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常淫物见闻录

第三章 吸精鬼的来访

类别:其他类别 作者:冻住不洗澡 本章:第三章 吸精鬼的来访

    作者:冻住不洗澡。

    是本站首发。

    字数:6828。

    本来是准备这几天日更的,结果摸了两天才摸出个开头,只好拿之前的存货凑凑数了(擦汗)不过为啥评论这么少……果然是过气了么。

    郝仁梦见了那个昏暗的小巷,梦见了背生蝠翼的红发少女,梦见了她美妙绝伦的口交榨精,也梦见了……。

    啊……啊……射了。射了。 郝仁大叫着惊醒,清晨的阳光透过窗户,已经是早晨了。

    等等……胯下的触感怎么这么真实……一把掀开被子,一丝不挂的莉莉正含着郝仁的大肉棒一脸舒爽地享用着精液。

    呼~房东早上好。 莉莉享受地吞下了精液,小嘴松开来,一边用脸蹭着粘糊糊的大肉棒一边向郝仁问好。

    这样淫乱的一幕发生在自己身上,郝仁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毕竟……精液都已经射出去了。

    莉莉啊……以后不可以这样了知道吗? 郝仁扶住莉莉的脑袋,努力让她离自己的大肉棒远一点。

    房东不喜欢我的口交吗?还是说感觉不如昨天那个吸精鬼的口交好? 莉莉委屈地摇着自己的大尾巴,自从昨天变身之后莉莉就再也没变回去。

    我不是这个意思。但我们才认识第二天吧。

    但是我们淫物就是要吃大肉棒的呀。 莉莉舔着手指头意犹未尽地看着郝仁的胯下。

    你是狼人。狼人啊。狼人不都是吃人的吗。

    但是书上说我这样的都叫淫物,天生就是要服侍大肉棒的呀。 呆萌的莉莉又往郝仁身边蹭了过去。

    停。哪有书会这么讲的。肯定是小黄书吧。 郝仁赶紧按住一脸色情的莉莉,以防她再进一步,不过光着身子坚挺着大肉棒做这样的东西,气氛就显得尴尬起来。

    你不会是在路边随便捡了本小黄书就当真了吧? 郝仁觉得以二货狼人这样的智商,这是非常有可能的。

    是啊。

    以后不许看小黄书了。书我替你留着,快把衣服穿好。 郝仁捂着额头松开了手,理智告诉他不要和二货讲道理。

    我饿了。 郝仁一转身莉莉就扑到他背上蹭起来。

    滚。下来吃饭。

    滚是郝仁家的一只猫,一只黑白相间的小猫……同时也是莉莉的克星。

    不要问我为什么狼人会怕猫,我也不知道。——郝仁。

    本来贴着郝仁的莉莉在 滚 下来后飞快地窜到了桌子另一边,抱着自己的面条瑟瑟发抖。

    紧接着她又看到了正趴在郝仁肩膀上,一脸出宫视察神态的黑白小猫,一双已经变成淡金色的眼睛死死盯着那张猫脸,憋了半晌才以一种近乎朝拜的语气哆嗦着打招呼:“滚……早上好”。

    “作为一只狼人,请稍微有点出息,”郝仁默默看了莉莉一眼,觉得自己每多跟这姑娘说一句话,自己心里对未来不确定生活的危机感就减弱一分:就这货,太能给人减压了。

    等等,这话好像有点歧义……郝仁看了看鼓起的裆部,思路又跑偏了。

    或许我应该去找个医生看看,整天这样硬着也不行啊。 郝仁一边给滚倒上猫粮一边想着。

    砰砰砰 敲门声突然传来。

    不知是不是错觉,在敲门声响起的前一秒钟,郝仁突然感觉到一种有点熟悉的冷气,但这冷气只是如幻觉般出现了一瞬间,他认为是自己神经过度紧张所致。

    谁啊? 郝仁寻思应该是收水电费的上门了,站起来整了整裤裆,显得不那么明显后开了门。

    门外站着一个不认识的女孩子。

    她身量高挑,目测至少得有一米七,身材纤细,长发及腰,穿着一身很朴素的黑色连衣裙,脚上穿着看上去略显陈旧的运动鞋,除此之外再无装饰,但朴素的穿着并不能掩盖少女的容貌出众:她容貌精致而带有一种“贵气”,眼睛不大,但微微眯起来的时候似乎带着一种优雅的美感,鼻子小巧而微微上翘,嘴唇很薄,不施粉黛却红艳欲滴,整体的脸型似乎略带点亚欧混血的感觉,给人的印象是一个漂亮的混血姑娘。最引人注目的是她的脸色:肌肤干净柔嫩到几乎吹弹可破,而且异常白净……甚至白净的有些过头了,郝仁甚至觉得那有点苍白。

