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仙子赋

【红尘仙子赋】07

类别:其他类别 作者:獠牙兔(diyibanzhu123) 本章:【红尘仙子赋】07

    作者:獠牙兔。

    是否本站首发:是。

    字数:10335。

    首先要跟书友们道个歉,因为我白天上班,晚上才有时间更文的缘故,往往写完都是凌晨一两点左右了,人比较乏,在写完06章节后我也没检查就直接发文了,导致04- 06里面出现大量错别字和一些错误之处。在此像大家说声抱歉!另外,第三章是单独发表的,没有看到的书友,可用会所的搜索功能搜本书的名字就可以看到第三章了。

    正文:第七章:比武大会。

    屋子内,王文阳从澡桶内横抱起蛮女,也顾不得两人身上尚未擦掉的水珠,便将蛮女平放在床上,然后静静的欣赏起蛮女诱人的身子。

    只见蛮女双目依旧平淡如水、波澜不惊,但面颊绯红,夹紧的双腿仍然不能掩盖自己最神秘的地带,幽草丛林里深处的粉穴像莲花般悄然盛放,上面挂着几滴细小的水珠。一张一合间,又仿佛是欲拒还迎的怀春少女,等待着心中的如意郎君来一探究竟。

    王文阳看着蛮女诱人的身子,又不禁伸手按上蛮女胸前隆起的两只小白兔,哪里还顾得上怜香惜玉,摸着摸着就开始加大力度,不停的揉搓起来。

    王文阳心中暗爽:“跟那晚肉过的妃子一般,都是奶中极品,大且不说,还又香又软又有弹性。”看着蛮女精致的面容,又将头埋进蛮女的一对小白兔之间。

    一边享受着这对温柔的酥胸在脸上摩擦的感觉,一边大口又不停的交换含住一对雪峰上嫣红的樱桃,又吸又啃,把两座圣洁的雪峰上沾满了大量的口水。

    趴在蛮女身上的王文阳,两只手一个摸着酥胸,一个逐渐下探,摸到了幽幽芳草地,并将食指和中指并拢探了进去,只觉得很紧,往进伸了没多久,便感觉道有一层薄膜挡住了手指。在情欲道修习的一年中,他已经清楚的知道这是女子完璧之身的象征,不由的心中大喜。爬起来,只见蛮女的双腿修长紧致、白皙而匀称,两腿之见的私处芳草萋萋,黝黑的细毛算不上茂密,略微卷曲,生长在那粉嫩的莲瓣两侧,覆盖住那嫣红的玉蚌细缝之上,而细毛之上晶莹的水珠闪烁着淫糜的春色。

    王文阳直起上半身,双腿跪在蛮女腿间,双手将蛮女两只皙白的大长腿分开搭在自己的肩上,一只手握着肉棒在蛮女的摩擦,正欲挺腰破门而入的时候,一直平淡如水的蛮女突然伸出了芊芊细手,拍在了王文阳的昏穴之上。王文阳只觉得脑子顿时一沉,一阵睡意袭来,不由得的身子一倒,向前倾去。而胯下的肉棒顺势进入一半,正待再往幽径里面深入时,蛮女已经起身用手接住了王文阳,并将他轻轻放在床上。

    她看向了自己右手上白皙修长的手指,自语道:“时间应该到了罢!”只见下一刻,一道黑色的火焰在食指指尖浮现,静静的燃烧,从一道微小的火焰,慢慢的变大。

    北境。

    有一处青峰谷翠,云雾缭绕,鲜花盛开,灵草铺地,仙鸟飞舞,仙兽跳跃的人间仙境,周围是八座仙气氤氲的山峰,如八把利剑直插天穹,气势孤傲。而八峰环绕之处有一座山谷盆地,里面有细细水声传来,谷内殿宇雄峙,不时仙音阵阵。而在山谷的入口处,立着一座巨大的石碑,上面刻着两个透着沧桑的古篆:仙古。

