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爷请温柔

Chapter 19 司马卿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锦三 本章:Chapter 19 司马卿

    “司马卿?她是什么人?”墨心一脸疑惑地望着李斯言。

    李斯言笑着开口道:“当然是一个美人了。”

    “你少说一点废话。”墨心不耐烦地开口道:“你不好好描述一下这位姑娘,我又怎么能扮地像一点呢。”

    “其实我让你扮成司马卿最大的理由就是不用花太多的心思去模仿她,因为认识她见过她的人很少,而且到时候你的脸上必须附上面纱,这样也不会有别人能认出你。”李斯言解释道:“其实我也没见过这个女人,只是她的身份实在是适合现在的你。”

    “怎么个合适法?”

    “司马卿是前北宁人,她的父亲是北宁大将军,而她的母亲则是前朝公主汲月公主,那时,汲月公主是北宁皇帝尚易辰的最心疼的同胞妹妹,而丞相司马君山则是他最倚重的臣子,司马家族本是北宁的大家族,司马云三代单传,与汲月公主十分恩爱,所以并没有纳妾,二人只育有一女司马卿,所以更是疼爱不已。”李斯言耐心解释道:“十六年前,司马卿出生不久就忽然病重,司马云请遍了四国的名医也未能治愈。汲月公主心急不已,只得去南山寺求助当时的主持青云大师,青云大师看罢,只说了四个字‘以命换命’。”

    “以命换命!”听到此处,墨心有些讶异:“青云大师是个出家人,怎么也说出这般狠绝的法子来呢。”

    李斯言继续解释道:“青云大师原本不肯告知此法,只是汲月公主以命相逼,大师才不得不说。司马家世代从军,司马云更是为北宁立下战功无数,同时也注定他手上沾满鲜血。公主以为这是上天要他们家偿还丈夫所犯下的杀孽,于是便决心要替她女儿去死。可是司马云爱妻心切,怎忍心爱妻赴死。便要求用其他任一人来代替妻子。谁知道青云大师又开口说道:‘必以至亲之血换这孩子的血,方能救他的命。’”

    “换血?”墨心略通医术,但是对于这换血之法确实闻所未闻。

    李斯言敲了敲墨心的头,笑着开口道:“对,换血。可是司马云哪肯用自己或者自己妻子的命去换一个周岁孩子的命,毕竟他们还年轻,孩子可以再生,带着妻儿回府继续寻找名医。可是汲月却不肯舍弃她孩子的生命,她坚信换血之法可行,便乘着司马云外出寻医之时,带着孩子去了南山,跪求青云大师救她的孩儿。这以命换命之法原本就有违天道,青云大师并不肯用,谁知这她竟跪在寺前整整一日,最终感化青云大师。用这换血之法救了这个孩子司马卿。等到司马云赶到之时,爱妻李青儿已香消玉殒,司马云心痛不已,把孩子抱回家,谁知,没过两年,也郁郁而终,司马家族就此衰落。”

    墨心听到这,心里并不是滋味,原本是一对恩爱夫妻,却在这场变故中双双故去,留下这孩子,叹气道:“那这孩子的命可真苦。”

    李斯言看出了墨心的失落,继续开口道:“岂止是命苦,司马云去世后,可是当北宁皇帝将刚刚满月的司马卿接到皇宫之时,便发生了那场震惊四国的火灾,北宁皇帝葬身火海,那位伊国第一美人范夕瑶也失踪了。然后这位司马小姐。。。”

    “让我猜猜。”墨心打断道:“伊国掌控北宁之后,前北宁的王子公主都被囚禁在景川当质子,那司马卿也在其中吗?”

    李斯言拍了拍墨心的头:“你就不能听我说完吗?急性子。”

    墨心瞪了李斯言一眼,摸了摸头,示意他继续说。

    “可是偏偏我们的伊皇知道了这件事,他迷信的认为这个司马家的小姐是个不祥之人,所以便把她放出了皇宫,把她送到山中小屋离群而居,让她自生自灭。这也是我为什么要你扮成她,因为鲜少有人见过她,但是她的名声在外,是个‘很好的’身份。”

    “很好的身份?”墨心疑惑,这样凄惨的身世,怎么会是很好的身份呢?仔细想了想开口道:“我知道了,如果他们知道了我的身份,肯定会避之不及,不会深交,你也可以以家人不同意为名,自此断了联系,以后也就不用解释了,对不对!”

