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端上的暴风雨

第26章 有趣的家伙们

类别:都市小说 作者:乱点神州 本章:第26章 有趣的家伙们

    …………

    …………

    “我该,怎么惩处你们?”

    这里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

    魔女天语,独自坐在柔软的天鹅绒沙发上。

    那优哉游哉地端着瓷杯的样子,似乎是种无声的讽刺。

    尤其,是对那些家伙来说。

    “把我的房间,弄得乱七八糟。”

    破天荒的又强调一次。

    确实很少见。

    看来,这次是真的耿耿于怀。

    她很美。

    无论是坐着还是站着,

    即便生气的时候也保持足够的优雅和克制。

    那句话怎么说的?

    被冰霜女神眷顾的美丽灵魂,

    毫无疑问,她当得起这句话。

    就连友人(月竹)也说过,

    她最大的美,就是不近人情。

    不要误会,

    对月竹来说,

    这并非厌恶,而是最高的欣赏。

    天语的全身,

    从声音到语气,

    甚至从眼神到性格都带着常人难以企及的冰冷。

    但正是这股万年的霜寒,让她的魅力疯狂激增。

    说句题外话,世界上可是有很多人愿意被她用这种眼神注视着啊。——当然,这是玩笑。

    此刻,她的心情很糟。

    原因是黑暗中的生灵们……该称呼它们为生灵吗?

    总之是“那些家伙”就对了。

    她懒得去想其他的,

    差点就被那些家伙气坏了。

    …………

    他与黑暗站在一起。

    看着端坐在沙发上的她,眼神带着试探。

    “那边,是你们不该触碰的界限之外,

    你的举动会为你带来严重的后果,甚至于万劫不复。

    你可能已经开始后悔,但没有用了,

    我将夺走你的生命,并将一切搬回到正轨上来。”

    这声音既沙哑又难听,让她几次皱眉。

    “……”

    叹了口气,

    目光微闭,优雅的将瓷杯从手中放下。

    她从容不迫的说道。

    “把房间弄成这样,这很令人苦恼明白么。”

    声音很轻柔,但蕴含的情绪却不容小觑。

    仿佛是无声无息中的天崩地裂。

    也像是平静湖面下的暗流伟力。

    她看着黑暗中的存在,

    眼神是名为淡定的铠甲,

    修长的睫毛也优雅高贵。

    一时间,相视无言。

    …………

    这里是被称为书房的房间。

    字面意思,就是两位魔女平常看书的地方。

    屋内很黑暗,没什么灯光,

    倒不如说从根本上就没有灯这种东西。

    魔法师们是用精神力阅读文字,而不依靠眼睛。

    不过按理说,这里其实是有一间朝外的窗户的。

    但是啊——

    “看来,你很自信。”

    黑暗中的存在开始嘲笑她的不知死活。

    但作为回应,

    天语仅仅竖起一根手指。

    ——食指。

    似乎代表了“一”。

    然后发出唯有自己才能听到的喃喃自语。

    “你就先委屈一下好了。”

    言下之意是处理好麻烦后继续。

    关于在做什么,她不大想说。

    但和一位她讨厌的人分不开关系。

    将食指收回掌心。

    看起来,倒是挺有责任心的不是?

    曾经月竹也这样说过她,

    大意是这家伙是个轻易不帮忙,但一帮就会帮到底的类型。

    简而言之——言出必行。

    但可惜的是天语的特立独行注定没那么多朋友,

    否则以她办事情的态度,

    其实是很容易让人加分,并心生亲近的。

    “……”

    又叹了口气,

    合上书本,从沙发上站起来,

    他的不识礼数实在让人厌烦。

    说白了,是少女的忍耐快要到达极限。

    “……”

    神情诉说的索然无味,其实是特有的淡然。

    可以看到,这个房间的半部分已经被黑暗笼罩,

    那里伸手不见五指,连一丝光也无,带着连时间也静止的沉默。

    他密切注视着少女的动作。

    雪白的长发略微摆动,

    深紫色的魔法袍似被微风卷起一角,

    她说:

    “你想死吗?”