    石碑上的字,据说是当年纳兰初夏亲手所刻,字迹间蕴含了她当时的一丝道韵,等闲宵小之辈只要看这块石碑一眼,便会如遭重击一般七窍流血,修为更低者直接痴呆。

    仙古的历史不算悠久,跟其他动辄上万年的仙道宗派相比,它创立于仙魔大战后,距今只有四千多年。但谁也不敢轻视这个较为年轻的仙道门派,它与另一个仙魔大战之后从中土迁到北境的寒宫一同站在北境仙道宗派的顶峰。每次收徒的时候,都是北境大地上的一次盛会,但若非天资惊人之辈,往往满怀希望而来,失望而归。仙古八峰表面和气,共同尊掌门天梦的号令,但自从天梦开始常年闭关,不过问宗门世事之后,八峰内便开始互相较劲,不论收徒、资源、都是激烈争夺,不给其他峰得到机会,本以为大长老的威望与修为,谁都不敢明目张胆的做,但偏偏大长老鼓励各峰之间竞争,但各峰不得为这些事内讧,如有各峰争论而无法决定归属的物品,便由长老院暂为保存,再到十年一度的各峰弟子比试大会上再做断决。在平时,因为各峰之间实力有强有弱,在峰主为了各自面皮不愿以大欺小出面干涉的情况下,很多东西是各峰弟子之间解决不来的,于是,十年一次的比试大会就成了仙古除了每百年一次的收徒盛况之外最盛大的日子,不仅仅是积压了十年的物资可以得到归属,而且关系到各峰峰主之间的面皮之争。

    而这一次的十年大比尤为盛况,热闹非凡,原因是大庆皇朝的二皇子和寒宫的掌门千金也带人来观礼了。

    中午时分,仙古的众弟子都来到了山谷中的三座比试台前,三座比试台皆以最坚硬的金刚石建造,辅以场域加持,坚不可摧。三座比试台彼此相隔仅有十几丈之远,呈三足鼎立之势。而此刻台下已是被围的人山人海。而在不远处是一座两层高的看台,上面排放着一排座椅,铺着柔软的红色绸缎,而前面的桌子也铺着红布,上摆放着仙家灵果。

    这三座比试台分别对应外门练气弟子,与内门的凝神、玄境弟子。一眼望去,茫茫人海,人声鼎沸,可见仙古的门人兴旺。

    在三座比试台的中间,有一张数人高的高大金榜漂浮在半空中,上面用红色的大字显示出即将参与比武的弟子与几号比武台。

    不多久,一声清脆的钟声传来,回荡在仙气氤氲的山谷之中,令所有人瞬间激动起来。只见几名身穿白色长袍,后背绣着巨大阴阳图的老妪与一名器宇轩昂、英姿勃发的锦衣男子一同出现在看台之上,同行的还有一位年约十四五岁左右的少女。

    而在后面是八峰的峰主,其中有五名都是身披白袍的中年女子,而剩下三名则是身披黑袍的中年男子。造成如今这样女多男少的局面,或多或少也与当初的创始人纳兰初夏是女儿身,故女徒较多有关,一代一代的收徒收下来,就形成了如今的局面。

    只见那名十四五岁的少女,她身着一身水绿长裙,与那名锦衣男子一左一右的坐在一名白衣老妪的身边。她看着场间众人,嘴角浮现一抹浅笑,温婉而柔美,双眼明眸灵动有神、巧笑倩兮,双眉如柳叶一般,点点朱唇好似熟透的樱桃,肌肤胜雪、白玉无瑕,天鹅般的秀颈,欺霜胜雪。一头乌黑的齐刘海,直垂腰际。

    现在她才十四五岁,是个标准的美人坯子,若是在长几年,世间又将多一绝世红颜了。

    不仅隔壁的锦衣少年频频侧目,就连场下的男弟子们也都瞩目凝望。

    众人依次坐下。

    坐在中间的老妪将一切都看在眼里,然后转头笑眼道:“陆宫主晚年得女,也不知将来哪家小子洪福滔天才能得小姐青睐。”绿衣少女也不害羞,巧笑嫣然道:“那到时候一定要请大长老来我寒宫喝杯喜酒。”老妪笑道:“好说,好说,到时候老身定会不请自来”。