    诶你不是昨天晚上那个……莉莉快变身。 现在他完全可以确定开门之前感觉到的那一瞬间冷气不是幻觉了,那是自己从小培养的神奇第六感,但事实证明在没有警惕心的前提下光有第六感管蛋用——他已经把门打开,而且跟昨天晚上的吸精鬼距离不足两米。

    一阵风声从身后传来,郝仁知道这是变身之后的莉莉正冲过来救援,与此同时郝仁也立刻脚下发力准备向旁边跳开,让狼人和这个吸精鬼正面对上,自己就等于安全了。

    就在郝仁产生闪避想法的时候,眼前的黑长直少女已经以远超人类反应速度的动作伸过手来,她一把抓住郝仁的胳膊,以几乎要把他拽骨折的蛮力将其拽到自己身后,还用很好听的声线低喝了一声:“小心”。

    莉莉看到自家房东已经被敌人拽过去,脸上一瞬间闪过懊恼的神色,但她还是捏紧了手里板砖,从喉咙里发出示威一样的“呜呜”低吼声:“吸精鬼……现在是白天,你这个吸精鬼晚上都打不过我,白天更不是我的对手。把房东还过来我就饶你一命”。

    “狼人,野兽什么时候也装模作样地混在人类的城市里了。”吸精鬼少女的声音清冷而轻蔑,虽然不知为何带着一种虚弱感,但她语气中对莉莉的不屑一顾却非常明显,“在荒郊野外抓兔子不才是你们的本职么?”。

    郝仁听到一个声音直接在自己耳朵眼里响起:“人类,你先跑,我来拖住这个狼人……虽然是白天,但拖住她还是没问题的”。

    郝仁:“……啥?”。

    “去死吧。长翅膀的老鼠”。

    “去死吧。只会抓兔子的野兽”。

    就在郝仁一愣神的功夫,两个不可以常理度量的异类生物已经缠斗在一起,莉莉的怒吼和吸精鬼少女的叱咤几乎是在从十几个不同的位置同时响起,这已经完全超出了人类肉眼和听觉的反应速度。

    但郝仁已经从一开始的惊愕中反应过来,虽然还不确定真相如何,但他知道不能让这俩打下去了,别的不说……他担心有人看见这离奇的一幕。

    哪怕住的再偏僻,这里也是有人家的,如今已经是早上,这条街仅有的几个住户随时可能出来,莉莉跟吸精鬼少女打斗的动静可不小,被人看到绝壁会出事——莉莉真有可能被中科院的抓走切片之后送到食堂尝尝咸淡去。郝仁完全相信大吃货国的国情。

    看到街道尽头的一扇院门正被人慢慢推开,郝仁心急如焚,扯着嗓子使劲吼了一句:“停。别打了”。

    那么……两位能不能解释一下…… 郝仁跑去泡了壶热茶,接下来便跟两个不正常生物在客厅里大眼瞪小眼地干耗起来。

    房东她想吸你的精液。我看过书的,你们吸精鬼没一个好东西。”莉莉第一个蹦起来说到。

    “不是你先把这个人类绑架的么。”吸精鬼妹子细细的眼睛眯起来,带着一股杀气,“我是迫不得已才用吸精的方式记住你的味道,今天就是来救你的。

    莉莉坚持认为眼前的吸精鬼是想吸房东的精液,后者的一切说法都只不过是因为打不赢自己才胡编乱造出来以求脱身的(也不知道这个二货怎么这么有自信),而吸血鬼少女坚持认为莉莉是想胁迫人类以伺机潜伏在人类城市中。

