎么坐人的时候,那船就迅速变大,几息功夫就变得和正常的船只一样大小了。

    而青音也出了轿子,左手捂着胸口,右手单手施术收起了轿子。王文阳这才发现,原来这四个甲士是纸做的,甲士与轿子慢慢变小,最后被青音收起就不见了踪影。

    然后,青音就上了爱德华的流光船,只见一道流光一闪而逝,留下原地发呆的王文阳。他甚至一度怀疑这是做梦,但夜晚时不时吹拂而过的寒风刮在脸上,都告诉他这是真的。这一晚的所见彻底打破了他对世间的认知,原来……原来真的有神仙。

    但青音和爱德华的对话,又让王文阳完全无法入睡了。一想到心中完美无瑕的仙子要被那人操屁眼儿,王文阳就难受的睡不着,他在心中一遍一遍的问着自己:“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

    直到,天色慢慢亮起来了。

    第二章:粉衣少女。

    一月后,幽州城。

    一个猎户打扮的少年从城门入城后,站在熙熙攘攘的街上,眼里满是好奇。

    他就是王文阳,在跋山涉水、风餐露宿之后,靠着一路走一路打听,终于来到了这座位于北境中心的巨城,这里也是北境的大庆皇朝都城,汇集了北境六成的气运,更有着传说中修为直达通天境的皇族老怪物坐镇,整座幽州城被一道无形的结界笼罩,因此尽管北境全年多数时间都是万里飘雪,但一入城就感觉大地回暖,春意盎然。加之是皇城所在,集结了北境最具权势的人物,因此等闲势力也轻易不敢在城内惹是生非、寻衅滋事。故而这也是北境内最繁华,人口最多的城池。

    王文阳在街上走着,不时的可以看到金发碧眼的西境魔法师和大剑士,也看到一些身着奇装异服的其它地域的人士,只是王文阳不认识他们。长这么大,他只在小时候跟随父亲到镇子上的时候见过北境以外的西境人士,那是当时西境的光明教会的传教士在北境内传教,正好途径这里。

    走着走着,王文阳有些饿了,就走进了一家客栈准备吃点东西填饱肚子再去城主府。

    而与此同时,在一座占地面积极宽,气势恢宏的宅院里,一间毫不起眼的屋子里正传来啪啪啪的声音。

    屋子里,一个麦色皮肤,赤身裸体的男人正双手从背后抱着一具雪白的娇躯,在那忘情的抽插,而女子虽然双唇紧闭,但眼里也出现了一丝欢愉。

    “仙子,虽然早就知道你的屁眼儿已经被你师傅开过苞了,但没想到还是这么紧,爽死老夫了,真是操不够啊”。说话的正是爱德华。

    女子闻言沉默不语,一对好看的娥眉薇薇蹙起,一双明媚的眼睛里闪过一丝一闪而逝的杀意。

    如果王文阳在这里,那么他一定会认出,这个女子就是那晚的青音仙子。

    只见爱德华抽出来后,把青音的身子压的更低,用鸡巴蹭了蹭小穴流出来的淫水,然后双手抱着那丰满挺巧的大屁股,大力的把鸡巴对着青音的屁眼儿就插了进去。“噗嗤”。一声之后,屁眼儿的紧致令爱德华发出了一声满足的叹息。而青音也在爱德华那粗大、完美的鸡巴插入之后不由得发出了一声舒服的叫声。但她又马上闭口,而爱德华听到后,嘿嘿一笑,又继续大力的抽插起来。

    由于爱德华为了方便干青音的屁眼儿,将她压的很低,她双手撑着床,一双皙白的大长腿大大的张开,令屁眼儿刚好和爱德华的鸡巴高度持平。

    爱德华双手抱着青音丰满的大屁股,用最舒服的姿势干着北境最美的女子,在爱德华的鸡巴不断的在青音的屁眼儿抽插中,“啪啪”。的撞击声不停的传到屋子外。

    而屋子外也早有几个下人躲在窗下一边偷听屋子里的动静一边呼吸急促的用手撸着,而担子稍大的那个下人,偷偷的把窗户戳开了一个小孔,一边偷窥着屋子里的绝美风景,一边使劲的撸着自己的鸡巴。