    然后,老妪又转头对锦衣男子说道:“二皇子殿下,老身知道你此行的目的,等比武大会结束后,老身给郑峰主说一声,叫青音那小丫头陪你在宗门内转转。”

    二皇子听后大喜,忙说道:“多谢大长老,若孤能与贵派的青音仙子共结连理,那以后将派人护送更多的钱粮药草等给贵派已表大恩。”而二皇子心里同时想到若是能打动青音,不仅可以抱得美人归,更有仙古作为大靠山,为自己击败大哥争储,又取得了更多的支持。想到这些,不由得的又开心的暗笑起来,仿佛已经得到了青音。

    台下,小苍峰一脉的弟子都守在玄境的看台旁,而半空中的金榜上面,第一位正是青音,而对手那一栏是一位叫楚羽的大苍峰弟子,分到了专属于玄境弟子比试的三号比武台。

    青音站在台下,周围尽是同峰的师兄师姐师弟师妹们,他们都在给青音大声打气助威。不仅小苍峰一脉的弟子在给青音加油助威,就连作为对手的大苍峰一脉也有不少弟子欲为青音呐喊助威,奈何碍于同门情谊以及坐在看台上的师尊,不敢明目张胆的喊出来。

    青音淡然出尘,她缓步走上比武台,而对面已经有一个黝黑的男子站在那等她了。

    此时,主持这场比赛判罚的长老已经激活比武台的透明护罩,以此防止台上的比武波及台下围观的弟子。

    青音绝美的脸庞波澜不惊,拱手道:“小苍峰青音,请楚师兄赐教”。

    楚羽见青音信步走来,腰间挂着一把霞光阵阵的长剑,台下震耳欲聋的助威呐喊声直欲将他淹没。他拱手还礼道:“大苍峰楚羽,还请师妹手下留情”。

    说着,他右手抬起,掌心向上,一道白光一闪,一把一人高的火焰缭绕的长刀已经被他握在了手里。

    看台之上,二皇子问道:“这里是北境大地,按理应该修习冰寒类的功法更为便捷,这个楚羽所用大刀却是火属性,也不知此人是作何想法”。

    旁边的一个黑衣男子自豪的说道:“羽儿是少见的天火体质,故而更适合修火属性的功法”。

    绿衣少女不等二皇子开口便说道:“那依师叔所见,台上两人谁会赢?”。

    这时另一个留着山羊胡须的黑衣男子开口道:“那肯定是我座下的青音儿了”。

    “哼,是吗?等着瞧吧!”最先开口的那名黑衣男子不服气的回道。

    只见台上两人,一动不动,都在蓄势待发,等待对方先行出手。

    楚羽单手握着长刀,刀把靠背,刀刃拖在地上,橙红色的火焰不停的环绕着长刀。

    他看向对面的青音,沉声说道:“师妹,若你现在认输的话,还来得及,我这把刀名为融金落日刀,破坏性极大,若到时候伤着师妹,于小苍峰一脉不好交代”。

    青音淡然道:“无妨,若是我因此输了并受伤,那是技不如人,我不会让师兄师弟们找师兄的麻烦”。

    “那好,准备接刀了。”楚羽低喝道。

    然后楚羽拖着长刀疾步奔向青音,刀刃在坚硬的金刚石表面划出道道火星。

    只见青音右手剑诀一引,腰间散发着霞光的长剑自动出鞘,被她握在手里,橫在胸前,左手在剑面一划,只见剑身立刻散发出炽盛的金光,然后猛的向前一划,一道金色的剑芒横扫向楚羽。