    李斯言将手搭在墨心的肩膀上,有些得意地开口道:“我这未婚妻还不是很笨嘛!”

    “谁是你未婚妻!”墨心愤愤地拨开李斯言的手。听见未婚妻三个字,忽然想起来之前种种,转身看着李斯言,逼近他问道:“对了,你为什么要装成韩祁!”

    “这个。。。”李斯言没想到她忽然会这样问,有些犹豫,不知如何是好。

    墨心梳理了一下思路,接着开口道:“你是辛侯府的小侯爷,也就是说,那次那个荆原前来提亲是为你提的对吧。而这个时候,你却装成韩家少爷韩祁来跟我爹讨论婚约之事。你到底想干什么?”

    见墨心步步紧逼,李斯言知道这下敷衍不过去了,便开口道:“我可以告诉你,但是我只能点到为止,有些事情涉及到家族利益,不方便细说。”

    “那你说吧。”墨心本就无心听他们家族的事,只是需要把自己心中的疑惑解开罢了。

    “我奉家父之命前往韩家商量重要事情,谁知道在韩府遇见林伯父,由于我家跟林家有宿怨,所以不方便透露身份,韩伯父一时心急,便谎称我是他们家的二公子。林伯父与我相谈一番,觉得我人不错,便提出要将他的独女许配与我。我当然不能答应,所以那日便亲到府上,想拒绝这门亲事。”

    “那辛候府提亲的人是?”墨心追问道。

    李斯言立马站起身来,摇了摇头说:“这个我是真的不知道,我从未听父亲提起过要为我提亲之事。我至今都不知道为什么父亲会派人去林府提亲。”

    李斯言言辞诚恳,不像是在说谎。所以墨心便不再追问,姑且信了他的话。

    看墨心不再追问,李斯言凑近她一脸笑意:“你信我啦。”

    “为什么不信?”墨心反问道。

    “别人都说我是小狐狸,都没人信我的话的。”李斯言仿佛遇见什么新鲜事了似的,还有点小激动。

    “小狐狸?”墨心靠近李斯言,上下观察了一下,点了点头笑着说:“确实挺像狐狸的,笑起来尤其像!”

    李斯言意识到是被这个小丫头给调笑了,便拍了拍墨心的头说:“小丫头,我比你虚长几岁,怎么还敢取笑我。”

    墨心摸了摸头,有些不服气:“这明明是你自己说的,再说了,我都说了信你了,你还一再追问,到底是我不信你还是你不信我啊,也太没安全感了吧你。”

    墨心一语道出了真相,的确,李斯言生长在那样一个家庭,父亲是个顶会算计人心的人物,他又能相信谁呢。

    见李斯言有些发愣,墨心乘机也拍了拍他的头,有种赚回来的感觉。李斯言这才回过神来,呆愣地望着墨心。

    “你不是说要易容吗?还不快点,不然就赶不上晚上的拍卖会了。”

    说着,李斯言便唤了一个姑娘进来,为墨心梳妆打扮。

    妆容淡雅,极力掩饰林墨心的光华,在眼妆上尤其用心,色若梨花的面庞,敷一点淡淡胭脂,螺子黛细细描摹,勾勒出眉如远山,越发衬出睫下眸如深潭,幽黑如夜。明明是光华耀眼的脸庞,却勾画成恬静得近乎清冷的容颜。不一会,一个清新淡雅的女子。一身灰白色柔丝百褶长裙,灰色面纱轻附脸庞。

    “容儿,装扮好了吗?”李斯言在门外显得有些不耐烦了。

    “公子稍等片刻。”容儿答应道,做了些收尾工作,整理了一番,对墨心开口道:“小姐,好了。”

    墨心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不禁感叹:“容儿,你可真厉害,我都快认不出自己了。”墨心在镜前来回转身,显然对自己这个模样感到十分新鲜。

    李斯言在门外听见动静,便推开了门。

    疑是洛川神女作,千娇万态破朝霞。

    李斯言愕然望着在镜前梳妆的女子,明眸闪亮,朱唇颤动,竟也是极清雅美好的形状,一时竟说不出话来。

    愣了一下,李斯言回过神来,轻咳一声,有些不以为然地开口道:“样子是有了,你这个气质可差远了。”

    墨心狠狠瞪了他一眼。

    容儿见状,捂着嘴在旁边偷笑。

    李斯言无视对方的怨恨,走到一旁,端起茶杯,放在唇边,抬起眼皮,望着墨心,开口道:“快,把你的闺阁千金的气质拿出来。”

    “你放心啦,到时候我肯定能演好的。”墨心拂了拂袖,一脸不在意。

    “哦?真的吗?”李斯言不以为意,乘着她不注意,将茶盏往墨心身上扔去。

    只见墨心身手矫捷,一个转身,便稳稳接住了茶盏。然后对着李斯言得意一笑,表示自己并没有输给对方。

    “你是不是傻?”李斯言走近墨心,将茶盏拿走,往桌上随意一扔,开口道:“这个司马卿自幼多病,连一般的健康体魄都没有,又怎么可能有这么好的身手?”