    爱德华早已发现了屋子外的动静,但他故意不声张,任凭府上的下人们偷窥。

    而青音因为受伤导致修为倒退,加之正在被爱德华操弄,因此居然没有发现自己春光乍泄给了打杂的下人们。

    幽州城内,王文阳吃饱喝足后,走出了客栈。站在大街上,他在想回去的路上怎么办?刚刚吃饭就已经把身上最后一点碎银子给用完了,王文阳越想越苦恼。

    走着走着,就发现面前已经是大庆皇朝金碧辉煌的皇宫外城了,城墙城门均有皇家禁卫军把守,而且个个儿看起来都是一等一的好手。王文阳没在往前走,驻足观看了一会儿后,就离开了这里,前往此行的目的地——城主府。

    当他炳明来意后,城主府的守卫就进去通报。但王文阳足足等了快一个时辰,才出来一个灰衣下人告诉王文阳城主要召见他。

    经过两道院落后,王文阳被下人带到了一处威严朴素的殿堂,只见殿堂正中的首座上坐着一个高大挺拔的中年男子,身着红色袍子,头戴一顶金色的五梁冠,胸前绣着一只雪鹤,整个人不怒自威。而在他下面分别立着两个人,一个一身青衣,头戴儒巾,手持折扇。一个身披坚甲,银光闪烁,高大威猛。

    王文阳单膝下跪,恭敬的说道:“草民见过城主大人”。中年男子示意他起身后,问道:“本官听下人说,是玄言真君托你带话?”。

    “正是”。

    “你是怎么遇到他的?在哪儿遇到的?他人又在哪?”。

    “草民是在家乡的大山里打猎遇到他的,他那个时候已经身受重伤,草民无力救治,他就托草民给城主带个话。至于他,他在说完后没多久就死了,草民就地安葬了他”。

    中年人看了下殿内站在一旁的儒生,儒生心领神会,问道:“那他托你带什么话回来?”。

    王文阳从怀里取出一块令牌,递向儒生,说道:“这是他让我交给你们的”。

    只见儒生大吃一惊,连忙接过来,细看之后又匆匆递给了中年人。看罢,中间人脸色也不好起来,怒笑道:“魔宗那群余孽居然勾结中土的人在我北境搞阴谋诡计,真是活的不耐烦了”。他转头对殿内的武将说道:“赵将军,你带上三千虎贲军,前往东郡,搜查魔宗余孽与中土来人的踪迹,能抓活的最好,抓不到就地格杀”。

    赵将军面向中年人,双手抱拳,信心十足的回道:“喏”。然后就退出了大殿。

    中年人这时看向王文阳,面色稍有缓和,平静的说道:“忘了说,本官姓龙,叫龙临渊,你叫我龙城主就行了,接着说吧”。

    于是,王文阳就一五一十的把当时的情况全盘托出,如实相告。

    龙临渊听罢,沉思了一会儿,说道:“你先在府上住下,本官到时候在叫你”。

    便挥手叫来下人带王文阳歇息去了。

    看着王文阳走远,儒生转头对着龙临渊说道:“大人,此事事关重大,我看此人留不得”。说完就用手比划了一下脖子。

    龙临渊眯起双眼,过了一会儿说道:“先留他几日,待赵将军从东郡传来消息,就可验证这小子有没有对我们有所隐瞒,或者,有所欺骗”。

    过了一会儿,他自言自语道:“魔神出世是迟早的事,加固封印也只能再往后推迟十年,但现在的大庆皇朝可不如万年前的玄武皇朝,看来天下迟早将要大乱啊”。

    儒生看向龙临渊,说道:“魔神一但破封,到时候不仅仅是我们北境不保,他们其余四境也休想好过,依我看,现在应该将消息上呈给皇帝陛下,由皇帝陛下传旨告知其余六大帝国,再联合众仙道宗门与西境的光明教会,再度合力镇压魔神才是上策”。

    “事到如今,只好这么办了”。

    然后俩人有在殿堂互相商谈了一会儿后,就各自散去了。

    王文阳被安排到城主府的后面的一间屋子住下,这里毗邻城主府的花园。他又是一个生性好动的人,于是在下人离开后不久,就推开门打算在城主府的花园四处转转。

    正当他被城主府的奇花异草吸引时,只听见花园旁边的小湖边传来阵阵悠扬的琴声。王文阳寻声而去,但见湖边的小亭子里有一少女,身着淡粉色长裙,配合乌黑柔美的齐腰长发堪称绝世风华,给任一种荷塘莲瓣盛开之感。少女隐约二十左右,身体修长而动人,一张如月的仙颜上,双眼清澈如潺潺秋水,琼鼻挺拔似雪原冰蕊,再加上那樱桃小嘴,简直把王文阳看丢了魂。