    而楚羽双手举刀,奋力向前一刀劈下去,霸道的刀光与凌厉的剑光冲撞在一起,只听得轰的一声,青音与楚羽都是身子一抖,但又马上站稳,而余波震荡在比武台的护盾之上,使得护盾立时金光闪烁,好一会儿才慢慢消散,可见双方这一击的威力。

    楚羽眉头一皱,说道:“素闻师妹入门不过三十载,步入玄境不过五年时间,没想到这么快就有了玄境三层的实力了,但很可惜,师兄我已经玄境六层了,下一击,我将使出全力,若师妹接不下,现在仍可认输投降”。

    青音面无表情,冷冷道:“还请师兄不要保留,全力出手”。

    楚羽看了一眼青音,说道:“那我就依师妹的意思了”。

    然后楚羽举刀向前劈,大喝一声:“炎龙无双。”只见两条火焰组成的龙互相翻滚缠绕着飞向青音。

    台上,黑衣男子不屑的哼了一声,淡淡的说道:“小苍峰的弟子果然姿色出众啊,连我这榆木脑袋的弟子居然也会一再怜香惜玉。”言下之意就是青音只是看着一张好看的面皮,不然楚羽早就将青音击败了。

    青音的师傅,也就是先前开口回呛的那个黑衣男子脸色一变,这个大苍峰的陈峰主居然讥讽他坐下的弟子修为不行只能靠脸吃饭。当下怒道:“本座也不知道原来大苍峰竟然有如此之多的登徒浪子,好色之徒,真是败坏我仙古的名声,这要是传出去,必定要叫其他门派耻笑”。

    陈峰主大怒,正待反驳,坐在中间的大长老咳了一声,说道:“两位师弟都消消火,一千多岁的年龄了,在客人面前吵吵闹闹也不嫌丢人,这样传出去,别人还误以为我仙古内讧,说出去更丢人”。

    两位峰主都互不服气,但看在大长老的面子上,也不好发作,双双转过头去继续看比武。

    比武台上。

    青音面色不改,剑诀一引,祭起长剑,顿时台下寒气袭人,青音脚下所站的地面迅速的结出一层冰霜。靠的近的弟子,都感觉一阵凉气扑面而来。

    她右手将剑竖起,左手伸出两根手指从剑柄抚上剑身,慢慢向上。只见手指所扶过之处,剑身迅速的结出一层冰花。她缓声道:“冰封三万里”。

    只见青音周围刹那间结冰,一堵厚重的冰墙挡在青音的身前,而楚羽的炎龙无双也攻来了,火龙撞在冰墙上,冰墙融化,火龙消失,台上蒸腾起大片水汽。

    这次,青音不再被动,直接挥剑娇喝一声:“梅花三弄。”只见三道迅疾的剑光夹杂着朵朵冰花攻向楚羽。

    楚羽橫刀上举,大吼一声:“纯阳无极”。

    只见熊熊烈火从他身上窜起,并形成了一层火焰护盾。三道剑光斩在护盾上,也只堪堪将护盾斩出道道裂痕。

    楚羽大喝一声:“师妹小心了,这是师兄我最强一击。”说罢乘势横刀向前一劈,大喝一声:“怒火连斩。”然后以催动体内的真元,辅以仙古大苍峰一脉的心法,双手不停变幻间,已足足向前砍出了十八刀。十八刀过后,楚羽像是突然得了一场大病一样,脸色苍白,身体摇摇欲坠,仿佛这套刀法抽空了他体内所有的力量。

    青音则娇喝一声:“踏雪无痕。”身影不停的变幻,令场下的弟子完全看不清人在哪里。但楚羽刀芒像是锁定了青音,任凭她闪到哪里,刀芒就飞向哪里。

    这时的青音,冷漠的脸色有一丝决然之色,像是决定了某件事。也不见她有什么动作,依旧踩着踏雪无痕的步法向后退去,但楚羽的刀芒速度更快,要看就要追上了,场下的众多弟子依旧尖叫声连连,更有甚者依旧用手捂脸,不忍心亲眼看着一代佳人就此香消玉殒。台上的郑峰主也皱起了眉毛,露出隐隐不安的心情。反观陈峰主,则嘴角上扬,一抹笑容浮现。此刻最着急的是二皇子,他本就是为青音而来,要是青音有事,他就要白跑一趟了,但此刻坐在台上,急也没法子。而判罚这场比赛的长老甚至都已经准备出手干预了。

