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仙子赋

【红尘仙子赋】03

类别:其他类别 作者:獠牙兔(diyibanzhu123) 本章:【红尘仙子赋】03

    作者:獠牙兔。

    是否本站首发:是。

    字数:5466。

    第三章:入宫。

    深夜的皇宫,灯火通明,除了不时出现的巡逻侍卫,只有打着哈欠,偶尔起夜的宫女和太监。当王文阳再次踏上地面时,脑子都是晕乎乎的。身边这看似不起眼的干瘦老头儿,居然真的是位高人,抓着他几个起落直接就跃过皇宫的城墙,从城主府一路飞到皇宫里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

    王文阳钦佩的看向千秋夜,说道:“老人家,皇宫原来这么好进吗?我还以为防守很严密呢”。

    千秋夜心里不屑的“哼”。了一声,心说:“刚刚老夫带你翻越皇宫城墙的时候,最起码十几道神念瞬间发现我们了,只是认出是老夫后,就撤回去了而已,你小子还真以为皇宫是你家菜园子,这么轻易想来就来啊?”。但他嘴上却故意装作很得意的样子,说道:“那是当然,老夫想去哪儿,就去哪儿”。

    说罢,对着王文阳说道:“跟在老夫后面,不要跟丢了”。然后就悄声往皇宫东苑而去,王文阳长这么大,哪里见过这么气派的建筑,一边走一边左顾右盼,同时又要躲避不时出现的巡逻侍卫,跟在千秋夜后面不知道穿过了多少道门,转了多少道弯,终于来到了一个小院子里的。

    “这里就是老夫住的地方了,右边的住着一个老巫婆,左边住着一个怪老头,你在这等我会儿,我去找那怪老头拿点东西”。说罢就翻墙进入左边的院落,不一会儿,就听到几声鸭子一样“嘎嘎”。的笑声从那个院子传来。

    王文阳打了个冷颤,寻思着在院子里转转,结果刚一转身,就看到右边的墙上有个身披黑色魔法长袍,两边肩上绣着一个金色太阳的瘦小的老婆婆露出上半身趴在墙壁上饶有兴趣的盯着他看,把王文阳吓了一跳,问道:“老婆婆,你……你是谁啊?”。

    老婆婆发着难听的笑声:“嘎~ 嘎~ 嘎~ 我是皇族的供奉,住在这里,小娃儿以前怎么没见过你啊,小样儿,你跟千秋夜那老淫棍又是什么关系?”。

    王文阳一时不知如何回答,暗叹道:“这还真是个老巫婆啊”。自己总不能说自己是被人拎进来的吧,就站在那支支吾吾半天说不出来。

    老婆婆“哼”。了一声,有点气愤的说道:“你不说我也知道你跟着那老淫棍待一起,还能有什么好事?”。顿了顿,她又说道:“小子,想不想学魔法?”。说完便一脸期待的看着王文阳。

    “魔法?”。王文阳疑惑的看着老婆婆。然后开口问道:“可我不知道什么是魔法啊?”。

    老婆婆笑眯眯的说道:“你看,这就是魔法”。说完自己施加了一个风系魔法中的漂浮术,飞到半空,然后挥舞着一根冰玉法杖吟唱道:“游荡在天地间的火元素啊!请听从我的召唤,烈火燎原”。只见天空中突然出现带着烈焰的陨石雨,砸向旁边的一个院落,瞬间将那个院落化为火海。

    只见一声哀嚎,火海里蹦出两个人,正是千秋夜和一个两眼愤怒的小老儿。

    小老儿扯着公鸭嗓大吼道:“疯婆子你又哪根筋不对了,大晚上的烧我屋子”。

    说罢,他突然好像想起什么,立刻又是一阵哀嚎,“啊!天杀的疯婆子,我的小黑、我的小绿啊……”。说罢又返回火海里面。

    老婆婆在半空中看着这一切,咯咯笑着。

    千秋夜看了一眼疯婆子,又看了一下王文阳,说道:“小子,这疯老太婆是不是要教你魔法?”。说完嘿嘿的笑了一声,说道:“你要是不想缺胳膊少腿的,就离这个疯婆子远一点,她自己都好几次被自己的魔法差点给炸死,真是蠢哭了”。