    “那什么,”最后还是郝仁这个东道主不得不打破沉默,他首先转向一切误会的源头,也就是那个吸精鬼姑娘,“这位吸精鬼小姐啊,这么说昨天晚上……”。

    “请不要用吸精鬼这种称呼,”衣着朴素,但气质带有一种天然清冷优雅之感的黑长直少女微微皱起眉头,“只有那些只具备本能的吸精仆人才算吸精鬼,我们这些能克制吸精本能的是贵族中的贵族,人类对我们误解很深所以总是搞错。

    你可以叫我薇薇安,全名暂时不能告诉你”。

    “哦,”郝仁点点头,虽然不知道什么是吸精仆人,但他能看出眼前这个黑长直少女其实很好说话,“薇薇安是吧。这么说昨天晚上你不是袭击我们?其实你是想来帮忙的?”。

    “我看到人类跟狼人在一起,不知道你是被蒙骗还是被威胁,”薇薇安点点头,“所以我就冲上去用嘴穴帮你的大肉棒榨出了精液,只有吃了你的精液,我才能顺着气味找到这里。

    “放心,我知道你一定是碍于狼人的胁迫以及不相信我的实力才不敢说实话的,等一会我状态恢复过来就让你看看,这个只会抓兔子的野狗根本不是我的对手。

    莉莉一听这个顿时一巴掌拍在茶几上,当时桌面就出现一大片均匀的龟裂纹:“你骂谁是野狗?。你这个长着翅膀的老鼠”。

    薇薇安也不再压制敌意,她腾地站了起来,面前的茶几和身后的沙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挂上一层冰霜:“以为自己很厉害?再打一架啊。就是因为你们这些控制不住本能的家伙到处作死,局势才变成今天这幅模样”。

    原本被控制在茶几周围的杀气在杀气主人的释放之下终于弥漫开来,伴随着两声怒喝,随之而来的就是寒风呼啸和隐隐约约的狼嚎,缺心眼的“滚”终于意识到情况不对,迅速扒了两口猫粮便刺溜一声冲上二楼,只留下郝仁看着自己的家具,急火攻心:“我的茶几……”。

    就在莉莉和薇薇安眼瞅着就准备在客厅里大打出手的时候,郝仁原本充足的耐心终于被磨没,他用力一拳砸在茶几上,用自己能发出的最有气势的声音一声大吼:“都够了。这里是我家”。

    随着郝仁长达一个小时的思想教育……两位少女还是坐下了。

    客厅中的冷空气和低气压还在持续,但好歹两位罪魁祸首看上去是不打算继续开战了。

    郝仁唉声叹气地收拾起已经被冻成一坨冰疙瘩的茶壶(而且还冻裂了),再看看已经报废的茶几,感觉人生大抵如此:人生在世不如意者十之八九,剩下一二是更不如意的……。

    但不管怎么说,薇薇安和莉莉看上去总算是相信对方的说法了,好吧,兴许也不是完全相信,但起码她们答应暂时不会继续打架——只要对方不露出“马脚”,她们就暂时把对方认作中立单位。

    对了。房东我想找房子住。 薇薇安从随身的小包里掏出张纸条 这是你贴的广告对吧?。

    正在旁边对着坏掉的茶几低头忏悔的莉莉顿时切换成狼人形态,那双尖尖的兽耳激灵一下子就竖了起来:她有一种强烈的糟糕预感。

    郝仁愣头愣脑地问了一句:“为什么偏偏是我这儿……”。

    他的言下之意是为什么这种不正常事件会发生在自己身上,但薇薇安显然会错了意,吸精鬼少女眨眨眼:“因为你这里很便宜啊,我没钱,找了半天只有你这里住得起——实在是不想跟以前一样住在荒郊野外的废墟或者墓地里了”。

    “这里确实挺便宜的,你要不怕偏僻就在这住下吧,”郝仁呆愣几秒还是点点头,嘴角划过一丝哭笑不得,反正虱子多了不痒债多了不愁,已经有个狼人了,自己这生活在可以预见的未来恐怕已经正常不起来,多个吸精鬼就多吧,权当给生活添姿彩,“不过我得提前说明一点,你不能惹事……当然我也不会把你和莉莉的事情往外说,我还怕你们杀人灭口呢”。