    而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青音反手一划,只见她绝美的脸上白里透红,将剑在身前一舞,剑身在半空中大放金光,金光覆盖了整个巨大的比武台。场下离得近的弟子,甚至感觉这金光非常刺眼,不由的闭目。而青音脚步轻台,一步步的走到半空,同时左手曲弹,小苍峰一脉的法诀全速运转,整个人仙气腾腾,竟挥剑将袭来的刀芒一剑一剑的砍散。

    “铮”的一声,被青音握在手中的长剑发出一声剑鸣,回荡在场间,十分的动听。

    看台上的陈峰主脸色大变,而一旁的二皇子则是惊喜连连,但反观小苍峰一脉的郑峰主,却有那么一丝错愕。

    半空之中,青音一袭白色衣裙迎风飘扬,风姿绝世,动人心魄。只见她再次举起长剑,剑尖对准楚羽,刹那间金光炽盛,剑光吞吐。

    楚羽面色凝重,但令人意外的是他突然收起了融金落日刀,举手说道:“我认输!”全场哑然。

    青音看向判罚长老,长老点点头,然后收起了比武台的护盾。

    青音收起长剑。落到地面,对楚羽拱手道:“楚师兄,承让了”。

    楚羽没有悲伤亦没有愤怒,他平静的看向青音,问道:“你是什么时候破入玄境八层的?”。

    青音亦平静的回复道:“若我一年前没有受伤,那我现在是上不了场的”。

    不仅楚羽闻言一愣,场下的弟子与看台上的人全都楞了,场面一时之间静的连掉一根针都能听见。

    楚羽自嘲一笑,感叹道:“原来师妹早就踏入问鼎,倒是师兄我班门弄斧了,徒然人笑话”。

    青音摇摇头,道:“说起来还是我对不住师兄”。

    楚羽道:“输给一个曾经问鼎的人,我不觉得丢人,但我很好奇,你又是怎么从问鼎跌落到如今的境界?”。

    “因为我去寒谷寻小苍峰初代峰主传下来的尘影剑。”青音淡淡的说道,仿佛此事根本不值一提。

    不仅楚羽听完后顿感头晕目眩,就连坐在台上的陈峰主和二皇子也一阵手捂胸口,台下的弟子们更是吸了一口冷气。

    就算不是北境的人,都知道寒谷里面栖居着龙族里面最强大的五条巨龙之一的冰霜巨龙,更何况在场的都是北境的人,他们都知道寒谷是何等险地。在所有人的认知里,寒谷就是生命的禁区,因为里面那条龙太强大了。同时在场所有人再看向青音时,都不得不由衷的佩服这个女子,不仅闯入寒谷,居然还活着出来了,相比境界跌落,能活着出来真是太厉害了。原因无他,因为寒谷的这条冰霜巨龙,在千年之前的仙魔大战期间就有传言它是接近永恒境的存在,仙魔双方大战的时候都刻意避开了这个地方。现在五千年已经过去了,鬼知道这条龙现在已经强到什么地步了。

    众人惊诧之余,金榜已经开始显示出下一场的对决名单了,于是热热闹闹的比武大会在掀起第一轮波澜后又接着进行。

    很快,经过几天的比试,多数弟子被淘汰,留下来的三十六名弟子经过两轮激烈的战斗后,剩下最后的八名弟子,正好每峰各有一名。而随着比试的大半进程结束,多数物资已经确定了归属,剩下的物资虽然贵重,但还如不了各峰峰主的眼,到了八强阶段后,就已经是各峰峰主的面皮之争了,哪家弟子赢了,哪座峰的峰主脸上就会倍有面子,而输的一方自然大为恼火,但教出来的弟子技不如人也是没法子的事。