    老婆婆在半空气的哇哇大叫,尖声道:“魔法就是在不断的实验中前进,我这都是为了魔法事业,你这是玷污了我伟大的魔法研究事业,我要惩罚你,啊……你竟敢偷袭我”。

    千秋夜也懒得跟她废话了,直接又是一掌打过去,绵延磅礴的掌力,将老婆婆瞬间施放出来的元素护盾击破,余力将老婆婆震退,一个不稳,掉到隔壁院子里去了。

    王文阳心中庆幸不已,转身看千秋夜时,只见他不知道何时已经须发皆张,根根倒竖,浑身上下一片焦黑,隐隐有烤肉的香味传出。

    “疯婆子,快把我恢复过来”。千秋夜恼怒的吼道。

    只见一道白光落在隔壁院子,然后老婆婆又飞到半空,看着千秋夜,气呼呼的说道:“今晚还就想吃烤肉了,怎么滴?”。

    王文阳见双方愈加的对立,赶紧出来打圆场,让双方各退一步。

    劝了好久,老婆婆才勉强同意,说看在王文阳的面子上,施展了一个圣光魔法,一道柔和的白光笼罩千秋夜,片刻就将他恢复了原样。然后就回到她自己的院子里,继续研究她的魔法事业去了。

    王文阳心里暗自庆幸,幸好没答应这个怪婆婆,同时对千秋夜越发的尊重了起来。千秋夜当然也看到了王文阳眼里的崇敬之色,那是弱者对于强者的崇敬,心里不免有些得意。开口道:“小子,想不想学啊?”。

    王文阳赶紧点头道:“想学,想学”。

    “但我不想教你”。

    “沃日……”。

    “对了,那个老婆婆又是什么境界?这么厉害”。

    “她啊?一个小法神而已,没啥大不了的”。

    “……”。

    这时,从隔壁火海里又跳出来一个人,手里抱着一堆花花绿绿的瓶子。王文阳仔细看了一下,发现里面有蜈蚣、雪蛤、青蛇、蜘蛛……全是剧毒之物,吓得他赶紧后退几步。

    但见那老者,却如宝贝疙瘩一般小心翼翼的将这些装着剧毒之物的花花绿绿的瓶子放置在地面上,然后长舒一口气,道:“可惜了小花被烧死了,可恶的老太婆,早晚老夫要把她毒死”。

    说完后,这才看向王文阳,转头问道:“这就是你带来开荤的小子?”。

    千秋夜点点头,说道:“不错,老夫观此子在阴阳一道上甚有天赋,奈何至今还是个处,所以带他过来,问你要点烈阳之物,不然雏儿一般还没操弄几次就射里面了”。

    小老头看着王文阳淫笑道:“老夫懂得,老夫懂得”。说罢像是凭空变出来一个瓶子,拿出两粒拇指大小的丹药,说道:“这是三日份的,拿去吧”。

    千秋夜接过两粒丹药,自己吃了一粒,又扔给王文阳一粒。

    王文阳见千秋夜都吃了,于是也就放心的吞了下去。小老儿自己也拿出一粒吞了下去,说道:“老淫货,可别忘了答应我的龙涎啊”。

    千秋夜说道:“知道了知道了,快去吧,再不去,天都要亮了”。然后三人一起悄悄的朝后宫方向潜行。

    待到一注香的时候后,三人已经到来了后宫三千佳丽的居住区域。千秋夜问道:“老毒物,你确定今晚皇帝跟陆贵妃在一起吗?”。

    被称作老毒物的小老儿不耐烦道:“确定,确定”。

    “那我带这小子去静妃那里,你自己看着办,别忘了时辰”。千秋夜说道。

    “知道了,知道了,我去雅妃那里”。说完就挥挥手直接一溜烟不见了。

    只见千秋夜躲在暗处,暗施手段,将几个门口守夜的宫女给弄昏过去了,然后招呼王文阳迅速进屋,然后悄声关上门。

    只见屋子里点着几盏灯,一个三十左右的美妇正在熟睡。千秋夜做了个嘘声的动作,然后悄声走到床边,以迅雷之势点了美妇的一个穴位。

    只见美妇抖了一下,睡的更死了,然后这才放松下来,对王文阳说道:“小子,这可是皇帝老儿最喜欢的几个妃子之一,便宜你小子了,”。

    说罢就一脸淫笑的拍着王文阳的肩膀说:“我去隔壁找另一个妃子爽爽,要是发生什么事可别说你认识我”。然后就火急火燎的往外走,刚要推门而出时候,突然想起什么,又转头对王文阳说道:“小子,你只可操后面,可不能操前面,若是把肚子搞大了,你我可都吃不了兜着走”。