    不过就在郝仁和薇薇安已经快商定妥当的时候,莉莉突然拍着桌子站了起来:“等一下。这个长翅膀的老鼠也要住在这里?跟我住一个屋檐下?”。

    “你以为我愿意跟野兽住在一块?。”薇薇安的火气也不小,但好歹还记着之前承诺过的休战协议,没往外乱放冷空气,“要不是快穷死了,谁会来这儿啊”。

    都够了。我才是这里的房东。 郝仁的房东气场瞬间镇住了两个非人少女……毕竟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呀。我的钱包”。

    薇薇安整个人几乎从沙发上蹦了起来,这位吸精鬼少女平常勉强还能保持一点优雅气质,但现在这点优雅气质已经荡然无存:她钱包没了。

    “我昨天飞了很远去找月光明亮的地方恢复气力,”薇薇安哭丧着脸,“我哪知道东西是在什么地方掉的啊……呜,我最后的生活费,我攒了好久的生活费……这个月丢了四次钱,这是最后一点了”。

    郝仁眉毛一跳一跳的:这个吸精鬼到底是怎么混到这么惨的?。

    真的可以吗?房东我可以给你提供性服务来抵房费的。我的榨精技术可是一流的哦。一次十块怎么样? 丢了钱包的吸精鬼少女一脸悲愤地抱着郝仁蹭来蹭去。

    郝仁已经开始慢慢接受这样的设定……毕竟以他的身体素质,既推不开也躲不掉,只能默默忍受着少女柔软的娇躯在手臂上蹭来蹭去。没有推翻她,已经是忍耐至极了。

    虽然价格很诱人……咳……我在说什么 郝仁一不小心就说了这话“你什么都别想,就先在这里住着就行了”。

    “就这么决定了。这里是我家,起码租房子方面我说了算。”郝仁摆摆手,又看了满脸不爽的莉莉一眼。

    就在他准备上楼帮薇薇安收拾房间的时候,一阵几乎称得上响亮的“咕噜噜”

    声音突然从旁边传来,莉莉尴尬地揉着肚子站起来:“房东,咱们吃饭呗?”。

    郝仁抬头一看客厅里的挂钟,时间竟然已经上午十点,今天早起一阵鸡飞狗跳的闹腾,他险些忘了还有早饭这种设定:整个家里唯一填饱肚子的就只有“滚”

    而已。

    “妈蛋,这日子还不如一只猫了。”他嘀嘀咕咕地自嘲一声,随即听到薇薇安惊喜的声音传来:“啊?这里还管饭呢?需要额外掏饭费么?”。

    吸精鬼少女脸上洋溢着惊喜的模样,郝仁非常想实话实说地告诉她其实这里是不管饭的,当前这属于特殊时期,但看到对方那种几乎沉浸在幸福中的表情他就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这尼玛……总感觉一个吸精鬼混到这种程度太可怜了。