    在金榜的排名中,青音暂时名列第四,排在她上面的还有三个玄境九层的弟子,其中排第一名的那名弟子已经半步问鼎,成为本届比武大会最有希望夺取第一名的人选。如果得到第一名,不仅以后会得到自己师傅更加细致的教导和自己峰内更多的资源倾斜,而且有机会进入仙古的藏宝阁之中选择一样属于自己的东西,可以是兵器、法宝,也可以是灵兽、功法。所以不仅关乎老一辈的面皮之争,对年轻的弟子来说同样具有很大的诱惑力。

    此刻,金榜上显现出两名弟子对战信息,排名第一的帝一对战排名第五的林浩言。

    两人走上比武台。

    帝一看着面前有些微微发抖咽口水的林浩言,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你未战先怯,认输吧,你不是吾的对手”。

    林浩言闻言有些心动,他自问打不过帝一,于是转头望向看台上的师傅,眼神略带一丝祈求。只见坐在看台上一名白衣老妇人看到林浩言看向她,顿时大怒,骂道:“混账,东阳峰的弟子,只有站着死的,没有跪着生的。”林浩言无奈,只好对帝一抱拳,说道:“还请师兄赐教”。

    帝一站在场中未动,他抱拳还礼之后,将一只手背负在后,说道:“林师弟,吾只用一只手,让你先手三招,若能击退吾一步,便算你赢”。

    林浩言本已绝望的眼睛里突然看到了一线巨大的希望,他小心翼翼的问道:“师兄此话当真?”。

    “吾从不说废话!”帝一酷酷的说道。

    “那好,师兄,得罪了”。

    只见林浩言高大魁梧的身躯,突然间像是拥有惊人的实力,他一个箭步,冲到帝一面前,右腿横扫连踢,招式连贯,呼啸的风声,脚尖散发的蓝色光芒,双腿连踢,极其凌厉,劲道十足。

    帝一脸色不变,单手成掌侧竖胸前,然后大喝一声:“金钟罩”。

    只见磅礴的金色真元从帝一的身上涌现,凝聚成一口金色的大钟,将帝一严严实实的包裹在里面。林浩言连踢了数脚没有丝毫作用,只有金钟发出砰砰砰的撞击声。他心有不甘,于是退了回去,准备第二招。而帝一也收起了金钟罩,说道:“还有两次机会”。

    只见林浩言右手虚抓,凭空出现一把散发着蓝光的长剑,他舞了一个剑招,剑尖直指帝一,口中念道:“天地刑罚,神雷为主。执我长剑,涤荡世间。奔雷剑。”只见九天之上,云端深处,无数电光如电蛇一般汇聚,然后轰的一声落在林浩言的剑上,并通过剑尖奔向不远处的帝一。(作者:此处致敬诛仙)。

    这一招是仙古东阳峰弟子的成名绝学之一,曾经不知道多少魔道中人死在此剑招之下。

    帝一不敢轻视,他单手迅速结印,然后结印的手掌拍地,大喝一声:“长生天之术,神树降临”。

    只见帝一的面前,出现一个朦胧虚幻的世界投影,里面有一棵枝繁叶茂的参天大树。而奔向帝一的雷电全部被这棵神树的投影给吸收了进去。

    看台上,东阳峰的白衣妇人睁大了眼睛,然后怒笑道:“冷师妹倒是真不错啊,居然这就把曲行峰历代峰主才能学的东西教给了这小子,看来是打算让这小子接任啊”。

    冷峰主脸色微变,惬怀的隐射道:“薛师姐,毕竟我们不像有些峰到现在连个继任者都还没确定下来,我曲行峰的人才实在太多了”。

    薛峰主闻言大怒,刚要开口说话,只听见坐在中间的大长老呛了一声,脸色很是不悦。薛峰主见状忍了下去,只得重重的“哼”了一声。

    场下,九层以上的观战弟子都在喝彩。青音看着场上暗红色发丝飘扬,一双深沉俊目的帝一,心中不由的比较起自己和他之间的实力,开始推演起两人如果遭遇的话,该怎么出手。

    场上,林浩言见第二招已被帝一挡住,心中暗自惊叹“果然是金榜第一的人,人如其名。”他对帝一沉声说道:“师兄小心了,接下来这招是我几年之前在东境游历时,一位老人家见与我有缘,传授与我。我本不想动用这一剑,但现在不得不动用了”。