    王文阳大吃一惊,问道:“屁眼不是用来……怎么能插进去?”。

    千秋夜嘿嘿淫笑道:“除了屁眼可以插进去,嘴也可以插进去,你试试不就知道了,好了,时候不早了,老夫不跟你废话了,该怎么玩,不用我教你了吧?”。

    说完就推门而出,一阵风吹过,人已不见了踪影。

    王文阳走过去重新将门关好,又看了看床上的美妇。只见美妇和二十六七的女子没有多大区别,容貌绝色,没有一点老态,身子更是既有少女的玲珑,又有少妇的丰腴,这种混合起来的气质,当真是无比诱人。

    他迅速脱光了衣服,然后回忆着今晚偷窥剑郎与粉衣少女在床上的那些动作,于是也用手扒开美妇白色的莲瓣状贴身内衣,只见一对小白兔弹出来,高耸的胸脯,不大的乳晕,粉嫩的奶头……看的王文阳又流鼻血了。他立刻低头亲了上去,两只手也抚摸上了如凝脂般的肌肤。

    “好大、好软、好香、好有弹性……”。王文阳一边亲吻着身下的两只小白兔,一边含糊不清的一脸满足的呢喃道。

    当他手握玉峰,五指一紧,便将玉峰抓在手中,而且一只手还抓不下。睡梦中的美妇,不由得身子微颤,像是许久不曾有过的感觉,直叫美妇想在梦中叫出来。

    王文阳的手掌抚上她的玉峰时,心里不禁暗自赞叹一声。一股难言的欲火,已经把他全然充斥住,他将美妇身上唯一的亵裤褪下,一摸私处,早已洪水泛滥。

    正当王文阳准备提枪而上的时候,突然脑子里回想起千秋夜的那句话,于是强忍住,将美妇翻了个身,把屁股抬起来。双手托起圆臀,挺着粗硬的肉棒,慢慢的在湿漉漉的肉洞口缓缓揉动,偶尔将身下的长枪探入秘洞内,可就是没有深入。

    待到肉棒沾满爱液的时候,王文阳将肉棒对准美妇的屁眼,一挺腰,猛然向前一顶。王文阳只感觉一层层温暖的嫩肉紧紧的包裹住肉棒,一种难以言喻的舒适快感踊跃心头。而胯下的美妇,也是一脸满足的样子,仿佛在睡梦中与皇上共赴巫山云雨。

    王文阳抽查了几下,差点就要射里面了,但关键时刻,总会有一丝凉意令肉棒出现疲软之态,从而迅速掐断想射出来的冲动。王文阳心想,这或许就是那粒红色丹药的作用吧。

    于是,他沉腰提腹,胯下肉棒有如巨蟒般疾冲而入,抽水般缓旋而出。王文阳低着头,看着沾满爱液的棒棒一寸一寸地抽拔了出来,心中无比满足,内心深处有一个声音响起:“从今天起,我也是大人了”。

    待到雄鸡报晓的时刻,王文阳已经干了美妇七次了,在最后的时刻,最终还是没能忍住,射了美妇屁眼里满满的浓精。然后实在干不动了,就趴在美妇身上一边休息,一边含着美妇的奶头吮吸。

    这时,房间里突然被小心推开,然后出现一个相貌举止非常猥琐的老头。千秋夜走到床边,拍了一下王文阳的脑袋,说道:“小子,不想死的话就准备回去了”。

    王文阳强忍着不舍,将自己与美妇的衣服穿好,又把美妇的屁眼上的浓精擦净,当他下床后,感觉站在地面上都像是踩在棉花上一样无力。千秋夜不多话,直接拽着王文阳就熟门熟路的往回走。

    当回到属于千秋夜的那个小院子后,王文阳终于忍不住一头载倒在床上,不多就呼噜声大起。千秋夜毕竟是修为在身,就算激战了一夜依旧精神抖擞。他看着躺在自己床上熟睡的王文阳,若有所思。