    那……你想吃啥不……我这也没几…… 郝仁说到一半,就被扑到怀里的娇躯打断。

    唔唔唔……唔。 吸精鬼少女又撕开了郝仁的裤子,含住郝仁的大肉棒口交起来。

    郝仁觉得这是自己二十五年人生中最尴尬的时刻。

    在莉莉的强烈抗议下,郝仁只得扶着薇薇安的脑袋,忍受着她嘴穴里舒爽至极的口交榨精,坐在沙发上被端着面条的莉莉监督着。

    对了,还有一脸好奇的 滚.它对于自己的主人(奴才)被吃还挺感兴趣的,趴在桌子上看的挺开心。

    在狼人的监督下接受吸精鬼的口交……这种操作郝仁真是连小黄书里都没见过。

    现在郝仁的表情可谓是非常纠结……表现的爽吧,也不行,莉莉看着呢……表现的不爽吧,也不行,毕竟确实很爽。

    于是他只好一脸老干部开会的严肃神情,扶着薇薇安的脑袋扭动着下身。

    作为特别擅长苦(乐)中作乐的郝仁来说,他开始接受这个设定了,二十五年处男身,一朝爽到天堂去。

    不得不说,作为吸精鬼一族,薇薇安的口交技术绝对是世间一流的,就郝仁自己的体验感来说……至少比自己房里的飞机杯是要爽千倍的……莉莉明显生疏的口交也比不上……。

    等等我在想什么…… 郝仁赶紧甩了甩脑袋,看着一脸气愤的莉莉,顿时感觉有点愧疚。

    房东我也要吃。 莉莉不满地扒拉着郝仁的胳膊。

    别好的不学学坏的。等会我给你下面去。 郝仁一脸严肃地训着已经伸出舌头在他脸上舔的莉莉。

    咳……嗯……莉莉……你要放葱花吗? 郝仁双手杵在灶台边上,一脸尴尬地看着锅里白花花的面条。

    毕竟他刚刚又在薇薇安的小嘴里射了出来,现在正被吸精鬼绝妙的嘴穴吸允着精液。

    多放葱花多放辣子,有啥放啥吧,我不挑食。 莉莉也蹲在下面气鼓鼓地盯着薇薇安含着郝仁的大肉棒。

    叮铃铃~叮铃铃~ 一阵响亮的手机铃声突然从沙发扶手上传来。

    房东坚持住哦。 莉莉呼地扑过去看了一眼,举着郝仁那个已经有将近五年历史的诺基亚小彩屏手机大呼小叫起来:“房东。电话。一个很奇怪的号码打来的。

    emmmm……劳驾……。

    唔~ 薇薇安吮着大肉棒,抬起头来温柔地笑了笑。

    郝仁扶着薇薇安的脑袋一瘸一拐地走了几步,从莉莉手里接过了诺基亚。

    来电提示上赫然一串数字,00000012345。

    不是吧……诺基亚也会坏的? 单调的手机铃声仍然催命一般响个不停,上面那个诡异的来电显示清清楚楚地呈现在自己眼前,郝仁忍不住掐掐脸以确定自己没看错,而且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这手机铃声是越来越响亮了,并且逐渐给人一种从四面八方传来的感觉,他感觉手里的手机正在逐渐发烫,铃声一阵快过一阵……那种从小到大就很诡异的第六感也躁动起来,他本能地感觉这个来电似乎非同凡响。

    有如入魔一般,他不由自主地摁下了接听键,将手机放在耳旁:“喂?你好?”。

    从手机中传来一个很好听,但有些咋咋呼呼的女声:“喂喂?喂?是郝仁吧?

    口交舒服吗?”。

    啊~不对,我这边是时……哦,进出口贸易公司的,前两天是你投简历要找工作是吧?我通知你下午来面试”。

    等等你刚刚说了口交是吧喂。是不是国安局啊。长官我要自首。 本着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精神,郝仁赶紧投降。

    虽然大肉棒还插在薇薇安嘴里。

    这时候手机里又传来那个女人不耐烦的声音:“喂。让你过来面试你就过来,下午来王八坨子”。

    嘟~嘟~ 郝仁愣愣地看着显示“通话时间:0分0秒”的手机,切换到通话记录上。一片空白,那个00000012345的号码仿佛从未出现。

    完了……我大概要以和超自然生物非法交配罪在牢里度过终生了…… 郝仁呆呆地放下电话,脑子里一片空白,只有胯下舒爽至极的口交榨精在脑海里回荡。

    所以……有人找上门来了?还点名要你去 应聘 ? 薇薇安吮着手指坐在沙发上。

    郝仁则坐在吃面莉莉旁边,摸着狼人少女的大尾巴。

    房……房东放心。呲溜……我会保护你的。 虽然只是加了点佐料的白水面,莉莉还是吃的欢快,看起来这二货少女确实是不挑食。

    不过既然对方只是打电话上门,而且还是以应聘的名义,应该也不会是有多少恶意。以我对人类的了解,他们要是知道想抓异类,现在这里应该都被军队包围了。 作为西方哪个国家没去过,见多识广的吸精鬼少女薇薇安,她的分析明显是靠谱的。

    不像某只缺心眼的吃面狼人……。

    算了,你们还是先找个地方躲一躲吧……万一出了事我会很愧疚的……郝仁摇了摇头。

    这个时候还为我们着想吗?真不愧是好人啊~ 薇薇安像个小女孩一样开心地笑着。

    谢谢你的好人卡,不过……诶……别……喵~ 滚一脸茫然地看着薇薇安,郝仁和莉莉三人组在地上滚做一团。


如果您喜欢,请把《异常淫物见闻录》,方便以后阅读异常淫物见闻录第三章 吸精鬼的来访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异常淫物见闻录第三章 吸精鬼的来访并对异常淫物见闻录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