    帝一很好奇,见林浩言如此郑重,便开口回道:“林师弟,你有招尽管使出来,吾一并接着”。

    只见林浩言默念口诀,单手握剑,指向半空,然后缓慢画了个圆。只见长剑所过之处,留下道道剑影,令人分不清是真剑还是虚幻。待他画完,已足足有几十把冒着蓝光的长剑,剑尖齐刷刷的指向帝一,并且,林浩言还在蓄势。

    而帝一眼中已经出现了凝重之色,他再次单手结印并拍地大喝:“长生天之术,神树降临。”然后,又立刻结了另外一个印,只见帝一身前出现一个由金色真元组成的淡淡虚影,面容看不真切,但隐隐能看到一对猩红的眸子。虚影的右手握着一柄若隐若现的金色长刀,刀柄的末端隐约间可以看到一颗虚幻的骷髅头,但长刀从中间断了一半,刀尖那一部分不见。他左手握着一把剑,但那把剑的影响更淡,完全看不清,只有那柄刀比较清晰,可以看出一个轮廓。虚影的身上绕着铁链,就这么静静的注视着前方。

    这时,林浩言也终于蓄势完毕,他松开握剑的手,把剑把向前一推。只见数十把长剑迅速向前刺向帝一,如同数十道蓝色的流光一般,直接撞进了神树投影,在折损大半后,依旧有两把剑穿透了神树的防御刺向帝一。

    这时帝一抬起一只手,而前方的虚影也抬起那只握刀的手,和他动作一致。

    这时,一股狂暴的能量自虚影那里爆发出来,帝一单手轻轻一挥,虚影也跟着将持刀的手一挥,只见断刀发出金属震颤的声响,将迎面而来的蓝色长剑直接击碎成星星点点的蓝色碎片。

    台上,绿衣少女猛的站了起来,震惊的说道:“他怎么会大魏皇朝的召唤天神?”此时不仅绿衣少女,就连大长老也不解的看向曲行峰的冷峰主。

    冷峰主像是事先知道会发生这件事,所以面色不改的回复道:“天下除了那一脉,还有谁敢姓帝?”。

    “果然,我一开始就觉得很熟悉,但始终没想起来,现在终于知道了,原来这个帝一,是大魏皇朝的大皇子啊。”绿衣少女恍然道。

    这时东阳峰的薛峰主嘲讽道:“既然是那一脉的人,又岂会看上你这个曲行峰继承人的位子”。

    二皇子不等冷峰主说话,便着急开口道:“魏国与孤的大庆皇朝是兄弟关系,如今魏国的大皇子既然在北境修行,冷峰主却不告诉孤,真是让孤难做,做皇子的,更应该早些为帝兄接风洗尘,尽地主之谊才是”。

    冷峰主只好说道:“此事是我的的错,本想让他好好修行,不想叨扰二皇子殿下,没成想现在还是叨扰到了二皇子,失敬失敬”。

    二皇子还想再说些什么的时候,场上的比试就已经结束。三招过后,林浩言没能击退帝一一步,直接放弃了认输了。他看向台上自己的师傅,而薛峰主这次难得的没有生气,只是神色复杂的看着林浩言,然后点点头。