    看着眼前的少女,王文阳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一个白色的身影,同样是绝美的容颜,但两人却是完全不同的两种类型。青音就似一朵冰原寒峰之上的雪莲,给人一种高冷孤傲,遥不可攀的感觉。而眼前的粉衣少女却断然不同,明媚的眼神,给人一种飘逸出尘的气质,似乎她就是那天宫的仙子,下凡到人间,让人生不起丝毫亵渎的想法。王文阳正痴痴的看着,这时一道不和谐的声音出现。

    “小姐,老爷进宫去了”。只见一个俏生生的小丫鬟偷偷溜到粉衣少女的身边,然后脆声说道。

    粉衣少女神色一喜,立刻起身,说道:“好双儿,我这就回屋子里,爹爹不和皇上商议到半夜是不会回来的,你去后门偷偷把剑郎接到我屋子里,注意不要让任何人看到”。

    被叫做双儿的小丫鬟嗲声嗲气的说道:“知道啦!我的大小姐,保证将你的小情郎带到你屋子里”。

    “呀!讨打”。粉衣少女挥舞着小粉拳追着小丫鬟远去,留下原地发呆的王文阳。

    “神啊!这个世界究竟是怎么了?怎么仙子一般的人儿都要做这种事?”。王文阳在心里默默的感叹了一遍,然后又悄悄跟了上去,想看看粉衣少女住哪间屋子。

    入夜,北境的夜空黯淡无光,除了主要街道上一些卖吃食的商贩,就只有大户人家的豪宅和青楼还是灯火通明。

    王文阳从庭院里的一处极为僻静之地偷偷爬上屋顶,然后小心翼翼的踩着瓦片,走到屋脊,然后蹲下身,静静的趴在屋顶的瓦片上。

    作为一个从未经人事的少年,正是血气方刚的时候,还在村里的时候,他就听同龄的伙伴吹嘘过镇上胭脂之地的经历,更是述说过与女人的鱼水之欢的感受。

    因此他十分的好奇,但家境贫寒的他,根本去不起胭脂之地找姑娘,而村里的姑娘偏少,在狼多肉少的情况的下,更是对王文阳不屑了。加上也没读过圣贤书,对这种男女之事,他不仅不避讳,反而愈加好奇了起来。

    这时只听得一声推门声,屋子的女子惊喜的跑过去,抱着推门而入的锦衣少年,满脸幸福的撒娇道:“剑郎,你可总算来啦,人家都快想死你了”。

    剑郎一手怀抱着粉衣少女,一手轻轻的把背后的门关上,然后说道:“月宝贝儿,我无时无刻都在想你,奈何你爹在,我不敢进来,今天你爹总算进宫去了,我可要好好的爱你”。说罢就双手横抱起粉衣少女,往床上而去。

    屋顶上的王文阳悄悄的将一块瓦片移开了一道细小的缝隙,然后俯视着屋内的情况。只见剑郎一身红色锦衣,配以黑色云纹,一头齐腰白发,头戴金簪,五官俊朗,面容十分俊俏。

    而此刻他已经脱光,将粉衣少女压在身下,将她的衣裙领口解开大半,双手抚胸,头埋在胸前胡乱亲吻着。只见烛光下,少女那绝代容颜不施半点胭脂,自然的美,清新秀丽,吹弹可破的脸颊如梦似幻,当真的天仙下凡,不可方物。而她此时竟是玉体横陈、满脸潮红,口吐香兰,两只如玉的手臂死死的抱着剑郎的头,任趴在身上的男人索取。

    没过多久,剑郎就将少女衣裙褪下。只见少女绝代的容颜上飘着两朵娇羞的红云,一双雪白的大腿,令圣洁的仙子多了一丝妖娆、妩媚之色,透着一种别样的诱惑。雪白的玉肌柔嫩细腻,修长洁白的双腿圆润匀称,一身如玉的肌肤在淡黄色的烛光映射下如同透明一般,浑身上下笼罩着一层淡淡的光辉,秀发散乱,在剑郎的大力抽插中,玉腮渐渐嫣红……王文阳不知不觉间,胯下已经顶起了一定帐篷,而且鼻子热乎乎的,他用手抹了一下,月色太黑看不清,于是用舌头舔了一下,才发现是自己流鼻血了。

    夜色渐深,屋内的一对男女,也已经相拥而息。屋外的屋顶上,王文阳轻轻合上瓦片,悄悄地下了屋顶,正准备回屋歇息时,突然一个转头,借着走廊两旁的灯笼散射出的微弱光芒看到离屋子十几步的地方有一颗老歪脖子树,上面躺着一个黑影。