    墨心自知理亏,便怏怏的,不再与对方理论。

    “如果你还是这般不知轻重,我可就不敢带你去拍卖会了。”李斯言表情严肃,丝毫不像在开玩笑的样子。他的确也是这样想的,林墨心的身份本就特殊,如果不做好万全的准备,暴露了身份,指不定要掀起怎样的风波。如果做不好,干脆就不要冒这份风险。

    这下墨心才沉下心来,有些担心了,担心李斯言真的不带自己,那自己救走紫烟的几率就微之甚微了。于是便决定认真仔细好好地扮演这个司马卿。

    见李斯言起身要走,墨心抓住了他的袖口。

    李斯言转脸,就看见林墨心一脸无辜而楚楚可怜的神情,还撒娇摇摆着他的袖口,心中大动。

    “公子,卿儿错了,请公子原谅。”

    李斯言只感觉脸庞泛红,心跳不知怎么的,也快了几拍。明知眼前的这个林墨心的小女儿姿态全是演出来的,却还是止不住心中的激动。于是一把将林墨心拉入怀中。

    墨心毫不准备就跌入了李斯言的怀中,正试图挣扎开,便听见李斯言幽幽的声音:“要演的话,戏就要做足全套。”

    墨心一脸诧异,抬头望向对方。

    李斯言看到猫儿一样乖得林墨心瞪大着双眼望着自己,那粉红晶莹的双唇,也不顾自己那些计划筹谋,低下头便含住了墨心的双唇。

    墨心瞪大了双眼,显然是被李斯言的行为吓到了。只感觉全身上下麻酥酥的,动弹不得。

    反应过来了,便一把推开了李斯言。

    墨心狠狠的擦着自己的双唇,一脸嫌恶的看着李斯言:“你这是做什么!”

    李斯言愣了一秒钟,显然是被自己的行为惊到了。然后笑着开口道:“这就当是我向你收的酬劳吧,带你去拍卖会的酬劳。”

    见墨心还是一脸嫌恶,并不吃这一套。李斯言开口道:“现在在他们眼中,我们就是一对,如果你不习惯与我亲近,很容易被他们发现的。”

    李斯言心里默骂着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冲动,生怕墨心就此不理自己。

    “那。。。那你为什么要。。。亲我。”墨心语气显然有些弱了,毕竟这是第一次,墨心也有些不知所措。

    “这个。。。”李斯言不再那般能言善辩,反而变得有些结巴:“我。。。”

    李斯言实在编不出合适的理由,便坦然开口道:“这件事是我的错,我认错,你罚我吧。”

    “你?”墨心一时间,更加不知所措。见李斯言这般厚脸皮,自己却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

    最后只得狠狠瞪他一眼,开口道:“我们秋后算账,现在你先帮我进拍卖会,救出紫烟。”

    “唐紫烟?”李斯言疑惑的望着墨心,开口道:“我只答应帮你进拍卖会,什么时候答应帮你救唐紫烟了?”

    墨心仍使一脸怒容,往李斯言一瞥:“怎么?你不愿意。”潜台词就是你有什么资格不愿意。

    李斯言看着墨心的表情,心里顾不得三七二十一,知得答道:“大小姐,我愿意,愿意还不行吗?”

    “哼”墨心冷哼一声,开口道:“这还差不多。”

    李斯言心中叫苦不迭,心想: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啊,以后估计要被这个小丫头拿的稳稳的了。

    与此同时,心中又泛起一丝甜蜜,他知道,他喜欢上眼前这个女子了,不只是一点点好感,而是实实在在的。。。爱慕。


如果您喜欢,请把《侯爷请温柔》,方便以后阅读侯爷请温柔Chapter 19 司马卿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侯爷请温柔Chapter 19 司马卿并对侯爷请温柔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