    “——”

    仿佛是听到世上最可笑的笑话,

    他不留情面的用大笑代表着态度。

    “为了犒赏你让我这么开心,我会直接抹杀你,不带任何痛苦。”

    “上一个不相信的人已经死了,她是个魔女。”

    对于他的沉默,少女的声音依旧在蔓延。

    “再上一个是伊恩的剑圣,他死了。

    再上一个是古埃及的魔女,她死了。

    再上一个是来自不列颠的圣骑士,他死了。”

    随着报出的一个个名字飞散在空中,他的沉默也在继续。

    随即,安静的开口道。

    “看得出来,你的实力很强。”

    “但这无关你的结局,因为你把我的房间弄成这样。”

    说着,皱起可爱的眉头环顾四周。

    ——最差劲了。

    她讨厌除月竹之外的把房间弄乱的任何人。

    这份乱糟糟的心绪,多少让她觉得这是来自敌人的报复。

    即便这真的是她想多。

    眼不见为净。

    天语闭上眼睛。

    “这样,即便杀了你我也觉得不爽快啊。”

    再一次发出喃喃低语。

    那一刻,瓷杯里的咖啡泛出涟漪。

    然后——

    “你的命运,想知道吗?”

    瞳孔闪烁着微微渗人的光。

    声音也足以让人相信它来自命运的低语。

    少女抬起手臂,

    一本厚重的古书在双手间悬浮起来,飞速翻动。

    “哗啦啦”

    她盯着黑暗中的存在,

    那眼神中蕴含的绝对不是仁慈,而是——

    “三分钟内,你的可能性有47123425624种。”

    “什么?”

    直到这一刻,他才察觉到大难临头。

    少女的眼神充斥着名为可怕的力量。

    就像无垠星空,孕育无限的真理,

    但同时,移除所谓的光辉之后就只剩下死亡的残酷。

    对于他意外到极点的神色,她觉得更加烦躁。

    够了,不用浪费时间。

    从一开始,

    就没打算放过任何一个弄乱自己房间的人。——这是天语的原话。

    “47123425624种可能性啊,遗憾的是,每一种结局都是死。”

    脚下出现一道道光芒,赫然是个魔法阵的样子。

    天语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

    左眼中的冷静与右眼中的疯狂前所未有的统一,

    像是一柄卡尺,将生与死的差距全部抹去。

    “归来吧,归来吧(do-not-try-to-break-free),

    飘散吧,飘摇啊(because-death-is-the-only-end),

    属于神明的诗啊,请把他交给神明(the-sky-remained-silent),

    不属于神明的人啊,请让他回归死亡(he-died-in-the-night)。”

    然后,那抬起的手掌握成拳——

    “————”

    他消失了。

    连惨叫都没有,

    连一丝一毫的声音都没有。

    就那样,

    恍惚间一眨眼,却又理所当然地消失了。

    诚然有小瞧了这孩子的成分,

    但从某种意义上讲,

    如果是一般的魔法,他再大意也不会落的这般田地。

    …………

    来历不可考究的魔女——天语。

    她存在的岁月,是月竹所不能想象的。

    曾经,她猜测过天语的年纪。

    答案是三百年到四百年之间。

    但说老实话,这个答案多少有手下留情的成分。

    她的心里估计是五百年前,但从来没有对外讲过。

    也幸好没有这么做。

    因为,那只能令她最好的朋友发笑,并且招来毒舌的讽刺。

    “还有奇怪的家伙么。”

    秀眉微蹙的举动仍旧继续,

    但其实,不是因为事态的严重。

    要说为什么,大概是因为烦躁。

    “要来就来吧,我要睡觉了。”

    她的烦躁真的不难理解。

    对魔女天语来说,对不感兴趣的事的不耐烦同样是个大问题。

    但她的烦不同于月竹的那种,是无声无息的烦。

    如果不能及时发泄出来,就注定会有人在她憋不住的时候成为受害者。

    顺带一提,月竹已经好几次成为替罪羔羊了。

    说起这件事,实际上她在事后都会道歉。

    当然前提是月竹真的生气了,并表示从今往后不再帮她买布丁。

    “……”

    打了个呵欠,揉动惺忪的睡眼。

    正如她所说的,确实该睡觉了。

    平时七点就已经上床,哪里像今天这样呢。

    她为自己宝贵的睡眠时间遭到霸占而感到懊恼。

    随即叹了口气。

    “遗憾的是……”

    四周的黑暗仿佛同时空禁锢住一般,保持着永恒的宁静。

    就在这片祥和的宁静中,

    “啊啊啊啊……”

    传来一阵听着就觉得千万不可冒犯的怒吼。

    紧接着,是一道响彻星空的咆哮。

    “是谁,敢杀我的部下!”

    “……”

    似乎并不打算给多少面子,

    她的眼神很平静。

    或者说,新来的对手引不起她足够的兴趣、

    即便那是一位深不可测,连她也不一定能战胜的存在。

    但,那又能怎样呢?