    王文阳心中一惊,“莫非这人已经发现自己趴在屋顶偷窥一事了?”。但看那黑影还是趴在那树上一动不动,王文阳也是胆子大,直接就走过去。

    走近一看,正要开口说话,只见那黑影将手伸到嘴边,做了一个禁声的动作,然后聚精会神的盯着屋子看,仿佛他能透过那道门窗直接看到屋子里。

    王文阳也不着急,想看看这人倒地卖什么关子。

    过了一会儿了,那人无声无息的跳下树,对王文阳招了招手,示意跟他走,然后就自顾自的在走在前面。王文阳只好跟了上去,穿过几个庭院后,随那人来到一个僻静但很精致的小院落。

    那人转过身,在院子里的石桌边坐了下来,并示意王文阳坐旁边。这时,王文阳才看到这人的正脸,这是一个黑发老者,一张邹巴巴的干瘦老脸留着一撮山羊胡,差点让王文阳以为自己撞见鬼了。

    老者扶须,开口说道:“小友,我见你眼生的很,观你并无道韵,也没有魔法元素波动,你是何人呀?龙老儿找你干什么?”。

    王文阳还记得玄言真君的叮嘱,自然不可能把此行的目的说出来,只好说道是在城主府上做客。

    老者听罢嘿嘿一笑,心中说道“瞧你小子一身行头,还想敷衍老夫?”。嘴上却开口道:“小娃娃,怎么样,龙老儿那闺女的床上功夫可还行?”。

    王文阳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唯唯诺诺,半天吐不出一句话来。老者见状,哈哈大笑道:“小娃娃,想不想试试那闺女的床上功夫?”。

    王文阳大惊:“老人家,这怎么行,龙姑娘仙子一般的人儿,如此高贵之躯,我怎能高攀的上?还是…。还是…”。

    只见老者不屑的“哼”。了一声,说道:“高贵个屁,那小妮子不知道在睡梦中被老夫操过多少次屁眼儿了,她还以为她在梦中跟她那个小情郎翻云覆雨呢”。

    这下王文阳彻底惊了,“什么?龙姑娘被老人家你操过屁眼儿?你怎么敢?”。

    老者扶须得意道:“老夫有什么不敢的,你可知老夫的名号吗?就算他龙老儿知道老夫操过他闺女屁眼儿,照样屁也不敢放一个”。

    见王文阳不说话,老者阴恻恻的笑道:“老夫就是人称幽冥二老之一的千秋夜”。说完就兴致勃勃的准备看王文阳惊吓的表情。但出乎他意料的是,王文阳并没有因为听到老者道出自己的名字而很吃惊,倒是平淡的说道:“老人家之名,我有所耳闻”。

    千秋夜气到吹胡子瞪眼,心中几位不岔:“你小子装什么大尾巴狼,还有所耳闻?”。但看到王文阳无辜的眼神,千秋夜更加恼怒,“老夫真想一巴掌拍死你”。

    过了一会儿,他又气哼哼的说道:“皇族的大供奉你知道吧?那是我大哥,幽冥二老的老大”。

    王文阳还是摇摇头。

    千秋夜:“。……”。

    过了一会儿,千秋夜似乎是放弃了,但好像想到什么好玩的事了,于是一脸淫笑的说道:“小子,你应该还是个处吧?我在旁边都看到你流鼻血了,哈哈哈哈………”。

    王文阳大囧,说道:“这个…我…我………”。

    千秋夜像是很喜欢现在吃瘪的王文阳,又笑了一阵子,才问道:“小子,你叫什么,呃,这么久我都不知道你叫什么”。

    “我叫王文阳”。

    “哦,那我叫你小王吧,小王,老夫带你开荤,去不去呀?”。

    “呃………不太好吧……。我身上也没多少银两了”。

    千秋夜鄙夷的看着王文阳,说道:“老夫怎么可能带你去那种胭脂水粉的地方,那里的货色哪比的上皇宫里的,走,老夫这就带你进宫,去肉皇帝老儿那些娇滴滴的妃子们”。

    不等王文阳开口说话,就直接一只手抓起王文阳的衣领,像拎着一条狗一样,拔地而起,一阵风吹过,小院已空空如也。


如果您喜欢,请把《红尘仙子赋》,方便以后阅读红尘仙子赋【红尘仙子赋】(1-2)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红尘仙子赋【红尘仙子赋】(1-2)并对红尘仙子赋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