    台下的弟子再为帝一喝彩,帝一看了一圈台下喝彩的众多弟子,在人群中与青音对视了一眼,然后转身下台了。

    青音看了一眼帝一后,又转头看向坐在看台上的绿衣少女。似是有心灵感应一般,那个绿衣少女也看向了青音,两人互相对视了几息时间,绿衣少女便笑嘻嘻的向青音挥了挥手,青音常年冷淡绝美的脸上,也露出了淡淡的笑容,算是回应。

    冰封长城。

    王文阳在房间中昏昏沉沉的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屋子的内几根深红色的房梁。再向四周观望,只见一个侧身对着他,身材修长,身穿一件黑色蝴蝶纹花裙,身披黑色藤纹薄烟纱的女子站在窗前,透过打开的窗门,盯着外面天空的飘雪发呆。

    听见声响,女子转过头看着王文阳,王文阳一看,正是被自己买下的蛮女。

    他眉头一皱,不解的问道:“为何?之前也没见你反抗”。

    蛮女看着王文阳,静静的说道:“因为时间还未到”。

    王文阳更加疑惑了:“什么时间?”。

    蛮女没有说话,伸起右手,只见掌心慢慢的升起一团黑火。

    她平静的开口,慢慢说道:“我本是荒原深处的火神部落的祭司之一,与另一人在争夺部落主祭的时候被她暗算,在我不经意间下药,使我全身修为被封,后来我们部落与兽神部落在争夺一片草场时发生战争,部落内只留下不多的人防守,而我就是那个时候被她安排人打晕,后暗自将我交易给了一个边境的小部落,换取了两车毛皮”。

    王文阳听的暗自咂舌,连忙问道:“那后来呢?”。

    蛮女自嘲的笑了一声,说道:“呵,后来这个小部落要把我嫁给他们的病入膏肓的老族长冲喜,按照荒原惯例,要先向神灵祭祀,然后祭祀结束后由男方带女方回房,但那个老祭司对我心存不轨,故意拖延,想拖到那个老族长毙命,结果拖了这么多天,他也拖不住了,只好举行了祭祀典礼,祭祀刚刚结束,那个老族长和老祭司连我手都还没碰到,结果你们人族的大军就杀来了,说实话,那个时候我竟然觉得以前对我族同胞烧杀抢掠的人族,这一刻竟是如此美好”。

    说完,就看着王文阳,似笑非笑的说道:“接下来,我就被人族士兵抓到这里出售,在后来,我可是被你占尽了便宜,要不是我体内的药力减弱,使得我稍微恢复了一些,怕是就被你这小贼得逞了”。

    王文阳讪讪的笑着,然后问道:“那你既然脱困,又将我打昏,为何不逃出去,或者干脆杀了我?”。

    蛮女转身看向天空,悠悠道:“说起来,你也算是给我自由的人,除了有点好色,并不令人讨厌。而我……我一个你们人族口中的蛮女女子,若是就这样出现在城内,怕是刚出门就被人族的士兵抓回牢笼再次出售了”。

    王文阳沉思了一会儿,说道:“我本来就想去荒原游历,如果可以出冰封长城的话,我带你一起回你的部落”。

    说到底,王文阳虽然在情欲道修习了一年多,但内心最深处最原始的那抹善良依旧存在,这也是他做出这样选择的原因。

    蛮女摇摇头,说道:“作为人族,你可以出冰封长城,但我不可以,一但向着部落的方向出发,会立刻被城墙上的人族神射手射杀”。

    王文阳挠挠头,说道:“那你想去哪?”。

    蛮女望着他,平淡如水的双眼第一次出现一抹希翼的神色,说道:“早闻人族地域富饶,物产丰富,你带我去你们人族的繁华地带转转吧”。

    王文阳想了一下,道:“好吧,那就以姑娘所言”。

    “对了,如何称呼姑娘?”。

    “我给自己取了一个人族的名字,你叫我心月就好,你呢?”。

    “我啊?我叫王文阳”。

    “哦”!


如果您喜欢,请把《红尘仙子赋》,方便以后阅读红尘仙子赋【红尘仙子赋】07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红尘仙子赋【红尘仙子赋】07并对红尘仙子赋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