    然后伸出一只手,握住王文阳的手臂,往王文阳的体内输送了一股内力,然后闭目。

    过了一会儿,千秋夜睁眼,叹息道:“果然如老夫所料,是个修习阴阳道的好料子,却不合适做老夫的衣钵传人”。

    但过了会儿,他嘴角浮现一抹阴险的笑容,自言自语道:“仙道的那帮娘们儿不是一向心高气趾,视仙道以外的男人如粪土吗?如果我把这小子送到情欲道,以他在这方面的天资,日后那些娘们儿就有得挨操了,特别是仙古那个掌门人天梦,啧啧啧……”。

    千秋夜一想到天梦那绝世的身姿,不由得胯下大棒又硬了起来。

    “真是可惜啊!老夫年轻时最喜欢的一个女人,却一直肉不到,到头来还得把希望寄托在这小子身上,虽说希望也不大……”。

    千秋夜一脸惋惜的自语着,一边回想着当年见到另一个女子时候的情形。

    五千年前,有一个谜一样的女子,如划破长空的流星一般,照亮了整片大地。

    那是一个集美貌与智慧于一身的女子,没有人知道她的师承何处,没有人知道她的过去怎样。只知道此女修为之高简直惊世骇俗。

    当时的魔宗势力极盛,仙道与魔宗两股势力互相攻伐,生灵涂炭,黎民百姓民不聊生,她游历于四境一土,亦去过海外仙岛。当时世间发生的许多重大的事件都曾闪现过她的身影。神秘、美貌、睿智、令当时无数青年为之着迷。

    她出世不过几年时间,便击败了当时的称雄三境的中土仙道第一高手,然后远去西境挑战第十五世光明教皇,尽管战果未曾公布,但当她神采奕奕,完美无瑕的出现在中土时,所有人都猜出来那一战,光明教皇也败了。

    接着她去北境,以一己之力打垮魔宗,令魔宗之人闻风丧胆,然后以绝世修为加固了魔神的封印,气的被封印在里面的魔神怒吼不已,平息了仙魔大战。她就是纳兰初夏,也是她,在后来一手开创了仙古,成为了仙古的开山祖师,并在三千年前,飞升仙界。

    纳兰初夏刚在世间出现的那一年,千秋夜才刚满十五岁,幽冥掌练到了玄境的大乘之境,一身修为在当时的已经算是傲视同龄人,正是意气风发的时候。但正因为有了纳兰初夏的存在,压得整整一代人只能仰望其背影。

    千秋夜本来就是个好色之徒,自然无可救药的深陷到了对纳兰初夏的爱意之中,迷恋不已,但深知两人之间的差距,因此那个时候的他,只能每天幻想着纳兰初夏,然后一边上下套弄着自己的棒棒。

    想着想着千秋夜的胯下又支起了一顶帐篷,他收回王文阳体内的内力,看着自己的裆部,感叹道:“我都早已步入通天境了,居然还会因为想她而忍耐不住,难怪我停滞了千年时光,依然无法突破到永恒,只能看着寿数一年一年的减少”……然后他起身,一脸感叹的走出了屋子。

    与此同时,城主府却是鸡飞狗跳,龙临渊的脸上阴沉的都快能滴出水来了,本以为住在府内的王文阳,万无一失,结果自己从皇宫回来,还没睡多久,就听到下人汇报人不见了,搜遍了府内的每一个角落,都不见人,而守门的士卒却肯定说道昨晚没有人从门口出去。

    龙临渊气的摔碎了茶杯,对着面前跪着的几个下人吼道:“难不成他一个凡人,还能从我府上飞了不成,继续找,给我掘地三尺也要把他找到”。

    手下一哄而散,龙临渊想了想,有叫来儒生,说道:“叶军师,你再安排一些人,在整座幽州城内张贴告示,命令缉拿此人,就说他是魔道奸细,想到城主府刺探情报,结果被我府上识破,逃窜而去”。

    叶军师拱了拱手,说道:“是,大人,我这就去办”。然后就出门而去,只剩龙临渊一个人,坐在殿内沉思。


如果您喜欢,请把《红尘仙子赋》,方便以后阅读红尘仙子赋【红尘仙子赋】03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红尘仙子赋【红尘仙子赋】03并对红尘仙子赋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