    她的心中残留着不耐烦。

    但绝不会把情绪写在脸上是她的自我要求。

    倒不如说,这就是天语的作风。

    一个在某些地方钻牛角尖,又在另一些地方散漫的不像话的人。

    他出现了,

    眼神深邃到仿佛一场永夜。

    “……”

    但天语的双目让他也感到意外,

    微微闪动的目光便是证明。

    “你杀了他?”

    这是他的问题。

    “我只是自卫。”

    这是她的回答。

    “……哼。”

    “……”

    沉默表示共同让步,

    这仿佛是他们的共识。

    天语坐回到沙发上,

    “你们的魔力,似乎有些不同,

    能告诉我你们来自哪里吗?”

    “这与你无关,

    倒是你,你的眼睛,似乎有些不同寻常。”

    两道身影似乎愿意坐下来好好聊聊。

    但语气又充满了火药味。

    不经意间保持的平衡似乎要被打破,

    但在下个瞬间又重归平衡。

    从某种程度上,两人倒是十足的默契。

    “!”

    空气中,似乎有过什么交锋。

    天语忽然摇了摇头,说道。

    “你果然和他们不一样。”

    “……哼,我劝你乖乖收起心思。”

    “能隐藏自己的内心,避过我的眼睛,你是我见过第四个人。”

    “哦,我对前三个还是挺感兴趣的。”

    “有两个已经死了,还有一个半死不活。”

    “我该礼貌性地说一句‘很有趣’么?”

    “这是你的自由。”

    端起瓷杯,

    咖啡豆香醇的香味萦绕在唇齿间,久久不散。

    可惜,咖啡是凉的。

    但不如说凉的才好呢。

    她最喜欢凉咖啡了,是和红豆布丁一样的嵌入灵魂的东西。

    可惜月竹老是将她们的瓷杯混淆,这多少令她不愉快。

    “原来如此,你果然很有趣啊。”

    黑暗中的存在不知察觉到什么,

    喃喃两句后,消散了。

    “——”

    天语叹了口气,将瓷杯放回到茶几上。

    仅仅是那个举动,便有出人意料的反应。

    茶杯底下的闪亮的白,仿佛月光潮汐的力量,

    带着毅然决然的攻势,轻易冲开了原先占领着大半个房间的黑暗。

    她的魔力像是士兵,摧古拉朽地夺回自己的领地,凯旋归来。

    “嗯。”

    房间里的黑暗不见了。

    终于,变得像模像样了呢。

    她稍微为此感到开心,心情也舒畅不少。

    闭上眼,

    “唔……”

    柔软的身躯陷入到枕头堆积的海洋中。

    这里到处都是软绵绵的触感,令她既舒服又安心。

    “喵~喵~”

    一黑一白两只猫咪走进门来。

    “下次记得敲门。”

    她不用睁眼也知道谁来了。

    两只可爱的小家伙,品种是苏格兰折耳猫。

    他们亲密的贴在天语身上,用长满软毛的脸到处拱着。

    对爱猫的人,这一幕大概会让他们嫉恨交加。

    因为,猫是典型的拒绝驯服的动物,

    与忠诚的狗不同,这群小家伙对人类的好意可没有一点意识。

    所以,很难得看到他们这样亲近人类。

    哦对,

    也许对魔女来说,这并不是难事。

    “那边,没问题吗?”

    “……”

    “我明白了,让她小心一点。”

    “……”

    “注意避开那家伙的监视,嗯。”

    “……”

    空气很快就归于平静。

    这下,她终于可以躺在沙发上好好睡一觉了。

    ——啊,对了,

    还有一件事情差点忘记。

    “啪”

    伸出白净的手指,轻轻地敲了一下摆在茶几上的书的封面。

    ——安静,

    ——很安静,

    好像,什么都没发生?

    “……唔。”

    夜的寒冷袭来,

    让她不自觉的裹了裹身上的衣服。

    寂静的房间中,也响起微不可闻的可爱呼吸声。

    她已经睡着了。

    两只小猫乖巧地将三四个枕头扔到她身上充当棉被,

    然后离开房间,

    “唰”

    黑的那只融入黑暗,白的那只走向走廊尽头。

    在尽头处,有一面落地的玻璃墙,

    那里,月光仿佛也触手可及。

    猫咪先生沐浴在月光下,

    一眨眼,仿佛从未出现过的消失不见。

    ...


如果您喜欢,请把《云端上的暴风雨》,方便以后阅读云端上的暴风雨第26章 有趣的家伙们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云端上的暴风雨第26章 有趣的家伙们并对云端上的暴风雨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